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怪物.力量

+A -A

在黑暗中行走,是需要勇气的。

  在刚刚遭遇了一场危机后,黑暗中的所有人心中都充盈着恐慌,敏感和畏惧。

  在这两端被彻底封死的隧道中,阳光的温暖无法触及此处,这里是黑暗在控制着一切。

  但梅林却行走于黑暗里,那蔽体的阴影在他体表流动,甚至比阳光更能给他带来一种安心,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他眼前没有什么阻碍,即便是在没有灯光照明的情况下,他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这黑暗中的光景。

  大概是在黑暗中视觉被压制,梅林感觉到自己的听觉和感知,变得更敏锐了一些。

  他能听到人群中女人们的窃窃私语,那些孩子们压抑的哭泣,在昏暗的黑暗中忙碌着寻找出路的男人们的呼吸,甚至当他的手指接触到冰冷的隧道表面,那些发生在岩石内部的细微分裂,那些已经因为撞击而变得不再稳定的岩石结构。

  他在人群中如影子一样前进,不接触到任何人,他小心翼翼不暴露出自己的异常。

  但实际上,他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适应黑暗。

  他混在人群中,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梅林抓着倾翻的车厢边缘,跳入了更浓重的黑暗里,他沿着布满了杂物的铁轨一路向前,很快,他便脱离了人群聚集的位置。

  “砰、砰、砰。”

  而就在他深入黑暗的时刻,他听到了从前方被挤压变形的车厢里响起的声音。

  那是很有节奏的敲击声,但却很微弱。

  那应该是被困在车厢里的乘客,在无助的求救。

  梅林左右看了看,将头顶的牛仔帽的帽檐向下再次拉了拉,就和当初的魅影陌客一样,用帽檐挡住了大半张脸,再加上墨镜的遮挡。

  在这黑暗中,几乎没人能看到他,更没人能认出他。

  凭借敏锐的感官,梅林很快就确定了那敲击声传来的位置,他矮下身,顺着两节车厢碰撞的间隙,爬入了那被积压在石壁上的角落。他将手贴在车厢上,蜷起手指,在车壁上轻轻撬动了一下,就像是在回应那敲动的声音一样。

  这一声敲动的声音很低沉,但对于那些被困住的乘客来说,无异于天堂般的呼唤。

  下一秒,那敲动声就变得急促起来,还有一个很稚嫩的,尖尖的,属于小孩的声音,在这黑暗中响起。

  尽管竭力压制,但梅林还是能从那声音中听到一丝掩饰不住的惶恐与无助。

  “有人吗?有人在外面吗?救救我们!我妈妈晕倒了,我被夹住了,求求你,救救我们!”

  “我来了,别怕。”

  梅林故意粗着嗓音回答了一声,他双手双脚活动,让自己在那夹缝中向前行动了几步,然后抬起头,便从破碎的窗户里看到了一个头发乱糟糟,脸上还有一些黑灰的小女孩。

  她正坐在车厢底部,在那里东张西望。

  她的手臂被夹在了倒塌的箱子中,但从她的表情来看,她应该并没有受伤。在那小女孩脚边,有一位晕过去的夫人。那应该就是她的妈妈。

  相比她幸运的女儿,这位夫人的运气就不怎么好了,她可能是被倒下的箱子砸中了身体,导致昏迷,但地面上并没有太多血迹。

  这也让梅林稍稍放心了一些。

  “孩子。”

  梅林继续粗着嗓子喊到:

  “就待在那里,别动,我去找工具。”

  梅林再次响起的声音,让那小女孩猛地抬起头。但她并没有梅林的黑暗视觉,她只能看到眼前的一片黑暗,就像是在和幽灵对话一样,这着实让小女孩感觉到了害怕。

  “先生?你在哪?我看不到你。”

  她故意这么说,然后将身体向后缩了缩。

  这个动作让她身边堆砌的行李箱摇晃了一下,让小女孩发出了一声惊呼,也把梅林吓了一跳。如果那些沉重的箱子倒塌下来,这小女孩肯定会被砸伤。

  “别动!”

  梅林的语气变得更温和一些:

  “我能看到你,就维持这个动作,别动...我很快就回来救你,还有你的妈妈。小姑娘,相信我,好吗?”

  说完,梅林后退了几步,再次矮下身体,爬出了车厢扭曲的凹陷通道。

  梅林故意发出了一些声音,好让那个敏感的小丫头安心一些。

  不过在梅林离开后,那被困在角落的小丫头又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脑袋,她低头看着昏迷的妈妈,她抽了抽鼻子,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对妈妈,好像也是在对自己说:

  “别怕,妈妈,有人来救我们了。”

  “听起来像个大哥哥,他肯定会回来的,对吧?”

  “我们肯定会得救的。”

  但昏迷的妈妈去没能回应她,这让小女孩眼中的泪水又忍不住要流下来,但她努力的忍住了。

  她不断的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在黑暗中,这7岁的女孩维持着手臂被垒砌的箱子束缚的姿势,她很累了,但她知道,自己不能乱动。

  危险还没过去呢。

  看到希望后,再继续等待的时间是很难熬的。小姑娘平均10秒一次抬起头,就像是小兔子一样竖起耳朵,她试图在黑暗中听到哪怕一丝声响,但梅林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

  1分钟,2分钟,很快,5分钟过去了。

  满怀期待的小姑娘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各种各样无厘头的猜想开始在她脑海里回荡起来。

  她和其他大部分被困在黑暗中的人一样,开始了自我脑补,开始自己吓唬自己了。

  小姑娘内心的恐惧越来越盛,但就在她被自己的幻想压垮之前,突然响起的,钢铁碰撞的声音,将她从自己的幻想里猛然惊醒。

  小姑娘吓了一跳,她抬起头,就看到一根扭曲的钢棍,被插在了两节车厢碰撞扭曲的地方。梅林一手握着棍子,使出了吃奶的力量。

  他完全无法撼动两节挤在一起的车厢,也无法像漫画中的英雄一样轻松的分开它们,但他可以用最简单的杠杆原理,将已经彻底封死的车门一点一点的撬开。

  “砰”

  被撬开的车门砸在黑暗中,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动,梅林矮身走入车厢,快步走到那小姑娘和她母亲身边,他伸出手,将压着小姑娘胳膊的箱子一个接一个的推开。

  在黑暗中,他对似乎被吓坏的小姑娘温和的说到:

  “别怕,我就在这里。”

  梅林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将最后一个箱子搬开,让被困住的小姑娘得到了自由,而下一刻,那沉默的小姑娘就张开双手,猛地的抱住了梅林的腿。

  梅林愣了一下。

  他能感觉到,小姑娘的身体在颤抖,她肯定被吓坏了。

  她本不该经历这一切的,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他。

  梅林舒了口气,他努力将这些负面的情绪排出去,他伸出手,摸了摸小姑娘乱糟糟的头发,他对小丫头说:

  “先放开我,我要把你妈妈抱出去...你跟着我,小心点,好吗?”

  小丫头听话的放开了手,她看着梅林俯下身,将昏迷的妈妈抱起。她便伸出手,抓着梅林的衣角,在这被扭曲的,被黑暗覆盖的地方行走。

  在被拯救之后,这姑娘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她不需要再害怕了。

  在梅林走出车厢的时候,在隧道后方的黑暗中,一抹灯光照在了这片黑暗里。显然,这是刚才梅林撬动车门时引发的声响惊动了其他人。

  梅林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应该有最少7个人赶过来了,有男有女。

  梅林将昏迷的夫人放在地面上,他蹲下身,摸了摸这懂事的小姑娘的脑袋,他对小姑娘说:

  “你就待在这里,很快就会有叔叔阿姨来帮你了。还有,别告诉其他人,你见过我,好吗?”

  小姑娘的眼睛在黑暗中眨了眨,梅林能看到,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棕色眼睛,她还有一头蓬松的金色长发,就像是一个可爱的洋娃娃一样。

  而面对梅林的请求,小姑娘歪着脑袋,就像是在思考,她问到:

  “为什么呀?”

  “就和我刚才救了你一样,我现在要去帮助其他人了。但我不喜欢和其他人一起工作,我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做事。”

  “总之,该说再见了,勇敢的小姑娘。”

  梅林站起身,他对小姑娘挥手告别,转身朝着更前方的黑暗走去,那小姑娘在他身后喊到:

  “你叫什么名字啊?”

  “梅林。”

  低沉的声音远远传来,代表着梅林在快速远去。

  “好吧!我答应你,梅林。”

  黑暗中没有传来回音,也没有回答。

  梅林已经深入了黑暗,他已经离开了。

  在黑暗中前进了近15分钟之后,梅林到达了火车最后方,好几节装货物的车厢在这里侧翻,车厢本身连同沉重的货物一起,将隧道出口堵住,还有些落石混杂在其中,让攀爬眼前的障碍也变得极其困难。

  梅林能听到在另一个方向,有些男人们在讨论着办法打开这障碍。

  但正如那老人说的,那些方法需要时间,而在现在的情况下,如果人们看不到希望,在黑暗的左右下,人们很容易做出一些伤害自己,又伤害其他人的事情。

  梅林知道,自己有能力打开眼前沉重的阻碍,就如他在芝加哥的灵媒店里做的一样。

  但问题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使用那黑暗危险的力量。

  不过,他内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结合在芝加哥灵媒店的遭遇,梅林猜测,自己身体里流淌的黑暗力量只有在遭遇强烈的外部威胁的时候,才会主动的爆发开,将周围的一切威胁消弭掉。

  就如同芝加哥的老骗子拿出的那个诡异的恶魔铃铛。

  而在昨晚的爆发中,梅林在那种化身为烟雾风暴的姿态中,其实并没有完全失去意志。他甚至还能清晰的记起,自己的意识融入那如黑烟一样的风暴中的感知,那种化身为风,轻飘飘的姿态。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充满了黑暗,极其危险,但它本身并没有本能的恶意。极有可能是因为和主体强行断开,被滞留在梅林的躯体里时间过短,它没能诞生出自己的意识。

  所以理论上说,梅林可以自由的使用它,只要梅林找到方法。

  “好吧。”

  梅林活动着肩膀,活动着手臂,就像是在进行热身一样。

  在黑暗中,他深吸了一口气,伸出左手,摁在眼前沉重的障碍物上,他努力的让自己的意志冷静下来,片刻之后,他说:

  “出来!”

  然而,这声呼唤除了弄出了一些回音之外,根本没有用。

  那些黑暗的力量就停留在他的身体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就像是对梅林不屑一顾。

  “见鬼。”

  年轻人暗骂了一句,他换了个姿势,又喊了一声,但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几分钟自后,因为连续不断的呼喊,反而还引来了另一侧的男人们的注意,梅林能听到,那些嘈杂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没有太多时间了。

  梅林咬着牙,他低下头,在地面上寻找着,几秒钟之后,他捡起了一块碎瓶子。

  他凝视着手里锋利的玻璃片,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肯定是刚才那个老头子,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才让他诞生这么疯狂的想法。

  但现在,像个懦夫一样要么离开这里,等待糟糕事情的发生。

  要么...

  就用极端的方法,再试一次。

  在黑暗中,梅林双手反握着那碎玻璃,在黑暗中,他低声说:

  “要么起作用,要么干脆就以一个人类的身份死去。”

  “听到了吗?不管你是什么!”

  梅林的语气变得执拗起来,他就像是在和一个看不见的人对话一样。他咬着牙说:

  “我才不会任由你把我...变成怪物!”

  下一刻,梅林的双手猛地向内蜷缩,那锋利的玻璃渣,就如一把匕首一样,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没有停留,不似作伪,用尽力量。

  就在那锋利的碎玻璃刺破梅林皮肤,在梅林感觉到疼痛的瞬间,他身体里那股沉寂的力量,便又一次在黑暗中复苏。

  “嗡”

  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梅林整个人化为黑暗的,混杂着火星的风,在狂啸中,那股黑暗的风狠狠的撞在了眼前如山一样的障碍物上。

  就像是巨人的拳头,狠狠的锤在那堆钢铁与货物之上。

  梅林扭曲模糊的意识,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团燃尽一切的火焰,将接触到的一切尽数点燃。

  这力量果然充满攻击性,在它触碰到那堆障碍物的瞬间,一声爆炸般的巨响就在隧道中响起,将黑暗中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然后是第二声巨响,第三声。

  钢铁制作的车厢,沉重的枕木,用于送入工厂锻造的铁锭,漂亮厚重的玻璃。

  不管是什么,都被冲击,都被融化,都被点燃。

  三次蛮横的撞击之后,重新回归了人类躯体的梅林虚弱的趴在了隧道的地面上,在他眼前,一抹黎明初生的朝阳,就像是刺破黑暗的利剑一样,照在了他身上。

  在他身后,是被从中央蛮横的破开的障碍物,那是足有10多米厚的阻碍。就像是被重新开出了一个环形的缺口一样。

  “呵呵,做到了...”

  梅林感觉全身都在疼,不仅仅是酸痛,还有阳光照在脸上产生的诡异刺痛,他很虚弱,全身都没有力气,就像是所有精力都被掏空了一样。

  但他却发出了艰难而满足的笑声。

  他引发了灾难。

  他终结了灾难,他赎罪了。

  “哇!”

  一个声音在梅林身后响起,虚弱的年轻人回过头,就看到刚才他救下的小姑娘,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头真正的怪物,和一位真正的英雄一样。

  从她瞪圆的眼神来看,这小姑娘,肯定全程目睹了刚才的那一幕。

  而在她身后的黑暗中,梅林听到了很多人的脚步声,那是奔跑的声音,是人类奔向光明的本能。

  虚弱的梅林艰难的爬起来,他从脚边捡起自己的牛仔帽,然后扣在头上,他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在阳光的照耀下,他对身后的小丫头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在那些被他救下的人冲入光明之前,梅林已经一瘸一拐的,在阳光的照拂下,离开了这隧道。

  就好像是...

  他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高手轮回乐园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这里有妖气墨唐苟了十年我怎么成海军大将了次元法典签到从拳皇开始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万道龙皇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12.怪物.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