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奇货可居

+A -A

“不!别碰它!”

  黑暗中响起的喊声,让正准备接过契约的强尼.布雷泽猛地回过头。

  他看到了一个带着墨镜的年轻人正朝着他跑过来,他下意识的收回了要接住契约的手,但那个老头的手指却在这一刻向前探出,手中的金色契约精准的落入了强尼手中。

  那老头的脸上有一丝惊讶,但眼中却是阴谋得逞的诡异表情。

  契约落入强尼手掌,被安置在契约顶部的锋利尖刺,刺破了强尼的皮肤,鲜血涌出,沾染在掉落展开的契约之上。

  “唰”

  黑暗的魔力在这一刻骤然收束,强尼就像是晕倒了一样,整个人倒在了地面上。

  梅林奔跑的脚步,也在这一刻停在了原地。

  他看到了,那鲜血,从那年轻人手指上流出的鲜血,还有那被老头捡起的金色契约。

  那个伪装成人类的魔鬼,他将契约放在手中,他回头看着梅林,脸上是一抹阴沉的表情。

  火焰,跳动的火焰将他手心已经完成的契约点燃,在如灵魂哀嚎一样的尖叫声中,金色的契约飞快的消散成灰烬,被风吹起,那灰烬飘荡在空中,缠绕着那老头的躯体晃荡一圈,然后就彻底消散。

  他还是晚了一步。

  魔鬼的契约已经完成了。

  “哪里来的小杂碎,竟然妄想破坏我的事情?”

  那老头双手拄着手杖,一脸不屑的看着梅林。在黑暗的笼罩中,梅林也握紧双拳,在看着他。

  他并不害怕这个魔鬼。

  因为这只是个幻影。

  也许它在地狱中的本体很强大,但梅林早就从魅影陌客那里知道了关于地狱和人间界的准则。只要他不作死的召唤恶魔或者魔鬼的本体,只要他不害怕,那些以投影出现在人间界的魔物,就很难伤害到他。

  受到眼前这魔鬼微弱的气息冲击,梅林握紧的双拳之上,黑暗力量缠绕之间,一层黑雾一样的魔力开始翻滚,那缠绕着点点火星的黑雾让眼前的魔鬼投影眯起了眼睛。

  “哦,我以为是谁呢。”

  这魔鬼虽然以投影的姿态出现于现世,力量羸弱,但眼界还在。

  它看出了梅林的跟脚,用一种嘲讽的声音说:

  “原来是三宫的‘儿子’,啧啧,是你的父亲让你来阻止我的吗?真可惜啊,你差一点点就成功了,但很遗憾,这一次天命在我。”

  这魔鬼嘎嘎笑着,在人类形态下,那老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失败了,孩子。你的父亲很快就会惩罚你了,三宫那个暴脾气啊,呵呵,做它的儿子,一定很辛苦吧?”

  “我和它没关系!”

  梅林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强尼,在灵视中,他能看到魔鬼的力量正在慢慢蛰伏于强尼的躯体中,他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救他了。

  于是他转过身,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

  而就在这时候,他背后的魔鬼突然开口说道:

  “等等,我看错了...你确实不是三宫魔的‘儿子’。真是奇特,那个暴君居然学我试图在人间界塑造它的骑士,但它失败了,于是你这个怪胎就出现了。”

  “它学你?”

  梅林扭头看着背后的魔鬼老头,他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你,你就是梅菲斯特?喜欢招募骑士的那个魔鬼?”

  “正是在下。”

  那魔鬼优雅的俯身行礼,就像是从历史中走出的古典人物一样,他抬起头,看着梅林,他说:

  “我能感觉到,你有很多疑问,你在追求解脱之道,你想挣脱三宫魔给你的枷锁?那么,为什么不问问聪明睿智的梅菲斯特呢?没准我就能给你答案呢?”

  “算了吧。”

  梅林谨慎的后退了一步,他看着眼前装腔作势的魔鬼,他说:

  “我已经被恶魔害得够惨了,我可不想再和魔鬼扯上关系。”

  “这可由不得你,可怜的孩子。”

  魔鬼哈哈笑着,他拄着拐杖,靠近梅林,他站在距离梅林3米远的地方,他深吸了一口气,就像是用鼻子嗅一些看不见的东西。

  他说:

  “有人帮了你,对吧?”

  “三宫魔留在你身上的魔力道标被抹掉了。你脖子上的吊坠,能压制你罕见的双层灵魂融合的过程散发出的力量,恩,那应该是亚特兰蒂斯的产物。我还从你身上嗅到了一个‘老朋友’的味道,但时间有点久了,你是不是接触过一个吵人的铃铛?”

  “我差点被它害死。”

  梅林又后退了一步,他看着眼前的大魔鬼梅菲斯特,他说:

  “那个铃铛是什么?”

  “那是一件神器,准确的说,是一套神器的一部分。单独使用铃铛除了招来灾祸再没有其他用处了。”

  梅菲斯特解释到:

  “和它配套的,还有银轮和红罐,三件物品放在一起,然后摇动铃铛,你就能得到远古三魔的全部力量。当然,在你注定的死亡到来之后,那三个疯子就会被释放出来...100年,这是一个节点,循环往复,永不停歇。”

  大魔鬼说的很清楚,语气流利,咬字清晰,就像是在讲故事,充满了善意。

  梅菲斯特这种好似无所不知的姿态,也让梅林有些犹豫,片刻之后,他抬起头,看着梅菲斯特,他试探的问到:

  “你说,你能帮我从三宫魔的桎梏里解脱?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奇货可居啊。”

  大魔鬼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如燃烧灰烬般的圆环,它非常坦然的说:

  “你瞧,你身上的力量来自三宫,倘若三宫发现了你,按照它的行事风格,你除了臣服之外就只有死路一条。但显然,你是个有干劲,有冲劲的小伙子,你不会这么简单的让它得逞,你会反抗它,用尽一切方式。”

  “啧啧,父子相残的戏码,这可是地狱里能看到的最棒的戏剧了。”

  “我甚至不需要现身,只需要轻轻推你一把,你就会站在三宫的对立面上,你能走多远没人知道,但如果我能用一些微不足道的知识,就给让人厌恶的三宫找到一个对手,一个阻碍,那么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大魔鬼张开双臂,它看着梅林,就像是看着一件最稀奇的宝物。

  它用一种有人堕落的声音,对梅林说:

  “让我告诉你那个残忍的真相吧,我的孩子。”

  “三宫有很多很多的儿子,它慷慨的把力量分给他们,就像是培养一群小猪仔...用心的培养,让那些小猪仔们发展壮大,等到他们足够可口的时候。三宫就会张开血盆大口,把你们...统统吃掉!”

  “啧啧,那是个很残忍很残忍的过程,残忍到让我这样的魔鬼都感觉到压抑和悲伤。”

  说到这里,这魔鬼还装模作样的拿出手帕,抹了抹眼睛,就像是流泪的鳄鱼一样。

  它的眼睛转了转,它对梅林说:

  “你已经和三宫建立了联系,虽然现在那联系被隔断,但总有一天,它会被重新激活。孩子,三宫的力量是很特殊的,它包含多种属性,而且可以在多个生命体之间来回移动,所以你想要自由,就只有一个方式...击败三宫,恶毒的抽走它所有的力量!把它变成你的‘儿子’。”

  梅林脸色一僵,而大魔鬼也有些怅然的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它说:

  “呵呵,当然,我不认为你能做到这件事。所以,睿智的梅菲特斯,会给你第二个建议,听好了!”

  魔鬼压低了声音,它的语气冰冷而狡诈,它说:

  “去找到三宫其他的‘儿子’,杀掉他们,拿走他们的力量。只要你杀得足够多,杀得足够快,等到三宫再一次找上你的时候,你也许就能稍有些反抗之力。”

  “这就像是养蛊一样,在无尽与疯狂的自相残杀中活下来的最后那个,最强大最狠毒,獠牙最锋利的那个,才有资格躲在黑暗里,等到养蛊人将手伸进来的时候,狠狠的给他一下!”

  “你,懂了吗?”

  梅菲斯特的话说完了,大魔鬼看着梅林,后者的表情很难看,但面对大魔鬼的询问,他还是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但我不会这么做。”

  “哈哈哈,瞧你这傻孩子,居然以为自己还有选择。”

  梅菲斯特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笑声,它突然伸出手,贴在梅林的手臂上。

  下一刻,这副投影最后的力量涌动之间,将梅林身体周围的空间撕碎,让猝不及防的年轻人坠入了洞开的传送之门中。

  “啊啊啊”

  梅林就像是坠入深渊一样,他的身影在那破碎的空间中一闪而逝。

  大魔鬼友好的对他挥了挥手,就像是在告别一样。

  “但这可由不得你!”

  “去吧,在那远方的城市里,有很多你的‘兄弟’,去吧!把它们统统杀干净,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

  传送门的光芒在大魔鬼眼前消散,因为投影的力量被挤压干净,梅菲斯特人形态的躯体,也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散开。

  在消散之前,它回头看着躺在地面上陷入了昏迷的强尼.布雷泽,这大魔鬼的脸上闪过一丝胜券在握的表情。

  “至于你,我的骑士,好好成长吧。很快,很快你就要踏上战场了。”

  它又抬起头,看向头顶的星空,它说:

  “瞧啊,地狱,那么大...那么多野心勃勃的混蛋,但地狱之王...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我!”

  呼啸的阴风吹拂下,梅菲斯特的身影就像是流沙一样消散于深沉的夜空,马戏团的后方帐篷又一次安静下来。

  除了亘古的观察者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一夜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而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又会对这个世界的未来,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这就是命运,它释放出一缕微风,最终,它将得到...

  一场风暴!

  ———————————————

  强尼.布雷泽感觉自己做了场梦。

  他梦到自己遇到了一个古怪的,邪里邪气的老头,那老头告诉强尼,他可以治疗强尼父亲的晚期肺癌,只要强尼成为他的骑士。

  强尼记得,就在自己要接过那契约的时候,一个声音制止了他,但那契约却依然掉在了他手上。

  鲜血染红了契约,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一切都...

  “强尼!快起来!”

  中气十足的喊声,将沉睡的强尼从睡梦中惊醒。他抬起头,就看到父亲正靠在帐篷的柱子上,正在准备今天的摩托特技的表演。

  他看上去非常健康,脸色红润,丝毫没有前一段时间病恹恹的感觉。

  “老爸,你好了?”

  强尼惊喜的问到,这问题引来了他父亲的怒视,巴顿.布雷泽,整个圣奥斯汀最好的特技车手以为自己的儿子睡糊涂了,他说:

  “发什么癔症呢?我一直很好,刚去做过体检,莱克医生说我壮的像匹马。别偷懒了,快起来,今天我们要进行双人表演,再过几天,我就要挑战飞跃10辆车的记录了。”

  “太好了,这太好了。”

  年轻人没有想太多,他看着健康归来的父亲,他很满足,甚至将那个怪梦都扔到了一边。强尼有自己的打算,他已经和意中人约好了,要一起离开这里,前往远方的大城市生活。他可不愿意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大半生都居无定所。

  就连那么爱他的母亲,都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离开了他。

  这样的生活不是强尼想要的。

  但和魔鬼签契约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美好的未来呢?

  梅菲斯特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骑士就这么快快乐乐的过完人生?

  他必须让他接受苦难的锤炼,必须让他在绝望中混沌的活着,必须让他饱尝人世间最痛苦的滋味,让他失去一切,最终心甘情愿的成为魔鬼的骑士,为它角逐地狱之王的宝座!

  几个小时后,巴顿骑在自己的机车上,接受来自周围观众的欢呼。

  作为西部最好的特技车手,巴顿已经习惯了这种荣耀,他朝着观众挥着手,带上头盔,准备来一次低难度的火圈杂技,来热热身。

  强尼就站在幕后,他也在准备自己的表演。

  然而,就是那么一个初学者都能轻松完成的火圈杂技,西部最好的特技车手,“烈火”巴顿却失手了!

  “砰”

  强尼抱着自己的头盔,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一头载入火焰中,那平日里顺服的机车,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它吼叫着将巴顿甩入火中。观众们惊慌失措的试图逃出去,整个现场乱成一团。

  所有人都在试图拯救巴顿,只有强尼,强尼呆滞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父亲在火焰中殒命。

  那个梦,那个梦又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不!那不是梦!

  那是真正发生过的。

  他和魔鬼签了契约,魔鬼救了他的父亲,但同时却又阴狠的玩弄了他。

  他被耍了。

  “砰”

  强尼手中的头盔砸在了地面上,他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坐在那里,双手抱着脑袋。

  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亲...他本该还有几年好活,但现在,他死了,以一种最耻辱的方式死去了。

  “有个声音...那个人!那个阻止我的人,那个声音。”

  强尼喃喃自语,父亲的死如灵魂中撕裂的最痛苦的伤痕,但未来的人生将被魔鬼控制,自己会变为怪物的结局更让强尼感觉到恐惧。

  他蜷缩在尘土中,他拼命回忆着昨晚记忆中梅林的身影,对于他而言,那个曾试图阻止他的人,就是最后的希望。

  “我要找到他!我必须,必须找到他!”

  “天呐,我都做了什么啊。”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霸天武魂神秀之主轮回乐园开局楚霸王从红楼打卡签到神通不朽重生过去震八方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我的宠物是鳄龟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23.奇货可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