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提醒与告诫

+A -A

“三宫看不起地狱七君,它认为那是一个由懦夫和阴谋家组成的软弱群体,以一种政治博弈的方式试图统治地狱,试图让黑暗世界真正统一。但地狱七君彼此有自己的想法,还有天堂和其他势力的制约,所谓的统一,是不可能实现的宏伟光景。”

  魅影陌客的手指在梅林的额头轻点,他就像是聊家常一样,对梅林说着这些凡人无法知晓,很可能也无法理解的诡异事情。

  就像是个陷入自我妄想的疯子一样。

  但最少他的力量是真实的。

  在幽蓝色光芒的束缚下,梅林无法移动一根手指,甚至连眨眼都做不到。他眼睁睁的看着一缕缕如暗红色烟雾一样的东西,被犹大从他的躯体中“抽”出来,就像是某种诡异的祛毒仪式一样。

  “但傲慢的三宫又渴望成为真正的地狱之王,尽管它坐拥数个地狱维度,但相比真正的地狱之王的权威,三宫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从很多年前开始,它便用一种很残忍的方式,来进行自我力量的艰难提升。”

  “你知道,力量越是强大,要提高就越是艰难。”

  魅影陌客的手指扣在梅林的心脏上,狠狠向外一抽,一团挣扎的暗红色力量被硬生生拉了出来,就像是虫子一样在他手心里挣扎着,但却被犹大轻易的碾碎,任由其消散在了空气中。

  “相信我,梅林,你不会想知道成为三宫的‘儿子’,这意味着什么样的未来。”

  犹大发出了一声低沉的笑声,他转向梅林身后,在他的背后狠狠敲了三下,梅林的束缚也在这一刻被解除。

  得到了自由的梅林本人,突然有种强烈的呕吐欲望,他捂住嘴冲入了咖啡厅的卫生间里。

  片刻之后,脸色苍白的梅林走了回来,他一边接过魅影陌客递来的纸巾,擦着嘴,一边回头后怕的看着卫生间。

  他惊疑不定的说:

  “那些虫子...”

  “寄魂虫,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犹大一脸轻松的对梅林解释到:

  “凡人总会认为恶魔或者魔鬼无所不能,实际上它们在人间界活动的限制要比你们想象的更大,距离地狱越是遥远,它们的力量就越被削弱。”

  “因此它们就喜欢玩这种把戏,把寄魂虫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留在你们身体里,然后通过操纵寄魂虫,来让你们产生错误的感觉,就好像它们能主宰所有的事情。”

  “但实际上,你大可以安安心心的生活在人间,只要你不自己去找死,那些恶魔,就包括三宫这样强大的大君在内,都很难真正伤害到你。除非你被自己内心的恐惧压垮,那也是那些恶魔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操纵内心崩溃的行尸走肉,总要简单的多。”

  魅影陌客做了个提线木偶的姿势,但这种解释却很难让梅林感觉到安心。

  梅林的担忧被犹大察觉到,这个神秘人停了停,换了一个话题,对梅林说:

  “我刚才已经祛除了三宫留在你身上的魔力印记,它已经‘看’不到你了,放心吧。”

  “但那个契约!”

  梅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说:

  “它说那个契约能带走我的灵魂,是真的吗?”

  “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

  魅影陌客从口袋里取出一枚怀表,他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然后对梅林解释到:

  “三宫行事粗暴,就像是野蛮人一样,它很少会用契约的方式收拢有潜力的灵魂,这一次你的遭遇,纯粹是因为三宫和梅菲斯特之间的竞争。那两个家伙都是有野心的,在各个方面都在竞争。”

  “梅菲斯特很擅长用契约为自己制作强大的战士,但在这一方面,三宫是真正的外行。这么说吧,那个契约其实并不完整,最少不如魔鬼的契约来的那么严谨,它是有空子可以钻的。”

  犹大伸手推了推自己的帽子,他喝了口咖啡,说:

  “但现在我不能告诉你该怎么钻空子,因为就算你知道了,你也做不到。”

  “至于你的灵魂,不需要担心这个,三宫说你的灵魂很奇特,这是真的,你会安然无恙的度过这一劫。但要跨越死亡之门,怎么能不留下一些东西呢?”

  魅影陌客伸出手,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就像是告别一样,他对梅林说:

  “我要提前告诉你,你会失去一些东西。”

  “准好准备吧。别问更多,你现在该知道的,你都已经知道了。以后你估计很难见到我了,但在必要的时候,我不会迟到的...”

  犹大站起身,整了整自己的帽子和衣服,他对梅林叮嘱到:

  “去看看你的父亲吧,和你的家人好好相处,梅林,珍惜他们,留给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另外,明晚午夜...”

  魅影陌客的身影在梅林眼中一点一点的淡去,在他彻底消失之前,他对梅林眨了眨眼睛:

  “在契约生效的时刻,你最好离凡人远一点,如果你不想让他们被波及的话。”

  “唰”

  犹大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整个咖啡馆里只剩下了梅林一个人。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除了身前桌子上的两杯咖啡之外,再没有其他证据能证明犹大出现过。

  这一切都像是一个梦,就像是昨晚的梦一样,如此的真实,却又如此的缺乏真实感。

  梅林的心里乱糟糟的,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切。似乎在一夜之间,平静的世界就彻底消失了,出现在他眼前的,变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个很难让人喜欢的世界。

  他有的选吗?

  没有!

  从来都没有。

  甚至连逃避的选项都没有。

  梅林从口袋里拿出钱包,取出一张钱放在柜台上,他回头看了一眼桌子,那里有两杯咖啡。梅林愣了一下,又取出了一张钱,算是给逃单的魅影陌客也付了账。

  嗯,就当是请他喝了杯咖啡吧。

  十几分钟之后,姗姗来迟的梅林来到了麦迪逊的医院。在看到梅林走入病房的时候,科尔森夫人哭泣着抱住了自己的儿子,梅林一边安慰着伤心的母亲,一边看着自己的父亲。

  詹姆斯就躺在他前方的急救室里,在那厚重的玻璃之后,数十根管子插在他身上,这些医疗仪器,在维持着詹姆斯如风中烛火一样的生命。

  他活下来了,但也只是活着。

  菲尔.科尔森坐在一边,这年轻人的脸上充满了彷徨与茫然。

  他还没能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灰色的眼中有一丝自责。在看到梅林朝着他走过来的时候,菲尔下意识的站起身,他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他说:

  “梅林...真的,真的是因为我拒绝了那恶魔,才让父亲...”

  “不!”

  梅林伸出手,将茫然害怕的弟弟抱在怀中,他拍着菲尔的后背,他轻声说:

  “这和你没关系,忘了它吧,菲尔,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他看着弟弟脸上的憔悴,梅林叹了口气,他双手放在菲尔的肩膀上,他对这个15岁的孩子说:

  “你得成长起来,以最快的速度,你得照顾好妈妈和爸爸,你能做到吗?”

  菲尔咬着牙,点了点头:

  “我能!”

  “好!”

  梅林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对菲尔说:

  “帮我稳住妈妈,先别让她回家,然后等我回来,好吗?”

  “嗯,好。”

  —————————————

  在詹姆斯出车祸的第二天,梅林一直在忙碌着。

  在晚上9点钟,一脸憔悴的梅林,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走入了医院。

  菲尔还等在詹姆斯的病房之外,而安娜,也就是科尔森夫人则躺在椅子上假寐着,她这两天太过悲伤,这让她非常疲惫了。

  “过来,菲尔。”

  梅林没有打扰母亲的休息,他将自己的弟弟喊过来。在病房的拐角处,他将手里的手提包递给了弟弟。

  菲尔接过那有些沉重的手提包,他打开看了一眼,眼睛就立刻瞪大了。

  手提包里装满了一沓沓绿色的美金,看样子,足有十几万之多。

  “你哪来的钱?梅林!”

  菲尔压低了声音,朝着哥哥质问到:

  “你去借贷了吗?”

  面对弟弟的质问,一向不吸烟的梅林,罕见的从口袋里取出一包有些皱的香烟。

  他打开窗户,将香烟点燃,在烟雾缭绕中,他狠吸了一口,又咳嗽了几声,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不,我把农场卖了。”

  梅林的父母死后,梅林就有了莱利家族的祖屋的继承权。但那座房屋被拆掉了,梅林的养父詹姆斯用赔偿金重新为梅林购买了一座农场,作为将来留给梅林的遗产。

  这农场的所有权一直在梅林名下,他已经18岁了,他完全有资格自由处理这份产业。

  虽然,因为时间紧迫的原因,农场的售卖被中介公司狠狠的压了一笔,但源于本能的一种急迫感,让梅林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

  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一切,魅影陌客离开时的警告,梅林一直都没有忘记,犹大告诉他,他的时间不多了。梅林能轻易的从其中体会到一种不祥。

  他不知道自己要面对什么,不知道自己的结局如何。

  因此在结局到来之前,他要竭尽全力,为自己的家人安排好未来的生活。

  “你!”

  菲尔这下是真的震惊了,他一把握住梅林的手腕,他呵斥道:

  “你疯了!那是父亲留给你的!”

  “我知道,弟弟。”

  梅林看着菲尔,他说:

  “但我不需要它也能活的很好,詹姆斯却需要做手术,我在鲁伯斯的私人医院里见过很多这样的病人,他们在手术之后还需要大量的金钱来维持。你要上学,母亲要照顾父亲。詹姆斯的退休金和保险根本不足够支付这些。”

  “我不想让你们生活在贫困之中。这只是定金,后面还有些钱会打到詹姆斯的银行账户里,它应该足够支撑到你成年之后。到那时候,你和我有了工作,一切就会变好了。”

  “总之,先别告诉母亲,好吗?”

  菲尔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手提包,感受着那手提包的重量,最终,他点了点头。

  这稍有些跳脱的孩子,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

  梅林低头看了看时间,他咳嗽了一声,掐灭烟卷,对菲尔说:

  “我要出去一趟,可能在午夜之后回来,替我照顾好他们,好吗?”

  “午夜?”

  菲尔疑惑的看着梅林:

  “你要去干什么?”

  “别问了。”

  梅林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他含糊其辞的说:

  “我去处理一下中介的事情,那些混蛋趁着我们急用钱,就压低了农场的价格,可不能再让他们钻空子了。”

  菲尔信以为真,这年轻人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哥哥在转身离开时,眼中浮现的那一抹紧张,以及那一抹稍稍的畏惧。

  梅林走出医院,夏日的夜晚按道理说并不会太冷,但在看到灯光之外,那深沉流淌的夜色的时刻,梅林还是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的外套。

  他感觉到了一股寒冷,源于对即将到来事情的畏惧。

  第三天的午夜将至,三宫魔的契约将成。

  梅林并不是去处理什么中介的事务。

  他,是要去面对的他的命运了。

  就在今夜。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高手轮回乐园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这里有妖气墨唐苟了十年我怎么成海军大将了次元法典签到从拳皇开始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万道龙皇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5.提醒与告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