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剑名:不晚】

+A -A

  墨门大殿内,俞月坐姿笔挺,面色严肃,眉头紧蹙。

   就在路朝歌提问出与剑意相关的问题时,他便已暗自挺直了腰板。

   因为他已经一只脚迈入了【剑意】的领域,他相信,等会宁盈师叔就会拿他作为例子,讲与路朝歌听。

   我是正面教材!

   “路师兄,你既然已经重新走上正轨,那便来追赶我的脚步吧!”中二少年俞月在心中高喊。

   年纪轻轻,就即将感悟剑意,这是俞月修炼至今,感到最骄傲的事情。

   因为,如果他真能在今年催生出剑意的话,他就比当代的剑宗剑尊,还要早上一年!

   他配骄傲,他值得骄傲!

   而为了感悟剑意,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他封锁自己的修为,在大瀑布下练剑。

   他出入许多危险之处,与妖魔鬼怪搏斗。

   他多次向强者问剑,导致遍体鳞伤……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第三境的修为,便可催生出剑意,放眼整个青州的年轻一辈,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没办法,俞月毕竟是《天玄界》的四大世界主角之一,本身的人物设定就是剑道未来的扛把子,未来剑修的一把手!

   可是,路朝歌刚刚说了什么?

   他把剑意想象的太简单了,说得太轻巧了!

   因此,俞月才会出声打断,才会如此严肃,这是在践踏他的骄傲!

   宁盈见俞月抢先开口了,便不再说话。

   在她看来,由俞月开口也算合适。

   二人都是年轻人,或许这样会更有效呢?

   路朝歌看了俞月一眼,食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站在一旁服侍的黑亭立马懂事地往路朝歌的茶盏内添上一杯香气四溢的灵茶。

   路朝歌微抿一口,道:“为什么不可能?”

   “哼!师兄,剑意没你想得那般粗浅,总之就是不可能!”俞月厉声道,说完他就后悔了,应该直接称呼他为路朝歌的,怎么师兄二字又脱口而出了。

   另一边,路朝歌的想法则是:

   哇,你哼我!

   你小子居然哼我!

   “可不可能,你说了不算。”路朝歌放下茶盏,歪嘴冷笑道。

   一时之间,墨门大殿内竟有了点火药味。

   路冬梨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并未说话。

   以她如今的修为,她也是把重心放在破境上,而不是什么【剑意】。

   一向稳健踏实的她,心中特别清楚,现在还不是想剑意的时候。

   “哥哥有点好高骛远了。”路冬梨有些担忧。

   但她是路朝歌的妹妹,她不好多说什么,这样会损了哥哥的面子。

   哥哥的面子,由我维护!

   可俞月师兄不一样,他是剑尊的剑侍,是青州最有名的剑道天才,由他来折一折哥哥的锐气,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在外界,多得是年轻人想让俞月指点一二呢。

   宁盈见气氛已经烘托到这份上了,便开口道:“那不如你们二人便切磋一番吧。”

   “俞月虽还未完全领悟剑意,但也已有几分剑意之意,朝歌,你正好可以感受一下。”

   怎料她话音刚落,路朝歌与俞月便唰得一声齐齐起身,并异口同声地道:“好!”

   ……..

   ……..

   众人很快就离开了墨门的大殿,来到了演武场处。

   既然是切磋,那么,俞月就必须把修为压制到第一境五重天,确保与路朝歌一致。

   否则的话,以他第三境的修为,路朝歌根本还没感知到剑意那味儿,就已经落败了。

   俞月这么爽快的答应切磋,就是想挫挫路朝歌的锐气。

   路朝歌九声天道敕令启灵,外加杯水破五境,的确让人望而生畏,给了俞月很大的压力。

   但是,你这么不把剑意当回事,那就是你飘了,你膨胀了!

   而路朝歌的想法则比较简单,他是把俞月当成了工具人。

   前世的他,玩的不是剑修,而是枪修。

   因此,他虽然枪出如龙,扛着一把长枪,捅遍天下,却也没有亲身体验过剑意的滋味儿。

   他本打算夜间回屋后,再独自解锁剑意,然后把剑意提升到1级。

   现在有俞月当磨剑石,那就更好了。

   他可以好好感受一下,有剑意和没剑意时,自己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大的差别!

   其实按理说,哪怕是职业级的剑修玩家,大多也都是在40级左右的时候,解锁升级的剑意。

   因为这玩意太贵了,你如果前期就开始存这么多经验值,你立马就会跟不上第一梯队的脚步。

   而且换一个角度来说,你等级越高,你获得高额经验值的渠道就越多。

   同样是100万经验值,你40级和你20级时,肯定是前者更容易积攒。

   因此,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剑意越早学习越好,也只能选择在40级左右的时候学,否则得不偿失。

   这是数据帝们精心计算出来的。

   但路朝歌不一样,他现在就学的起。

   15级是学习剑意的最低等级要求,他已经满足了。

   110万点经验值,他也出得起。

   那为何不学?

   别人40级开启剑意,我15级就开启,那么,我就比你多25级的剑意加成,我每升一级,我可以额外获得更多的属性提升!

   这便是优势!

   在这方面,他愿意一掷千金!

   反正他也有信心快速赚取经验值,然后飞快升级,他根本不慌。

   演武场上,二人分开站立在两侧。

   一人翩翩君子风,一人狂霸酷炫拽。

   俞月手持三尺青锋,这是他的本命剑,名曰:初见。

   这把剑的剑胚乃是剑尊所赐,名字是俞月自己取的。

   这个名字究竟有何深意,同样只有他自己知道。

   《天玄界》的武器体系,不是说是打造出来是什么等级,就固定在什么等级。

   一般都是要靠玩家与修行者们自己不断进行加强的,走的都是养成系,是成长型。

   当然,剑胚的好坏,同样重要,这决定了起点的高低。

   路朝歌的本命剑【不晚】的剑胚,乃是宁盈所赠。

   是的,又是靠吃软饭得来的,善良的阿姨名不虚传。

   胸怀宽广的女人,就是大气!

   我路朝歌愿在其中没日没夜地畅游!

   【不晚】的剑胚,与【初见】的剑胚,级别一致,都是剑宗出品的顶级剑胚。

   只是,经过二人培养两把剑这么多年,如今是否存在着差距,那就要出剑时才能知晓了。

   演武场下,小秋瞪大自己的眼睛,轻轻拉了拉师父的衣角。

   路冬梨低头看着自己的爱徒,问道:“怎么了?”

   小秋仰着脑袋,问道:“师父,和掌门师伯切磋的这个俞月师伯,他厉害吗?”

   路冬梨点了点头,笑着道:“厉害的,这位俞月师兄,乃是当今青州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或者说,是领军人物。”

   “啊?那掌门师伯赢定了!”小秋歪着嘴巴嘿嘿一笑。

   她抓到的关键词是——年轻一辈。

   在她心中,掌门师伯乃是高人,年轻一辈,岂能与高人相提并论?

   路冬梨:“???”

   哥哥也就与你聊了一炷香的时间,你就在心中默认他天下第一了吗?

   路冬梨见宁盈都被小秋逗笑了,只好尴尬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果然还是作业太少,要给她加重课业了!

   演武场上,俞月长剑出鞘,【初见】剑光流转,如同有一条白色的游龙在剑身上游动。

   “好剑!”路冬梨忍不住感叹道。

   很明显,【初见】的剑胚,被俞月滋养得极好。

   俞月手持出鞘长剑,行了个剑礼,道:“请出剑。”

   只见路朝歌依旧手握剑鞘,丝毫没有要出鞘的打算。

   他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把境界封锁在了第一境五重天的俞月,很难得的用一本正经的严肃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会死人的。”

   ……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霸天武魂神秀之主轮回乐园开局楚霸王从红楼打卡签到神通不朽重生过去震八方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这个门派要逆天啊我的宠物是鳄龟
听说你很拽啊 020、【剑名: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