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人世间

+A -A

当中央城警局的乔.韦斯特警官带着同事,一路鞍马劳顿的来到火车脱轨现场的时候。在破碎的隧道边,已经围满了赶来的记者。

  这些家伙们来的太快了,几乎就是在被困的人们脱险之后不到30分钟,就已经从中央城市区赶来了这里。

  脱轨事件很少见,尤其是对于中央城这样的小城市附近来说,好几年都不会发生一起。

  这理所当然的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当然,他们的关注点除了事故快速的救援和幸存人数巨大之外,还聚焦在另一方面。

  “我的天,这是动用了炸弹吗?”

  年轻的韦斯特警官看到隧道入口处,那堆砌在一起,挡住了隧道入口的各种货物和车厢,以及那个被从中心炸开的大洞之后,这个干练的黑人警官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乔。”

  一名和韦斯特警官相熟的记者刚做完报道,他一脸怀疑的对身边的警官说:

  “这不是炸弹爆炸留下的痕迹,你知道的,我在军队干过一段时间的爆破兵...实际上,除非那些被困者呼叫了一辆坦克过来,否则你得用巨量的炸药,才能在宽度达到7米的障碍物上,炸出这么一个大洞。而且还不可能炸的这么圆滑。”

  这位记者眯起眼睛,他看着那个大洞周围已经再次凝固的钢铁,他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他说:

  “毫无疑问,这和超自然力量有关!”

  “毫无疑问,你刚刚遭遇了一场和超自然力量有关的事情,小姑娘。”

  提着黑色箱子的尼克.弗瑞特工摘下拉风的蛤蟆镜,他一脸为难的看着眼前倔强的小丫头。

  后者正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一脸不在乎的喝着热咖啡,身上还裹着一张毯子。而她的母亲,则一脸担忧的陪在自己女儿身边,时不时用警惕的目光盯着眼前这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漠气息的男人。

  “有超过10个人告诉我,小丫头,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个破口的人。”

  弗瑞蹲下身,这个精干的特工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温和。

  但作为曾经的精锐军人和军事情报官的经历养成的锋锐气质,让他实在不适合扮演“知心叔叔”的角色。

  眼前这个狡猾的小姑娘根本就不鸟他,甚至根本就不害怕他。

  弗瑞耐心的对将脸别向另一边的小丫头说到:

  “所以你肯定看到了一些什么,小姑娘,我是来帮你的,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你都应该告诉我。”

  “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呀。”

  小姑娘坐在行李箱上,小腿来回摇晃着,她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弗瑞,她一脸嫌弃的说:

  “我听到声音,就跑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大大的洞...然后叔叔阿姨们就来了,我们就这么得救了。我刚才给那个漂亮的记者小姐姐也是这么说的,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啊!”

  小姑娘似乎生气了,她扭头看着自己的妈妈,一脸可怜的央求道:

  “妈妈,妈妈,美国的人好讨厌!我不喜欢这里了,我们回家吧。”

  “好,好,我可怜的小宝贝。”

  那位额头上还带着止血贴的母亲弯下腰,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抱在怀里。她狠狠的瞪了一眼无辜的弗瑞特工,对自己的女儿说:

  “我们立刻就回伦敦,宝贝,你爸爸一定担心急了。”

  说完,这位女士根本不理会尴尬的弗瑞,她拖起行李箱就要离开。

  那机灵的小姑娘趴在妈妈肩膀上,她得意的对弗瑞特工做了个鬼脸,用稚嫩的声音高喊道:

  “再见了,大个子叔叔。”

  “还有,我不叫小丫头,我叫赫敏!赫敏.简.格兰杰,很高兴见到你!先生,祝你好运!”

  弗瑞目送着赫敏小姑娘离开,这个经验丰富的特工先生可以肯定,眼前那个小丫头肯定知道一些关于这起超自然现象的内幕,但偏偏他又不能对一个小丫头严刑逼供。

  弗瑞虽然见过很多黑暗的事情,甚至亲手执行过很多黑暗的行动。

  但他自认为还是个有底线的人。

  特工看了看手里的黑色手提箱,里面装着他刚刚从芝加哥回收的危险物品,在爆炸案发生后仅仅6个小时,距离芝加哥并不远的中央城区域中,又发生了一起超自然现象。

  弗瑞并不觉得这是巧合。

  他回头看了一眼隧道入口处被炸开的大洞,那明显被某种力量炸开的隧道,让他不由的想起了芝加哥发生的爆炸。

  他有种预感,这应该是同一个生物的手笔。

  但偏偏,他手头却没有任何线索。

  “嗨,别碰我!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弗瑞身后响起,特工回过头,就看到一个躺在担架上的老头子,正在和几个中央城警察吵架。

  那老头子似乎受了伤,但他吼叫起来的样子,就和一头老狮子一样。

  “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们看到了,我只是个可怜的老头子,没准还患有什么健忘症之类见鬼的疾病,所以别来烦我!”

  “斯坦先生,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只是想请您描述一下...”

  “滚开!别碰我!我是有人权的!”

  眼看那躺在担架上的老头子已经抡起拐杖开始驱赶那些无辜的警察,弗瑞顿时摇了摇头。

  这里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他对老头和警察的吵架也没兴趣。

  和这起超自然事件有关的唯一的线索即将离开美国,返回伦敦,那也就意味着,弗瑞特工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了。

  战略科学军团的事务是很多的,而且目前这个已经维持了五十多年的机构正在谋求转型,可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弗瑞这样的资深特工去浪费。

  他重新戴上蛤蟆镜,左右看了看,然后矮身钻入了一台黑色的轿车里,在引擎的嗡鸣声中,弗瑞特工很快驶上公路,快速离开了现场。

  他有预感,那个引发了两次诡异爆炸的生命,迟早还会再出现的。

  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待。

  “杀了一个骗子。又救了230多个人。这么严重的脱轨,却只有那么点伤亡,还有人能自己行走离开,这真的是上帝保佑吗?又或者,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弗瑞一边开车,一边胡思乱想。而就在下一刻,他的脚猛地踩下了刹车,黑色的轿车突然震动了一下,飞快的停在了路边。

  弗瑞特工,迅速发现了这件事的重点。

  他迅速翻开卷宗,看了几眼。

  “嗯,有几个没受伤的人自己离开了?”

  弗瑞眯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是啊,他离开了...”

  想到这里,他迅速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

  “乔.韦斯特警官吗?我是战略科学军团高级特工尼克.弗瑞。我需要你派出警员,立刻对隧道周围进行搜捕!对!立刻进行!”

  ——————————————---

  中央城,这是一座位于美国北部的小城市,从芝加哥坐火车到这里,差不多需要6个小时。

  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在上个时代曾是美国著名的航空火箭研发城市,即便是在探索太空的计划逐渐落幕的现在,中央城中,依然存在有数个美国顶尖,世界一流的科技实验室。

  这是一座充满了书卷气的城市,居住在这里的人,也以这种书卷气为荣。

  但说实话,这里的气候,在这个时节可算不上太好。

  就在今早,一场大雨降临在了中央城以及周围地区。那雨大极了,就连那场引起人们讨论的火车隧道的清理工作和警察们的搜寻工作,也因此不得不暂停了下来。

  除了疯子和无家可归的人之外,几乎没人会冒着这么大的雨出行。

  梅林,属于后者。

  此时的他,蜷缩在中央城街道的角落,身上盖着一张脏兮兮的毯子。

  虽然大雨已经停歇,但还有飘荡的小雨滴不断的打在梅林的脸上,让本就已经冰冷彻骨的他,再次感觉到了命运对他的恶意。

  从城外的铁轨线一路来到中央城市区,在夜雨中跋涉数个小时的感觉很糟糕。

  更糟糕的是,梅林感觉自己好像是生病了。

  就像是感冒发烧的人一样,他感觉到全身酸软无力,每一根骨头几乎都是软绵绵的。

  尽管已经将衣服裹到最紧,但梅林依然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寒冷,渗人的寒冷从骨髓深处传出,蔓延在他的身体上,他蜷缩在街角,冻得瑟瑟发抖。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牙齿在碰撞,每一次呼吸,甚至都能带出肉眼可见的冷气。

  这肯定不是因为淋了雨的原因。

  梅林猜测,这应该和他短时间之内连续两次被拖入力量暴走的事件有关,这是他身体里的力量在“警告”他,他此时的身体强度,根本无法支撑连续两次的魔力爆炸。

  就像是在发疯的透支未来一样。

  “该...该走了。”

  梅林颤颤巍巍的,挣扎着站起身,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彻底冻僵了一样。但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他必须赶在厄运积累起来之前,离开这片街区。

  6个小时的界限,逼得梅林不得不想办法离开。

  他已经很长时间根本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

  他的体力,他的精神,都已经到达了极限。

  而我们都知道,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正常人就该选择休息,而不是到处乱窜,因为这样很危险...

  就比如现在。

  “啊!”

  就在梅林准备穿过街道的那一刻,一声尖叫,伴随着亮起的车灯闪耀,随后,梅林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狠推了一把,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飞入了空中,然后...

  眼前,变得黯淡了下来。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梅林听到了惊慌的声音,那似乎是一对夫妇。

  “亨利,亨利!天呐,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不,亲爱的,冷静下来,他还活着,这个年轻人只是被擦伤了...别怕,我好歹是个医生,我会救他的。来,搭把手,我们把他抬到车里去。”

  “不!”

  梅林竭尽全力的挣扎了一下,但他实在太累了,他真的,迫切的需要休息一下了。

  “但时间...时间要到了。”

  ————————————————

  梅林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科尔森农场的露天浴缸里,在威斯康星州温暖的阳光下,惬意的享受着慵懒的午后时光。

  那感觉愉快极了,似乎又回到了15岁的时候,最无忧无虑的年纪里,那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中。

  似乎还有人在唱歌,那是一首他没有听过的歌曲,很好听,很温婉,那是一位女士在唱歌。

  在那歌声中,梅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之处,不是温暖的阳光。

  而是一片洁白的瓷片,那是他从没见过的纹路。

  梅林愣了一下,他扭着脑袋,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浴缸中,而这里并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地方。

  他还能感觉到腰部有些微微的刺痛,但身体和精神上的疲惫却已经一扫而空。

  经过漫长的休息,他感觉自己又一次活过来了。

  梅林从浴缸中站起身,在他迈出浴缸的时候,他发现在水池边,放着一沓衣服。那并不是他的衣服,但却洗的很干净,衣服上有种刚刚晾晒过的,属于阳光的味道。

  梅林穿起稍大一号的衣服,他擦干净头发,在这浴室的镜子中,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颊上因为休息不足而产生的黑眼圈,也已经消失了。

  在邋遢了快一个月之后,除了没修的胡须还稍显散乱外,他又一次恢复了原本那个干净平和的梅林。

  就像是...

  在地狱里走了一遭,然后又回到了人间一样。

  “哟,你醒了?”

  浴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却穿着围裙,似乎正在烹饪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看着照镜子的梅林,这男人顿时露出了一个爽朗又带着一丝歉意的笑容。

  他有一头棕色的乱发,总是弯起的眼睛和高鼻梁给了这男人一种温和的亲和力,这应该是个性格很好的男士,也应该是一个好丈夫。

  “是你们救了我?”

  梅林回头看着这男人,他的表情有些沉重,他问到:

  “从我昏迷到现在,过去多久了?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哦,你睡了大概18个小时,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起初我以为你的内脏出血导致昏迷,但后来我发现,你纯粹就是太累了。”

  那个男人挠了挠头,他略显诧异的看了一眼梅林有些古怪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当然这也是我们的错,我真的不该让我的妻子开车的...”

  说着话,这男人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对梅林伸出手,他带着善意的说:

  “正式认识一下吧,我是一名医生,我叫亨利。”

  “亨利.艾伦。”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霸天武魂神秀之主轮回乐园开局楚霸王从红楼打卡签到神通不朽重生过去震八方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我的宠物是鳄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