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梅林之死

+A -A

伴随着人间界的午夜时刻越来越近,在距离人间界极其遥远的某个地狱维度中,坐在燃烧王座上的三宫魔,也正准备再次将投影扔向人间,完成契约的最后一步。

  说起来,地狱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个世界。

  实际上,地狱的概念要比凡人们想象的更广阔。

  它由很多个维度组成,每一个维度都相当于一个完整的世界,而这些维度则被不同的地狱君主统治着。包括名声很大的地狱七君,又比如一些名不见经传,但实力同样强悍的魔鬼或者恶魔,最后就是地狱里最大的异类三宫魔。

  三宫魔差不多算是所有地狱君主里最强大的那一撮了,它鄙夷其他君主,却又渴望地狱之王的位置,不被恶魔和魔鬼喜欢,它自己也不喜欢自己那些同类。

  它蛮横粗野,行事疯狂,让魔畏惧。

  “时间快到了。”

  三宫低沉如雷鸣的声音,在充斥着岩浆火焰的维度中回荡着,让那些躲在阴影中的邪魔们畏惧的低下头,不敢去直视三宫魔的毁灭威仪。

  这个地狱维度很奇特,并非由完整的大陆和熔岩之海组成。相反,一个又一个的浮岛,被用粗大野蛮的锁链束缚连接在半空,如同一座座被赤红色毒烟覆盖的悬空岛屿,悬挂在在这方灼热之地上,组成了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凡人的灵魂总是手到擒来,但今夜,又一件珍宝将落入我手。”

  在最大的浮岛上,在那无尽灼热的气息中,三宫魔坐在王座上,它得意的眺望着人间,在今晚,它又将拥有一个潜力巨大的“儿子”。

  但就在三宫准备扔出投影的那一刻,在它庞大的意志之海中,它突然又听到了另一个虚弱的呼唤。

  那是一些歌颂地狱之王撒旦的诵念声,仅仅是听到那个名字,就让三宫魔感觉到极端的厌恶。

  那应该是人间界的一群魔鬼信徒搞得祭祀把戏,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明明是向地狱君主之一的撒旦献祭,但却又传到了三宫魔耳中。

  但这也引起了三宫魔的兴趣。

  它和撒旦是竞争对手,它们都在渴望着地狱之王的宝座,如果这件事和撒旦有关,没准它也能从中牟利。

  魔王分出一缕精神,顺延着那来自人间界的呼唤,将自己的意志降临在那遥远的邪神祭祀的现场。却愕然发现,那群见鬼的邪教徒们,正围着一个不着片缕的年轻女人在诵念着撒旦之名。

  看起来,那个美丽的女人就是祭品。

  呵呵,这些凡人可真会玩...

  把自己的同胞当做祭品献给异域的生灵,渴求得到外物的“赐福”,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吗?

  那个赤.裸的女人,被安放在一处古老的石台上,她眼中闪耀着惊恐,却被锁链锁住躯体,无法挣脱,只能在那诡异的诵念声中无助的哭泣。

  而在那石台之下,绘制的是粗劣而且错误百出的邪神印记,三宫的投影一眼看去,就发现了不下30处错误。

  怪不得三宫能听到他们的呼唤,这群不专业的邪教徒,完全搞错了符文的搭配顺序。

  这这就像是给领导打电话汇报工作的时候,拨错了号码一样尴尬。

  但...还能对这些软弱而又愚蠢的凡人有多么高的期待呢?

  他们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三宫魔的意志悬于半空,他打量着那个被作为祭品的年轻女人,那个女人美丽的皮囊对于三宫魔来说毫无意义,它真正在意的,是那个女人的灵魂。

  而这乍一看之下,三宫魔顿时就从王座上站起了身。

  这个女人...很独特。

  她身上有一股真正属于撒旦的气息,她应该和撒旦接触过,或者干脆就是撒旦在人间界刻意培养出的“种子”。

  也怪不得这群邪教徒会将这个女人作为祭品,要献给撒旦做“魔鬼新娘”。她的生命,很可能就是为这个时刻而存在的。

  三宫魔脸上四只暗红色的眼睛同时亮起,它感觉到,也许,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正在向它敞开大门。

  “被魔鬼的力量充盈着躯体,一个完美的温床,也许,你能为我诞下一名真正的恶魔王子或者公主。”

  魔王嘎嘎笑着,一个邪恶的计划飞快的出现在它脑海中,如果,他占有这名“魔鬼新娘”的话...

  哈哈,那不但可以破坏撒旦的谋划,还能增强自己的力量,最重要的是,它能狠狠的羞辱高傲的撒旦,让它成为一个连自己的新娘都保护不了的地狱君主...

  真是完美啊!

  三宫魔走下王座,恶魔的外形缓缓改变,很快就再次变成了那白发男人的样子。

  他伸手拨动空间,以自己庞大邪恶的意志响应了那群邪教徒的召唤,它要前往现世,临幸自己的“新娘”了。

  “那是真正继承了三宫魔伟大血脉的后裔...啊,那是一把钥匙...一把通往至高力量的钥匙!”

  魔王的身影迈过燃烧的火焰漩涡,以地狱君王的姿态出现在了现世之中,他的降临将那些邪教徒们异常惶恐,也让那被束缚在祭坛上的女人眼中充满了惊恐。

  今晚,三宫魔要释放自己的欲望,至于梅林...

  在真正的地狱之子或者地狱公主即将降生的时刻,他已经不重要了。

  但这不意味着三宫魔会放弃这个新收的“儿子”。它不会浪费每一分力量,因此,在它进行自己的“洞房花烛”之时,它的一名下属,将代替它,前往现世,收取梅林的灵魂。

  但问题就在于...

  “不见了?”

  人世间的三宫魔,拥抱着因为黑暗魔力而意乱情迷的“魔鬼新娘”,他以人类形态享受着美好的时光。但来自下属的坏消息,却让三宫的好心情立刻变得糟糕起来。

  魔王带着一丝愤怒质问到:

  “什么叫不见了?”

  虽然远隔万里,但三宫魔的愤怒还是通过这魔物的精神链接,几乎完全压在了那头降临科尔森农场的恶魔爪牙的身上。

  那是一头高阶恶魔,狰狞扭曲,完全符合传说中丑陋的恶魔形象。

  而从它那很像是三宫魔的正方形四眼来判断,这家伙体内应该也有三宫魔的魔力在流转,它也是三宫魔真正的“儿子”之一。

  此时,这身高4米多,全身长满了黑色的肌肉还覆盖着坚固角质的地狱之子爪子里,捏着梅林和三宫魔的卷轴。

  它站在科尔森农场的前方,在那张开的四只眼睛中,狡诈恶毒的光芒不断的流转着,但此时它却充满了恐惧。面对三宫魔质问,这高阶恶魔不断的用自己的魔力在眼前的农场中来回搜索着,但农场里除了那些牲畜之外,根本没有梅林的存在。

  连他的气息都没有!

  就像是...就像是梅林这个生命,在一夜之间就被彻底抹掉了一样,更像是,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至高无上的陛下,我只能说,我完全没有发现那个叫梅林的灵魂。”

  地狱之子颤颤巍巍的回答到:

  “要么是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要么,就是有我们不知道的力量,截断了您留在他身上的印记,以我的力量,还无法破解这种气息的封闭。”

  “废物!”

  一声低沉的呵斥伴随着女人的呻吟传入了这地狱之子的脑海中,三宫魔从来都不是一个仁慈的恶魔君主,它的惩罚来的如此的迅速,如此的沉重。

  那扭曲狰狞的地狱之子就像是被雷击一样,它痛苦的蜷缩在地面上,它全身的血肉都在翻滚,在血与肉和浓浓黑烟间来回转换,它体内的力量毫无疑问的失控了,因为那力量,从来都不真正属于它。

  三宫魔可以赐予自己的“儿子”们力量,它自然就可以轻松的收回它们,或者是控制它们,来惩罚那些办事不利的家伙。

  “噗”

  这地狱之子张口喷出了一口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但它不敢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生怕引得三宫魔再次发怒。

  但说实话,对于梅林“失踪”这件事本身,三宫魔也有自己的考量。

  就如同它会抓住一切机会来打压地狱里的其他君主一样,每一个地狱君主都不是省油的灯,它们也会反击。

  而三宫魔估计,梅林的失踪,很可能就是其他某个地狱君主动的手脚,毕竟,梅林那样经历过死亡的纯粹灵魂,是每一个君主都想要得到。

  堪称奇货可居。

  “撕碎卷轴,释放魔力!”

  三宫魔在地狱之子的脑海中命令道:

  “我得不到的东西,其他人也休想得到!抹掉那个灵魂!彻底撕裂它!”

  “遵命,我的陛下。”

  遭受重击的地狱之子谦卑的跪在地面上。在三宫魔的意志沉寂后,这地狱之子将爪子中的卷轴放在眼前,它的四只暗红色的眼中闪过一抹愤恨,它的爪子用力,在暗红色的细碎闪电跳动中,那用恶魔语书写的卷轴彻底被撕碎。

  那被撕碎的羊皮纸化为燃烧的火焰,在地狱之子身边跳动着,就像是被点燃的蝴蝶,在燃烧之后,便逐渐熄灭

  。这代表着契约被撕毁,而作为承载契约的灵魂,梅林的灵魂也会因为契约的毁掉,而被三宫魔暴走的力量彻底撕裂。

  那决计不是凡人能承受的代价。

  不管那家伙躲在哪,他都死定了。

  ———————————————-

  在距离科尔森农场数十公里之外的荒野上,梅林有些不安的驾驶着洛拉,在荒野上飞速前行。

  魅影陌客警告过他,在午夜时分到来时,在三宫魔的契约成立时,一定要远离凡人。

  但梅林并不清楚这些超自然生物所谓的“远离”是指多远,因此梅林便决定距离自己的家人和其他凡人越远越好。

  离开医院之后,梅林就驾驶着洛拉一路冲入威斯康星州的荒野中。他一路踩着油门,而被他亲手修复的洛拉也没有让他失望,这台1962年的跑车在更换了引擎和零件后就像是得到了新生,它的速度快极了,在两个小时的狂奔之后,梅林早已经离开了麦迪逊县区。

  他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哪里,他也完全不在乎。

  手表被梅林挂在驾驶盘上,那分针与时针的每前进一格,都会让梅林感觉到压力骤升。

  可能会死亡,并不是最悲惨的惩罚,明知道自己的死期,却还要一分一秒的等待那时刻的到来,换句话说,在所有的等待中,等死,永远是最悲惨的。

  “咔”

  时针和分针在这一刻骤然合拢,梅林也猛地踩下刹车,伴随着洛拉的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在剧烈的震动中,梅林停在了荒野中。

  在他眼前的手表上,午夜已到。

  他坐在驾驶座上,周围的荒野上一片死寂,只有月光照耀在这冰冷之地。

  梅林看着四周,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他的身体僵硬,他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降临。

  就好像是菲尔喜欢看的那些超级英雄漫画里的离奇故事,就像是那些超级英雄一样,通过诡异的方式,得到诡异的力量。

  是火焰?

  还是烟雾?

  又或者,生不如死的痛苦?

  梅林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但闭着眼睛等了好几分钟,梅林发现除了维持这个姿势让自己的肩膀有些酸痛之外,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手表,时针和分针的交错已经来到了12:09,快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什么事情发生。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安全了?

  还是说,事情其实已经发生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让梅林松了口气。

  他伸出手,将车的后视镜向下扳了扳,他看着那镜子中的脸,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稍有些消瘦的脸颊,那是他自己,那是梅林.莱利。

  他没有变成一头怪物,也没有被恐怖的魔法杀死,他熬过去了!

  这一刻,梅林紧张的内心骤然放松。

  他伸出手,拿起驾驶台上的烟盒,拿出一根香烟,在夜色下的点燃。又将洛拉新换上的车载电台扭开,一首杰克逊的新歌在这夜色下的荒野上响起。

  梅林靠在驾驶座上,握着香烟的左手搭在车门上,另一只手握紧方向盘,踩下油门。

  洛拉发出一阵阵轰鸣,这辆漂亮的红色敞篷车在荒野上划过一个圆弧,梅林准备返回麦迪逊,他要去医院,陪着自己受伤的父亲和疲惫的母亲。

  然后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开学季,准备前往纽约,开始自己的人生。

  然而...

  就在洛拉即将加速的那一刻,梅林夹着香烟的两根手指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团暗红色的火苗,将香烟连同他的手指一起,卷入了那突然爆发开的地狱之火中。

  午时...

  已到!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高手轮回乐园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这里有妖气墨唐苟了十年我怎么成海军大将了次元法典签到从拳皇开始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万道龙皇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6.梅林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