2.仲夏夜之梦 上

+A -A

“我喜欢这家餐厅的菜,味道真棒,酒也不错。”

  中午时分,完成了一次圆满聚餐的科尔森一家从餐厅中走了出来。

  詹姆斯.科尔森,梅林的养父,也是梅林高中时代的体育老师。

  这个身体健康,稍有些发福的中年人兴致很高,他在餐厅遇到了好几个熟人,所以稍微多喝了几杯,现在有些微醺。

  他和梅林走在一起,科尔森夫人和情绪糟糕的小儿子菲尔走在后面。

  “我说,梅林,还有菲尔,你们两个怎么了?吃饭的时候你们看上去就闷闷不乐的样子。”

  詹姆斯压低了声音,带着关切的询问着,梅林不想让家人担心,他也不想说出内心的秘密。所以他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对自己的父亲说:

  “只是年轻人的烦恼而已,老爸,别在意。我刚才在想一件事情,8月份我离家之后,不如你就把农场关了吧,和妈妈搬去城区。既能更好的照顾菲尔,也能更好的照顾自己。”

  “那个农场可不能关,我的梅林。”

  头上已经有了白发的詹姆斯固执的摇了摇头,对自己视若亲生儿子的梅林说:

  “当年你父母留给你的祖居被拆掉了,我没能为你保住它。后来我拿那些钱换回了这片农场,这是我能留给你的唯一的财产,也是我对维尔顿和梅伊的承诺,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我曾亲眼看着你出生...唉。”

  詹姆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他舒了口气,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他说:

  “别担心,梅林,你好好去纽约读书,你的表姐梅已经在那里已经成家,她也会代替我们照顾你。至于威斯康星这边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会找人照料那片农场的。”

  “老爸,你知道,我其实不在乎这些。”

  梅林扶着詹姆斯的手臂,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他对詹姆斯说:

  “我出生之后就几乎没见过父母,是你和妈妈把我养大的,我不怎么在乎什么遗产之类的事情,你知道的,我有能力养活我自己和你们,我在想,也许我们该搬离威斯康星州,要不,你们和我一起去纽约?”

  “纽约?不。”

  詹姆斯摇了摇头,他说:

  “我祖父的祖父从欧洲来到这片大地到现在,科尔森家族的每一代人都在这里成长,老去。我才不去什么纽约,那群魔乱舞的大城市。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梅林,你对我们都很好,但要相信我们,孩子,在你离家之后,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好吧。”

  梅林也知道刚才自己的提议只是脑子一热,也许也和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神秘的幻象有关。那东西的突然出现,打乱了梅林18年的平静生活,也让一向沉稳的他,露出了一丝不该有的惊慌。

  但说到底,他只是个年轻人,也许比其他年轻人多经历过一些古怪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着他有多么的强大。

  “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

  梅林打开车门,他有些犹豫要不要自己开车,还是继续让菲尔开车,但他并没有犹豫太久,就坐在了驾驶座上,他扭了扭后视镜,对自己的父母说:

  “我保证,每周一个电话,只要一放假我就回来,或者你们可以去纽约看我。”

  “你走了我就可以搬到你的书房里。”

  菲尔坐在另一边,系上安全带,对自己的哥哥说:

  “还有车库,你会把洛拉留给我,对吧?你不会开走它!对吧?”

  “啊,很抱歉,我的菲尔。”

  梅林眨了眨眼睛,他对菲尔说:

  “我能把一切东西都留给你,但唯有洛拉,洛拉是我的。”

  “不!!!”

  年轻人的烦恼来的快,去的也快,短短一顿饭的时间,菲尔就从感情欺骗的灾难中恢复了过来,他故作绝望的发出了一声哀嚎,引得车里的三个人哈哈大笑。

  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中,梅林在启动车子之前,特意向左右看了看,这一次,那个身影没有再出现。直到他开着车驶上马路,一路开回农场,也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似乎...似乎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幻觉。

  这也让梅林微微松了口气。

  -------------------------------------

  然而,在科尔森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刻,在数公里之外一处草地的高坡上,神秘人正站在那里。他伸手挑了挑帽檐,眺望着科尔森农场的方向,在那压低的帽檐之下,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的笑容。

  “小梅林,你准备好了吗?”

  他自言自语的说到,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翻转,一块金色的怀表出现在了他手中,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动,怀表翻开,露出了其中比正常怀表复杂繁琐十倍以上的精密机械。

  这神秘人低头看了看“时间”,他的嘴巴动了动,就像是在和某些看不到的人通话一样。

  “今晚,就在今晚,命运骨骰的第一次‘转动’,它将投射在梅林的命运之上,我会全程旁观,然后回去向你们汇报。”

  另一端的通讯者似乎问了个问题,这让神秘人脸上的笑容更甚。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科尔森农场的方向,然后回答说:

  “当然,我猜...小梅林他已经准备好了。甚至,他可能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就和已经等了很久的我们一样。虽然,18年在我们看来,也只是一顿下午茶的时间。”

  神秘人的谈性似乎很浓,他很想要继续聊下去,抒发一下自己无处安放的文青气质,但就在几句话说完之后,神秘人的目光突然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他的眼睛缩起,就像是在观察远方那在大地之下缓缓升腾的力量。

  片刻之后,他对另一端的通讯者说到:

  “先不聊了...它在注视这边,它快来了,我要挂断了,我可不想让你们的大佬气息把它吓跑了。”

  “就这样吧,等我好消息。”

  神秘人伸出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在眼前的空气上轻点了一下,他身体周围的光芒跳动着,就像是合拢的幕布一样,在顷刻间,就将这穿着古怪的神秘人笼罩入其中。一阵风吹来,将他留在大地上的所有痕迹统统抹去,就像是他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而神秘人本人其实还站在原地,但他就好像是站在另一个维度一样。

  任由身后的蓝色披风在空灵苍白的风中被吹动,他看着科尔森农场,看着那大地之下暗红色的气息如雾气一样,在凡人不可见的视界中缓缓升腾,就像是寻觅猎物的雾气一般。

  它暴躁、贪婪、傲慢而又愤怒,就像是渴望爱人的爱抚一般饥渴,又具有想要吞噬整片大地的饕餮之欲,它嫉妒这一切,这阳光下的一切,这被造物主偏爱的世界,它无时无刻不在从自己的地狱里眺望,黑暗的低语在回荡着,就像是不可名状的深渊之物一般。

  那显然是并非属于人间界的邪恶力量。

  “三宫...”

  神秘人摇了摇头,他盯着手中异常精密的怀表,低声说: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长进。但怎么说呢,还是很欢迎你加入这场游戏。”

  “愿你...玩的高兴。”

  ———————————————————

  梅林并没有察觉到异常。

  他并不知道自己背后注视的那些目光,就如同他并不知道,在今夜之后,他的命运就会拐向另一条道路一样。

  在和家人吃完饭之后,整整一个下午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出现菲尔喜欢看的那些无稽的超级英雄漫画里出现的诡异情节。

  大地没有裂开,水流没有倒转,牲畜没有死去,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如此正常。

  直到夜晚到来,梅林在菲尔的帮助下,给即将属于自己的爱车洛拉,换完了最后一个火塞,现在只需要加满油,这辆1962年的经典红色敞篷跑车,就能又一次驰骋在这片大地之上了。

  一想到那个场景,梅林就忍不住心旷神怡。

  他的养父詹姆斯很喜欢车,虽然受限于经济能力,没办法收藏那些真正的好车,但洛拉绝对是詹姆斯最棒的收藏品,而现在,这辆真正的“淑女”,就要属于梅林了。

  “菲尔,帮我拿一下管钳,菲尔?”

  正在车底忙碌着最后检查的梅林喊着弟弟的名字,但没有得到回应,整个车库非常安静,这让梅林内心一跳,他急忙钻出车底,结果却发现,菲尔正躺在车库角落的架子上。

  这个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睡熟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似乎正在做一个美梦。

  “好吧。”

  梅林没有打扰自己弟弟的好梦,他自己拿来管钳,将车底彻底收拾干净,洗干净手指的油污,然后第一次以车主的身份,坐在了洛拉的驾驶座上。

  他的手指在这辆被擦拭的干干净净的车上摩挲着,就像是触动一位美女完美的皮肤,他的手指最终放在了方向盘上,梅林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满足感与自豪感。

  哪个男人不喜欢车呢?

  尤其是当它还属于你的时候。

  “啊...”

  梅林靠在座位上,舒展着身体,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他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黄昏时分。美丽的夕阳正顺着车库的缝隙照入昏暗的车库内部。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安静到让人想要在这里美美的睡上一觉。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砰”

  一声轻响,突然将梅林从休憩中惊醒,他睁开眼睛,自己还坐在洛拉的驾驶座上,菲尔还躺在架子上呼呼大睡。但在洛拉前方,一个穿着古老的黑色礼服,有一头潇洒的白色长发的男人,正在用手指敲动着洛拉的车盖,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声。

  梅林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他从来没有在附近见过这个男人,他注意到,这个男人的脸颊上,有些类似于伤痕的暗红色线条,看上去不怎么正常,而且有种诡异的感觉。

  “别碰洛拉!”

  梅林打开车门,他本能的呵斥了一声。

  在他背后,他的左手悄悄的抓住了手边的管钳,这沉重的东西一旦被挥舞起来,能轻松的打爆一个男人的脑壳。

  在古怪的环境里,手里握着武器的踏实感觉,总能让人安下心。

  梅林站在距离那男人数米远的地方,在他的呵斥声下,那诡异的男人停下了敲击车盖的动作,他回头看着梅林,就像是打量着一件稀罕的物品一样。

  而直到这时,梅林这才注意到,这个男人的眼睛是暗红色的,而除了这双眼睛之外,只要他移开眼神,这个男人的面孔就会立刻在自己脑海中被遗忘...

  这显然不正常!

  他的手指再次扣紧了管钳。

  “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先生。”

  梅林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就好像是他真的忽略了那男人脸上古怪的痕迹,以及他那双让人心头发毛的眼睛,还有他和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的阴霾气质一样。

  “有。”

  那个男人回答了一声,他的声音很低沉,就像是挥起战锤,任由战锤砸落时候的声响,虽然并不尖锐,但却刺的人耳膜生疼。

  他看着梅林,他说:

  “我为你而来,凡人。”

  这个男人伸出手指,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在他指尖跳动,他歪了歪脑袋,看着眼前的梅林,面无表情的说:

  “和我签个契约...”

  “然后带着你那贫瘠的思维里,所能想象的所有荣光,成为我的“儿子”吧。”

  梅林的表情,在这一刻...

  彻底凝固。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霸天武魂神秀之主轮回乐园开局楚霸王从红楼打卡签到神通不朽重生过去震八方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我的宠物是鳄龟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2.仲夏夜之梦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