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打听消息

+A -A

  开门的妇女打量着门口的一老一少时,刘谨言也在观察着开门的妇女。

   刘老头面色一变,马上笑脸相迎,眼睛眯成一条线的向妇女拱拱手说道:“大姐你好,我们是来寻找一个多年老朋友的,很多年没联系了,只知道他大概住在这附近。”

   大姐表情也是缓和了不少,连忙好客的招呼刘老头和唤心进门坐。进了门,妇女给两人倒了一杯开水,笑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原来是来找人啊,俺从小就在这村里,家里男人在城里打工去了,家里就我一人,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所以家里就没准备茶叶。”

   刘谨言接过妇女递来的白水,很感激的点头示意,随后便大口的喝了起来。这炎热的天气,一杯开水确实解暑,喝罢刘老头很舒服的发出一声感叹,硕大的身体也随之抖动的不停了。

   “大姐,你们村上有没有一个大概四十来岁,腿脚有些不好,手指也有些残疾的中年男子呢?”

   妇女听后,先是一愣。这个反应自然逃不过刘谨言笑眯眯的双眼,他确定妇女肯定认识的,也庆幸自己的推断没有找错地方。

   “你们要找的是干庆叔啊,干庆书多年不出村子,没听说过,他认识村子外的人啊。”妇女有些疑惑的问道。

   刘老头顺势的点点头,眼睛一转连忙说道:“对,就叫干庆的,哎呀,我们还是在运动的那几年见过的,一晃也快小二十年了,那时候我是县里中学的校长,那几年还不少打交道呢?”

   刘老头也是根据魑魅小兰讲的故事,尽可能的打着圆场。显然这办法是奏效的,单纯的妇女根本没有怀疑刘老头的话,因为刘老头看上去就是一副大知识份子的模样,气质这块还是把握的很准确的。

   妇女立马露出微笑的上前说道:“原来是县里的老校长啊,我就说怎么看着眼熟呢,我两个弟弟那时都是县里上的中学,学习可好了,说出名字您应该有印象吧,我大弟叫杨大壮,二弟叫杨大力。”

   刘老头假装思索着,一副不假思索的模样,有些试探的问道:“您弟弟,是哪一届的学生啊,我确实没什么印象了,按理来说我教过的学生都会记得的。”

   少妇连忙说道:“我大弟应该是82届的,二弟也差不了几年,学习可好了,以前家里全是他俩的奖状。”

   不得不说此时的刘老头可以说是演技爆棚了,可能专业演员都没有他这样的从容自信,完全临场发挥的一拍大腿说:“嗨,怪不得我没有印象了,恢复高考的那年我刚好年限到了,就退休了,还是要把担心交给年轻人手里啊。”

   就这样跟这妇女聊了个热火朝天。才知道妇女叫杨海燕,是村里从小长大的,最后也嫁给了同村的廖大宝,也算小时候定的娃娃亲。在不知无觉间,刘老头自然不会忘了此行的目的,刚好碰见的这位大姐杨海燕也是配合,还没怎么问,就把刘老头和唤心想知道的言无不尽知无不言的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这个瘸子也姓杨,叫杨干庆。按辈分妇女杨海燕还要叫声叔的。说起杨干庆,还真是个苦命人,闹饥荒那几年父母就不幸离世了,留下了干庆叔一个人在村里,靠着亲戚朋友的接济才勉强活了下来,长大后,一次喝醉酒从山神庙的大山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就这回来了还说是山神保佑才捡回了一条命,此时隔三差五的他都要一瘸一拐的去山神庙祭拜的。

   说到这,连唤心都听出点眉目来了,可是一回头再看刘老头,一脸的淡定自若,不慌不忙的喝着妇女给新添的开水。

   杨海燕接着又说出了干庆叔那断掉的手指的故事。原来,早年的干庆叔还是村里有名的劳动力,干活啥的那绝对是一把好手,可惜当年帮别人修拖拉机时,一个不注意,食指就被拖拉机动力轴给弄断了,之后的干庆叔也就干不了啥重活了,也就打打零工勉强生活了。

   随后妇女杨海燕还是好奇的问道:“老校长,那你们来找干庆叔,是有啥事呢?”

   听了半天,刘谨言也听的七七八八了,于是借坡下驴的说:“我当年就记得,你们村有个小伙子干活是把好手,刚好我家里想加两间砖房了,今天过来就是打算去前边村子上看看砖的,路过这当好想起了干庆了,就想问问他这活能干不,毕竟干庆干活是好样的啊。”

   妇女连忙欣喜的说道:“能干啊,俺干庆叔这几年都在工地上干活呢,能干,肯定能干。”

   又聊了片刻,妇女告诉刘老头,干庆家住在村东头第一家,最近也是工地停工干庆应该在家的,还说自己前天还见过他。

   也客气了几句,刘老头带着唤心便起身告辞了,妇女杨海燕还客气的要留刘老头和唤心吃饭的,被刘老头婉拒了。

   出了门没走两步的唤心实在受不了的大笑了出来。

   刘老头有些不自然的紧张说道:“你小子笑什么,还没走远呢!”

   唤心毕竟还是个孩子,也直言不讳的讲到:“刘爷爷,您演戏的功夫看来比风水布阵还要高啊,简直吹牛不打草稿啊。”

   刘谨言也没有生气,他抓起唤心轻轻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假装生气的说:“你小子还笑话起你爷爷我来了,等你长大了一也会这样的,毕竟我们都是一种人。”

   唤心嬉笑着似乎没有听懂刘老头的话,一边躲着一边调皮的说道:“我可不要和你们是一种人,我妈说好孩子不能说谎,说谎的是小狗。”

   此言一出,刘谨言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又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刚才刘老头和妇女交谈的时候,也一直在观察唤心的举动。之前交代过他不让乱说话,唤心不仅没有乱说,还在举手投足的行动上很配合刘老头,尽管微乎其微,但还是逃不过刘谨言的双眼。

   没多久,两人走到了村东头的第一家!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惊天剑帝都市之最强狂兵人道大圣重生我不想当男神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徒弟明明不想修炼成仙大国军垦神话版三国风起龙城
道门天才 第二十四章 打听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