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琐事

+A -A

  罗松堂是有能力且三观很正的人,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都有很鲜明的特点。

   坏就是骨子里坏,能坚持本心走下来的,那基本就是很靠谱的同志。

   顾青知道自己对于工厂管理方面就是个门外汉,外行指导内行,哪怕产品再好,也会出现许多乱子,所以便打算放开手脚,找一个放心又有能力的人来替他管理。

   罗松堂是第一个,等到机器人的硬件都ok后,他或许也就是最后一个。

   用人工智能机器人可比用人要简单许多。

   至于智械危机什么的,那太遥远了……

   辞别了罗松堂,顾青还是打了个出租车回到宿舍。

   没错,就是学校大四的学生宿舍。

   虽然都是公司老总了,但顾青很是勤俭节约的住着宿舍,寝室其他几位也没有到外面租房子。

   毕竟他们交的住宿费可是一整年的,没毕业前都是可以住的。

   一天忙活下来,钱有了,董琦发了信息过来。

   夏为:五千万,亿佳:两千万,大米:两千万,总计九千万。

   虽然差一点点完成小目标,但也足够了。

   工厂也有了,虽然手段有些不干净,但谁让对方也是那么不干净的人呢?

   之后,该干什么呢?

   广积粮,缓称王。

   手机这种高科技产业加之其中又有信息技术升级跃迁,那可是美利坚的利器,自然不适合太高调。

   万一某天身中二十几枪,“被自杀了”,岂不是血亏。

   所以顾青还是没有忘记初心,搞钱,额,不是这种庸俗的欲-望,而是让大夏站起来。

   “夏为的鸿蒙已经摸到了万物互联的边界,那我就换个方向,先搞点护身的小玩具吧。”

   至于为何顾青会知道这个世界的鸿蒙进度,那就要感谢夏为的代表团了,这群人里面有个“刻苦”的研究员,竟然用安装了鸿蒙的工业机来跑【界碑-安全盾1.0】。

   【界碑】的确不会主动连接网络收集信息,以此来优化自己,但你让它的和别的小伙伴共处一机,那肯定就会试着学习别人的长处了。(不合理解释,注1)

   躺在床上畅想着未来,顾青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月色朦胧,有的人在梦乡逍遥,而有的人却在酒桌上沉沦。

   许是打压九州科技的威风,又或许是不满意顾青这个最该来的人不来。

   董琦、黄朝仁、彭博三个年轻人硬是被一群大老爷们给灌得神魂颠倒,每每刚到卫生间一泻千里,转身回到酒桌上,就又是杯盏相碰。

   其实不论是华夏文化圈,还是欧罗巴文化圈,求人办事,基本都是要到酒桌上走一圈的。

   不过钱包鼓了,身子板也就硬了。

   喝醉了,也就直接酒店住下,呼呼大睡。

   清晨,宿舍外响起广播,西蜀大学也像有生命一般苏醒了过来。

   顾青也清醒了,洗漱整理一番后,打开手机。

   打开地图,有三个黄色的标记点在某酒店纹丝不动,随意点击一个,便有详细的活动轨迹和一些抓拍照片加载出来。

   “唉,真是辛苦你们了,不过未来是美好的,这酒算是庆祝。”

   年轻的顾总嘴角一翘,笑了。

   他手机安装的【界碑】可是更新优化了数代的版本,什么查找追踪其他【界碑】的使用者踪迹,不要太简单。

   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没有足够强劲的身子来让它进化,成为真正的人工智能。

   云服务器就不用想太多了,不适合。

   还是要买服务器,不过这个世界夏元还是比较坚-挺,花一千万也能买到不错的服务器了,如果数据处理压力太大,到时候直接租服务器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想到这,顾青就不得不感叹某些企业。

   大夏的企业,赚着大夏的钱,服务器在国外,注册地在国外,上市也在国外,甚至于股份中极大比例的也是外资。

   但它就是可以在大夏发展的很好,毕竟这就是特色的经济和开放模式。

   摇了摇头,将危险的想法赶出脑海,顾青走出寝室,到食堂刷卡吃了一顿三块钱的早餐后,便打滴滴赶往小伙伴们夜宿的酒店。

   董琦睡眼惺忪开的门。

   在服务员颇有深意的眼光下,他看到了才十几个小时未见的小伙伴们。

   黄朝仁还好,安静的躺尸中。

   倒是平常还比较正常的彭博此刻却抱着枕头,在不正常的蠕动中。

   “啊,这里没事了,我是他们朋友,你先出去吧。”

   赶走了服务员,顾青便叫醒了黄朝仁。

   这两小伙子迷迷糊糊中醒来,倒也没有太大反应。

   只是当顾青叫醒彭博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只听得一声震天雷吼:“光辉是我老婆!德玛西亚!”

   等到他睁开眼时,看到顾青似笑非笑的表情,那叫一个尴尬。

   也幸好没有多少人在场,不然彭博已经社死了。

   “好了,小伙子们,洗漱打扮打扮,今天咱们要去见客,哦不,见人去了。”

   年轻人,是初升的太阳,活力四射,哪怕宿醉了整夜,但洗漱后却是精神抖擞,生机勃勃。

   昨天酒桌上的人,自然还没有走,不过也快了。

   他们要回去做报告,之后公司开会审核,财务才会转账到九州科技。

   夏为三家公司的人因为是人多欺负人少,所以人均饮酒量并不多,等顾青带着黄朝仁三人回到创业孵化园时,已经有不少人在昨天的会议室外等着了。

   亿佳公司的秦丽华在一众老爷们中显得很是亮眼。

   那风情万种的丰韵,在打招呼时,让顾青几人眼前一亮。

   “昨晚未能和顾总品位干红,我可很是后悔。”殷红的嘴唇轻启,秦丽华嫣然一笑。

   可惜,如此良辰美景遇到了只想赶忙去接受工厂的顾某人。

   轻握松开右手,顾青笑道:“下次有机会,一定和大家不醉不归。”

   “那,下次一定哦。”

   “恩。”

   简短的和众人打完招呼,昨天的会议室又恢复了人气,只不过这一次与会人数少了许多。

   虽然对某些资本控制下的组装公司不喜,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厂商旗下是有很多人才的。

   一开场,夏为的技术人员就开始询问起了很多具体事项。

   有些问题甚至在表面上看属于老太太裹脚布,可回答不可回答,但顾青看在小钱钱的面子上还不得不回答。

   比如软件语言,实现功能的模块组……

   “虽然无法开源,也不能解封,但【界碑】的知识产权属于九州科技公司,且没有任何抄袭代码,这一点我们可以写进合同。”

   勉强应付完技术人员,又敲定了更多的合作细节,和下一次与各家公司的单独会议时间,一上午又过去了。

   顾青领着这一群人又是好好招待了一顿,耳朵才清闲下来。

   “夏为和大米是想给自己的系统锦上添花,而亿佳的人恐怕就所图更多了。”董琦喝着绿茶,神态冷静道。

   顾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不开源,不解封,我们就给他们定制优化,仅此而已,不贪他们的,就不会被反咬。”

   “啧啧,真是铁石心肠,那秦大美女刚刚在吃饭的时候,给你夹菜盛汤,如此卿本佳人,你就不心动?”黄朝仁翘着二郎腿,调笑道。

   一旁的彭博也说道:“人家身材也是一顶一的顶,比我以前画的模特都要火辣,顾哥读书的时候不喜欢小姑娘,那这种红玫瑰,你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谁开发谁保护,谁污染谁治理,我有洁癖。”冷酷的顾某人打断了这带颜色的话题。

   “下午没事的话,咱们就去郊外的蓉科机器厂看看,昨天我和那边的老板谈好了,今天去接手,只不过上午这边耽搁了下。”

   顾青说完安排,董琦却是先发声,说道:“顾总,我觉得咱们应该招财务和法务人员了,加上一个工厂,我肯定忙不过来。”

   “我也正有此意,财务的话直接招大学生吧,虽然资质不高,但容易管理,法务这方面咱们先和律师事务所合作,以后业务扩大了再养自己的人吧。

   对了,你现在就联系下律师事务所和会计事务所,给个加急的单子,让他们赶忙派人过来。

   等休息的差不多了,咱们就带人去工厂看看,那位赵老板应该等急了。”

   黄朝仁三人倒是不清楚这位赵老板的“辉煌过去”,不过当众人相见时,却是十分的和谐。

   因为昨天场地的原因,今天还要在厂里的办公室补充签署一些文件,印上公章,在会计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等几方人员的监督下,九州科技终于是有了一家自己的工厂。

   本来按照常理来说,其实不应该这么简单的,但这种事在双方的急切配合下,就可以省略许多步骤了。

   首先整个蓉科机器有限公司股权很简单,只有赵相福和他的父亲,毕竟是赚补贴的事情,当然是吃独食了。

   其次就是蓉科机器这个厂子,经过几次欠薪闹工,工人和管理已经走了许多,人少事情自然便少。

   公事公办,表情严肃的赵相福在厂里的员工和管理们面前介绍了下一任老板。

   年少多金,态度温和的顾青上台自我介绍后讲了几句便退了下来。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1975:开局撕毁回城调令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仙人消失之后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神话版三国帝皇的告死天使重生我不想当男神开局地摊卖大力修罗武神帝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