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姨奶奶

+A -A

  周末,唤心在车窗上看着窗外有些荒凉和萧索的景象。在西北是这样的,全是一座一座的黄土堆成的山,绵绵不断,杂草断墙随处可见。可是唤心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他还没有见过大都市的灯红酒绿,也没去过南方没见识过鱼米的水乡。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去省城,因为自己的姥姥姥爷还住在省城,所以一有时间,父母就会带着他去看望老人。

   老姨奶家住在省城周边的一个厂矿小区里,那是因为老姨奶奶一家,当年支援西北建设的时候,都是在那个工厂里上班,从五十年代一直到了今天。

   到了之后,就见到自己的姥姥姥爷已经在院子门口等了他们好久,一行来的只有徐雅婷带着齐唤心,当然还有天风道长。

   对面的姥姥姥爷见人已到,便笑意盈盈的迎了上去,对着自己好久不见的外孙当然是喜出望外,对着仙风道骨的天风老头,也是毕恭毕敬,在寒暄之后,天风道长一行人被请进了老姨奶奶的家里,房子不大,看上去也就一室一厅的样子,厕所和厨房都是跟房子分开的。

   一进门发现客厅里站了很多人,徐雅婷也是带着微笑上前与老姨奶奶家的亲戚打着招呼。人群顿时杂乱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老姨奶奶得的这个病有多么的邪乎。

   此时,天风老道领着唤心站在了门外。天风微微皱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完后嘴角一丝微笑,缓缓回头,对着唤心说:“唤心啊,你进去看看就行了,有不懂的再来问我。”

   唤心有些懵懂的摇摇头说:“大爷爷,您不是来给老姨奶奶看病的吗?怎么叫我一个人进去呢?”

   天风拍了拍唤心的头,语重心长的说:“你去就行了,记得我教你的东西。”

   唤心清澈的眼眸看着自己的大爷爷无奈的点了点头,走进了老姨奶奶家。

   一进门,唤心就被母亲拉到身边,开始一一介绍老姨奶奶家的亲戚们,唤心也只能尴尬的一一问好。他们仿佛是在聚会,完全忘记了病床上的老姨奶奶。唤心看着大人们无休止的家长里短,摇了摇头拉了拉母亲的衣袖说:“大爷爷不进来了,让我去看看老姨奶奶。”

   老姨奶奶几个字一出,人们瞬间才被拉回来,大家才开始询问徐雅婷请过来的那位老神仙。

   徐雅婷一听天风老道不进门了,脸上也是露出了几分尴尬,回头看着唤心有些不悦的说:“大爷爷也真是的,让你一个小孩来看,你会看什么啊。”

   唤心撅了噘嘴说:“大爷爷说让我按他教我的,那也要让我先看看啊。”

   不久,唤心和徐雅婷以及徐雅婷的父母就被带到了老姨奶奶躺着的里屋。唤心也是第一次看见老姨奶奶,一位慈祥微胖的老人,在床上面目狰狞着仿佛很痛苦的样子。

   唤心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丝淡淡的白色气体一样的东西缠绕在老姨奶奶的胸前,唤心好奇的用手抓了一把这白色的气体,瞬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骚臭味,便开口问道:“老姨奶奶身上飘着的白烟是什么呀?”

   房子里听到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们看不见,变诧异的问道:“什么白烟,这什么都没有啊。”

   唤心这才想起了天风平常对自己说的话,很多东西是常人无法触及的,也就不在多言。他判断老姨奶奶就是被这一层白色的气锁住了。他转身跑出了房外,准备把自己发现的告诉门口的天风老道。

   此时的天风老道,却早已不在门口,当他来到了老姨奶奶家门口的时候家发现了一股淡淡的狐妖气息,天风便明白了大概。当唤心进门的时候,天风老道就追随着这股气息而去了。

   小区出了大门,北面就是一座小山,天风便顺着山路一路上去,走到了树林茂密的地方,他感觉这里是妖气最重的地方,不由看向了前方山上的一个洞。他笑了笑,浑身的道气四散淡淡的说:“何方小狐,敢危害人间。”

   不一会,一只雪白的狐狸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看见了天风老道瞬间就窜了出来,跪在了天风道长面前缓缓的开口,用一种极具魅惑的声音说道:“道长饶命,我等山中修炼,又怎会倾于人间。各中的缘由,请道长听小狐道来。”

   天风摆了摆手示意面前的妖狐现身,妖狐明白后,一阵青烟,变成了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子,此女子变得柳叶弯眉,面色桃红,一股说不清的迷离气质,仿佛人间少有的倾世佳人。

   女子起身对着天风道长行了个礼,缓缓的张开她那泛着晶莹的双唇说道:“小女子是青丘殇火一脉的白狐,如今也有五百年的道行了,但在道长眼里自然不值一提。”

   说着便从身后的洞穴中抱出了一只受伤的小白狐,对着道长说:“我本带着孩子出来是寻找我夫君的,我夫君去年入冬前出了青丘,至今未归,如今的世道道长也是清楚,我怕出什么事,便在开春带着孩子出来寻找,不料找到了这里,我也是找人心切,将孩子安放在了这里,不料孩儿饿极了自己出去觅食,就被山下的那老妇发现,孩儿很少出入世间,就被那恶妇打折了一条后腿,我也是气不过才略施小计,不料竟然惊动了像道长这样的神仙。”

   说着妖狐女子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当天风上山的时候,妖狐女子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的袭来,妖狐明白来者散发的玄黄之气不是一般修道之人所有,也是吓得不轻。

   此时纵然有百般心机也不敢在天风面前造次了,就一五一十的道出了实情。

   天风看了一眼受伤的小狐狸,小狐狸仿佛很害怕的拼命往母亲怀里躲,狐妖女人也紧张的看着天风道长,不知天风道长是什么意图。

   天风看在眼里笑了笑说:“我与青丘狐帝也有几面之缘,今日之事,无性命之忧,这小狐的伤贫道自会料理,狐仙还是撤了施法,意下如何?”

   天风客气的说着,便将自己随身带着的玉佩拿了出来放在了狐妖女子的面前,女子看后花容失色,连忙跪地说道:“原来是昆仑的仙家,小狐未认得真身,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天风笑了笑,伸手示意妖狐起身:“狐仙不必客气,此也是一场因果,这小狐这番造化必有天意。”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惊天剑帝都市之最强狂兵人道大圣重生我不想当男神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大国军垦神话版三国风起龙城
道门天才 第八章 老姨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