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唔!让我把话说完】

+A -A

  路朝歌与俞月那奇葩的相处模式,众人早已习惯了。

   唯有刚入门的小秋,一脸好奇的盯着二人看。

   若是以往,她看到如此清秀漂亮的俞月,一定会惊为天人,感慨世上竟有这般好看的美男子。

   奈何她先见着的,是【魅力10】的路朝歌。

   人与人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

   路朝歌见俞月还在回味自己的【歪头杀】,只觉得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奇了怪了,许久未见,小俞月是不是染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与此同时,他多少也有些遗憾,因为宁姨并没有给他一个激动的胸抱。

   他轻咳两声,便以掌门的身份,带着两位远道而来的贵客,往大殿内走去。

   这还是小秋第一次进入墨门大殿,被宏伟的大殿给惊着了。

   这还多亏她没见过什么世面,她如果见到剑宗的大殿,怕是直接会吓坏吧。

   众人在大殿内依次落座后,宁盈道:“朝歌,冬梨,你们二人最近可有什么修行方面的困惑?宁姨可以指点你们一二。”

   宁盈之所以常来墨门,一是因为她会想念这两位后辈,二是因为她觉得兄妹二人尚处于修行小白阶段,门内又没有资深修行者教导,容易走弯路。

   因此,宁盈对兄妹二人来说,不仅仅是娘亲的好闺蜜,还算是半个师父。

   一向老成持重的路冬梨,很快就从储物法宝内取出了一本小册子,上面记录着她近期的诸多困惑,俨然一副女学霸的做派。

   她逐条提问,宁盈逐条解答。

   大修行者的指点异常珍贵,这等级别的修行者,看待问题的角度与他们这种修行小白截然不同,可能随口一句话,便能让人茅塞顿开!

   路冬梨听着宁盈的回答,频频点头,只觉得收获良多。

   她悟了。

   “这下子,顺利破境的把握,可以提升到九成七了。”路冬梨在心中道。

   她最近其实也在瓶颈期呢。

   “宁姨,我问完了。”路冬梨起身朝宁盈躬身一拜,表示自己学到了。

   宁盈微微一笑,转而将自己那双波光粼粼的桃花眸子,望向了路朝歌。

   路朝歌见宁姨看着自己,便与她对视了一眼,展露出了一个礼貌且帅气的歪嘴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宁盈轻咳了一声,道:“朝歌,你近来可有修行上的困惑?”

   “回宁姨的话,没的。”路朝歌想都没想,直接道。

   宁盈:“……..”

   这孩子,果然还是这般的…….与众不同。

   好在宁盈对他早就习惯了。

   她细细打量着路朝歌,在他身上,她可以看到他父母的影子,他长得既像他爹,也像他娘,但却巧妙地避开了所有缺点,只继承了长相上的优点。

   路冬梨也生得极美,属于那种放在靓妹极多的修行界里,都格外惹眼的存在。

   但路朝歌的俊朗,却仿佛已到了极致。

   “朝歌若是我剑宗弟子,光是这身皮囊,就能让无数女弟子为他着魔吧。”宁盈在心中想着。

   就在这时,路朝歌好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宁姨,我刚刚仔细想了想,还真有一件事情,想向宁姨请教请教。”

   “喔?”宁盈立马来了精神。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路朝歌的脾气,但又一直觉得自己猜不透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他难得请教自己一次,她倒是想认真听一听。

   “宁姨,我想问的是,一位修为还不算高的剑修,是先安心破境为妙,还是先钻研剑意较好?”路朝歌道。

   他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他其实也有点纠结。

   纠结是先多升几级人物等级呢,还是先提升【剑意】的等级?

   他心中是更偏向于后者的,但提升【剑意】,实在是太贵了!

   光是解锁【剑意】这一功能,就需要花费10万点经验值。

   10万点经验值,都够目前的他升3级了。

   而这只是解锁,解锁完是0级【剑意】,只代表着你拥有了升级【剑意】的资格而已!

   至于【剑意】从0级到1级的花费嘛,则是…….100万点经验值!

   饶是路朝歌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攒下了不少家底,100万点经验值,也能让他伤筋动骨。

   打工人,打工魂。一百万也不是那么容易攒的。

   他倒不是说舍不得花,而是和很多人在消费前一样,喜欢问问身边的人,然后让身边的人劝自己花,推自己一把。

   宁盈没想到路朝歌会问一个这么奇怪的问题。

   她耐心回复道:“朝歌,按理说,作为一名剑修,肯定是越早领悟剑意越好。”

   “自古以来,任何一位登顶剑道的剑修,都是比常人要更早领悟剑意。”

   “有了剑意之后,剑修的每一次破境,实力的提升都能得到加持。”

   “我给你举个例子,没有剑意的剑修,他破境后,实力的提升或许是一杯水,可如若有了剑意,实力的提升,或许就是一杯半,甚至是两杯。”

   【剑意】对于剑修们来说,乃是最玄妙的存在,以宁盈如今的修为,在【剑意】方面也只能算是剑意小圆满,换算成《天玄界》里的等级,便是6级【剑意】。

   至于传说中的极致剑意,她一生都不敢奢望。

   这等境界,就连剑宗如今的当代剑尊,都还差的很远,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只是…….虽说剑意对剑修来说格外重要,可以朝歌当下的修为,要说领悟剑意,那还差的很远,他如果在这方面钻牛角尖了,怕是会徒劳无功,浪费光阴。”宁盈在心中想着。

   像俞月如今已经第三境了,也只是一只脚踏入到了剑意的门槛,还未完全催生出剑意。

   至于才刚破初境没多久的路朝歌,那更是没可能的事情。

   这个有容乃大的女人,对于路朝歌的修行还是很上心的,考虑的很周全。

   所以,她像很多人说话的模式一样,前面先夸一通,然后,再紧跟着来一句“但是”。

   只不过,她连“但”字都还未说出口,却有人插嘴了。

   路朝歌直接把宁盈的红唇给堵住了,且堵得严严实实的。

   她只听到路朝歌笑着开口道:

   “宁姨,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明白!?

   以宁盈对路朝歌的了解,她看着路朝歌的笑容,越看越觉得有问题!

   果然,她很快就听到路朝歌自信地道:“宁姨,你放心,我会尽快领悟剑意的,定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

   “我期望你什么了我?”宁盈懵了,在心中道。

   姨是想让你先安心修行的说!

   她正欲开口挽救一下局面,却有人比她更快。

   俞月眉头紧锁,认真严肃地道:“领悟剑意?”

   “这不可能!”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霸天武魂神秀之主轮回乐园开局楚霸王从红楼打卡签到神通不朽重生过去震八方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我的宠物是鳄龟
听说你很拽啊 019、【唔!让我把话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