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噩梦.初次爆发

+A -A

午夜的芝加哥,靠近火车站的街区里还很热闹。

  各个酒吧里都有寻欢作乐的人们,街道边也有站在路灯下搔首弄姿的大胆流萤们在揽客,在黑暗的角落里,还有些流浪汉和瘾君子蜷缩着。

  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那些街道两侧的霓虹灯,还有那些灯红酒绿的光芒,都组成了一副夜色下的人世百态。

  这是平凡的一天,平凡的一晚。

  直到一声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惊醒了这热闹的街区,就像是往深水池里扔下了一颗炸弹一样。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整个灵媒小店的一切都被淹没,倒塌的墙壁和剧烈震动的大地甚至影响到了旁边两侧的小店。

  在滚滚的黑烟中,让人惊恐的火星不断的从灵媒店里涌出来,那些物体粉碎后的碎片混杂在烟雾里,砸在街道上,打的那些停在路边的车咔咔作响。

  剧烈的爆炸还摧毁了水管和煤气,在迸溅的火星中,喷涌而出的煤气又引发了第二轮爆炸,但这一次的爆鸣要比前一次弱小很多。

  惊恐的人从两侧的店铺里冲出来,聚在街道的另一侧,他们看着那被不正常的烟雾彻底覆盖的灵媒店,彼此之间窃窃私语。

  有很多人认为,肯定是那个神神叨叨的老灵媒弄出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事物,结果引来了惩罚。

  还有人认为这就是一场普通的煤气爆炸,只是那个老骗子运气不好罢了。

  有人拨打了电话,在十几分钟后,风驰电掣的消防车从黑暗中冲出,身穿橘红色衣服的消防员们开始准备扑救这依然浓烟滚滚的小店。

  在一片混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一个脸色苍白,裹着黑色毯子的年轻人借着烟雾的遮挡,就像是生了重病一样,扶着墙,踉踉跄跄的走入了旁边黑暗的巷子里。

  那是梅林。

  魔力的失控来得快,去的也快。

  他身体里的黑暗魔力似乎是为了惩罚那个不知死活的老骗子,在暴走凝聚成黑暗风暴,将老骗子的一切都抹掉之后,就又很快顺从的回到了梅林的身体中。

  化为黑暗风暴的年轻人也重新变回了凡人之躯,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甚至就连衣服都完好无损,甚至在他意识模糊的,本能的逃离那爆炸的小店的时刻,他还顺手拿走了老骗子的钱包。

  但这不意味着梅林就没有损失。

  那个老骗子就像是打开了他体内的某种“封印”,让那本已沉寂的黑暗力量再次活跃了起来,就像是沉睡在他灵魂中的魔力彻底苏醒了一样。

  那力量毫无疑问是邪恶的,它在复苏后就摄取了一条生命,那自作孽不可活的老骗子几乎是用自己的生命做祭品,将梅林的“力量”释放了出来。

  这不是梅林想要的,他现在没有使用那力量的能力,他甚至无法调动它。

  他只能感觉到那灼热黑暗的气息在自己的血管里奔涌着,谁也不知道它下一刻会做出什么。

  在通往火车站的小巷里,梅林虚弱的向前行走,在路灯的照耀下,梅林的手指上还缠绕着类似刚才的灰烬风暴一样的黑色烟雾,很淡薄,不用心看根本看不到,但这意味着,那魔力已经开始侵染他的躯体...

  他的脸色苍白到让人害怕,他在阴影中行走佝偻的姿态,就像是一头虚弱的鬼一样。

  阴影,阴影在他身边缠绕着,似乎在等待着梅林的召唤,但年轻人根本不想召唤它们。

  他的大脑浑浑噩噩,在被动的,“亲手了结”了一条人命之后,他几近无法思考,他只想离开这里,离那被埋在爆炸废墟中的,属于恶魔的绿铃越远越好。

  那是不祥之物...

  它甚至比三宫魔的力量还要危险,因为那玩意没有限制,最少三宫魔的力量,可不会无差别的袭击任何人。

  然而梅林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这座城市,其实还发生了一些事情。

  爆炸案发生后4个小时,凌晨4点钟。

  在芝加哥的消防员们扑灭了灵媒小店的火焰,并且将失去呼吸,几乎被炸得支离破碎的老骗子的尸骨收敛后,警察们在搜查的时候,还发现了其他的东西。

  “长官,我们找到了一些被烧毁的衣物和一个箱子,那不是老彼得的所有物,我们基本可以确定,在爆炸时,那店里还有另一个人。”

  一名警员对自己的上司汇报了他们的发现,而他的说辞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一些更坏的事情。

  “所以,你们认为,这并不是一场意外爆炸?其中还有一些隐情,对吧?”

  半夜里从自己床铺上被喊起来,并且一直忙碌到现在的警长很不耐烦,他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自己的下属,他头也不抬的说:

  “还有其他的发现吗?我是说,你们能确定那个和老彼得在一起的神秘人的身份吗?”

  “呃,目前还不能,长官。”

  年轻的警员挠了挠头,对自己的长官说:

  “排查需要时间,你知道的,那个街区也很乱,老彼得本身就是个有很多前科的骗子,他的交际圈比较混乱。”

  “那就去查!”

  老警长拍了拍桌子,他现在并不关心那个老骗子是怎么死的,以及是谁害死了他。

  他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但就在警员准备回应上司的时候,芝加哥警局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一个带着蛤蟆镜,穿着西装,提着一个手提箱的高大黑人走入了办公室,还顺手关了门。

  他摘下眼镜,露出了一声精干如鹰的眼睛,他看着眼前的警长和警员,从兜里取出一张证件,放在了这警长的桌子上。

  那个证件很奇特,它的徽章是一头在圆环背景上展翅的灰色雄鹰。

  而在圆环上有三个单词组成的名称,那是strategicscientificreserve,一个很拗口很古怪的词组。

  老警长瞅了一眼那证件,他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眼前那个带着沉默气息的黑人,他问到: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管这些刑事案件了?”

  “我们不管刑事案件,菲尔斯警长。”

  那黑人拉开椅子,坐在警长对面,他平静的回答到:

  “所以如果一件案子需要我们插手,那就证明,它并不是简单的刑事案件。自我介绍一下,战略科学军团高级特工尼克.弗瑞,我为昨晚的爆炸案而来,我听说,芝加哥警局在案发现场,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我们发现了很多东西。”

  老警长朝着呆立在一边的警员打了个眼色,后者收起卷宗打算离开,但尼克.弗瑞的手指,却摁在了那卷宗上。

  这个动作很不客气,充满了攻击性,在警局这种地方,这样的行为,也很容易被认为是挑衅。

  年轻的警员看了看老警长,后者微微点了点头,那年轻警员颇有些不服气的瞪了一眼弗瑞,便整了整衣服,气呼呼的转身离开。

  直到办公室里只剩下警长和特工两个人之后,老警长喝了口咖啡,他看了一眼弗瑞,然后伸手打开了自己的抽屉,把一个小盒子取出来,放在了弗瑞眼前。

  “但我觉得,你可能是为它而来。这是老彼得的藏品,整个店都被炸毁了,但它却完好无损,超过4个警员向我汇报,在他们靠近这玩意的时候,都会听到古怪的耳语声,只有这个一起被发现的盒子能遮挡那声音。”

  “这东西让我想起了当年在越南遭遇的那些见鬼的巫毒玩意。”

  老警长看着眼前的盒子,他有些不安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是想要离它远一些。

  “嗯,看上去像是传说中的绿铃。”

  特工尼克.弗瑞却不害怕,他伸出手,打开那盒子,看到了其中安安分分的绿色铃铛,那古朴的玩意看上去就像是一件文物一样。

  “这玩意是不可考证的黑魔法造物,在有历史记载的过去,它每一百年最少会出现一次。其踪迹遍布整个欧洲,南美和一些印第安部落,每一次都伴随着大规模的灵异事件。”

  “您的谨慎值得称赞,警长,可以说,您拯救了这座建筑物里所有的人。”

  弗瑞特工谨慎的将那盒子放入自己的手提箱里,用长达12位的秘密锁住箱子,然后顺手将警长桌子上的卷宗收起来。

  他戴好墨镜,对老警长微微点头:

  “菲尔斯警长,收容这些危险的东西是我们的责任,而且这件案子也由战略科学军团接手了,让您的小伙子们忘记它吧,这对我们彼此都好。”

  “嗯”

  老警长并没有表示异议,实际上他巴不得眼前这个冷漠的黑人带走那要命的鬼东西,但是在弗瑞特工离开前,老警长又问到:

  “我的老上司皮尔斯阁下还好吗?”

  “他很好,他特意叮嘱我以最快的速度前来这里,就是怕自己的老朋友惹上搞不定的麻烦。”

  弗瑞回头笑了笑,对警长说:

  “他很挂念你们。”

  “当然,皮尔斯就是这样的人,当年在越南,如果没有他,我们这些老骨头根本就回不来。”

  老警长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他对弗瑞挥了挥手:

  “那么,我就不送你了,弗瑞特工,你也看到了,我挺忙的。”

  “嗯,那就再见了,警长。祝你好运。”

  —————————————————

  “孩子?孩子,你还好吗?”

  在离开芝加哥,前往下一座城市的火车上,裹着黑色毯子,深陷噩梦包围的梅林被一个温和的声音惊醒了。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在墨镜之下,是两个浓重的黑眼圈,显然,他并没有怎么睡好。

  入眼之处,火车窗外的夜色依然深沉,但黎明将至。

  借着车厢的灯光,梅林从座位上爬起来,他看到了一名拄着拐杖的老人正关切的看着他。

  那老人看到梅林醒了,便递过来了一张手帕。

  “擦擦血吧,孩子,你看上去需要帮助。”

  梅林楞了一下,他试着呼吸,结果一股血腥味冲入了鼻腔,他抹了抹鼻孔,手指上又一次沾上了血渍。

  他又流鼻血了。

  魔力侵蚀的症状加重了。

  “谢谢。”

  梅林接过那老人递来的手帕,将鼻血擦拭干净,他看着窗外深沉的夜色,他突然想起了一件要命的事情。他回头看着老人,他语气稍显急促的问到:

  “现在,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呃?”

  梅林的这个问题让老人楞了一下,这位拄着拐杖,穿着得体的老绅士看了看手表,对梅林说:

  “现在是5:45分,孩子,怎么了?”

  “快6个小时了...”

  梅林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陷入了强烈的不安中: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见鬼,时间,时间要到了。”

  “什么时间?”

  老人又问了一句,结果就看到梅林从座位上站起,他慌乱的走向火车的下一节车厢,似乎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而就在这时,伴随着火车急速向前,这辆列车骤然驶入了一座隧道中,黑暗,更阴沉的黑暗在这一刻笼罩了整个车厢,就像是预示着某些糟糕的事情即将发生。

  梅林若有所感的回过头,他看着身后那试图帮助他的老人,还有车厢中其他的人们。

  在灵视的视界中,一团团黑色如烟雾一样的气息,已经彻底充盈了这车厢,这列车。

  那些黑色烟雾的源头,赫然就是他自己。

  “哐”

  一声巨响,正在快速行驶的火车就像是被无形的手向外猛推,整个车厢都跳动了起来。

  梅林的整个身体都在天旋地转之中被摔在翻滚的车壁上,连续数次撞击让梅林几乎晕厥。

  而下一刻,一阵更恐怖的碰撞震动,让整条列车都在刺耳的摩擦声中骤停。

  一片哀嚎,尖叫,肉眼可见的慌乱,在那一闪一灭的灯光中,预示着一场灾难已经到来。

  梅林最恐惧的噩梦终于爆发。

  这辆载满了乘客的火车...

  脱轨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霸天武魂神秀之主轮回乐园开局楚霸王从红楼打卡签到神通不朽重生过去震八方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我的宠物是鳄龟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10.噩梦.初次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