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祝福

+A -A

“这么说,梅林你其实是在进行一场全国旅行吗?”

  在亨利家中,稍有些局促的梅林被邀请着坐在了餐厅里。

  亨利的妻子诺拉,这位待人谦和的,微胖的太太为梅林送上了一份简单的早餐,那酥软的软面包和煎好的火腿散发出的香气,让梅林忍不住动了动喉咙。

  在颠沛流离快一个月,又一口气睡了18个小时之后,他迫切的需要吃点东西,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心情和稍有些难受的胃。

  “是的,夫人。我从麦迪逊出发,一路经过芝加哥,结果在到达中央城之后,被偷走了行礼,如果不是你们二位好心人帮忙,我恐怕就要睡在大街上了。”

  说完这个糟糕的谎言,梅林心里也是一阵别扭。

  但这是必要的。

  自己的真实情况,还是被其他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但凡和恶魔扯上关系的凡人,结果可都不怎么好。

  “是啊,中央城最近的治安也变得恶化了,这真让人担忧。”

  坐在梅林身边的亨利也拿起一片面包,一边涂果酱,一边略带失望的对自己的妻子说:

  “上个周还有小贼在当街抢东西,韦斯特告诉我,他们准备进行一次大搜捕,但这改变不了根本问题。如果这城市的经济和我们旁边的星城一样好的话,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的。”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诺拉瞪了自己丈夫一眼,这位太太有些犹豫,但她最终还是坐在餐桌上,她看着梅林,尤其是那双古怪的眼睛,她问到:

  “梅林,我就直接问了吧,你的眼睛...”

  “哦,这个呀。”

  梅林犹豫了一下,轻声回答说:

  “我是个变种人。”

  这个回答顿时让艾伦夫妇瞪大了眼睛,但他们眼中的疑虑和好奇也同时少了很多。

  变种人的传说虽然一直被视为某种“都市怪谈”而流传甚广,但说实话,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知道变种人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

  在如今的1989年,变种人早就不如曾经那么神秘了。

  在世界的每个城市中都有变种人的存在,甚至在纽约就有一座传说中只为变种人开放的学院。虽然变种人们大都孤僻避世,但他们的存在目前被各国默认,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实际秩序的一部分。

  当然,在那些都市传说里,变种人们千奇百怪的能力和他们神秘莫测的起源,总会让普通人感觉到好奇,就像是听千奇百怪的故事一样。

  梅林当然不是个变种人。

  实际上,他是在之前和火车上的老人斯坦聊天的时候,才有了这个想法。

  在梅林看来,与其解释自己因恶魔而生的诡异变化,还不如说自己是个变种人来的简单,反正,变种人里确实有很多都因为基因变异而和普通人有外形上的些许差别。

  “那你的能力是什么呢?梅林。”

  诺拉夫人兴致勃勃的问到,结果被自己的丈夫打了个眼色。

  诺拉夫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了。很多年轻的变种人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往往会惹出很多麻烦,这也是变种人们大都孤僻的原因。

  实际上,当着一个变种人的面,问他的能力,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但梅林不是个变种人,所以他并不觉得诺拉夫人的问题有什么冒犯,他一边吃着面包,一边耸了耸肩,对眼前的两人说:

  “是厄运。”

  “厄运?真是稀奇,毕竟是无形无质的东西,不像是水流和火焰那么常见。”

  亨利是个医生,虽然他没治疗过变种人,但他在医科大学也度过关于变种人的材料。梅林的回答让他来了兴趣,他放下手里的果汁,目不转睛的看着梅林,他说:

  “那么是操纵厄运,还是?”

  “比那更糟的多。”

  梅林笑了一下,他语气干涩的说:

  “是厄运缠身。”

  他看着亨利,他舒了口气,坦然的说:

  “我的能力是以时间计的,但凡在一个地方停留2个小时,我的厄运就会开始影响身边的人。一旦超过6个小时,厄运就会开始加剧...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规则刚刚失效了。”

  说着话,梅林眼中的红色光点跳动了一下,在集中注意力后,他进入了“灵视”状态,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和周围的环境。

  尽管他已经在艾伦夫妇的家里待了18个小时,但这里依然“一尘不染”。并没有出现在火车上那种黑色的不可见雾气蔓延到每一个角落的场景。

  似乎,他身上的厄运源点被“关掉”了,不会再被动的释放出那种不详的力量了。

  但这不是因为艾伦夫妇有某种特殊的力量,因为他们两个都是普通人。

  梅林猜测,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两次力量爆发,让自己体内的魔力达到了某个“节点”,它变得虚弱,或者说,它感应到了梅林的虚弱,所以暂时停下了魔力侵蚀的脚步。

  魔力侵蚀停下,就意味着那种诡异的厄运散布也暂时停下了。

  可惜,伴随着梅林的意识复苏,那股力量也重新开始蠢蠢欲动。

  也许过不了几个小时,自己又会恢复之前那种厄运缠身的状态。

  餐厅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诡异起来。

  看着梅林双眼中的火光跳跃,诺拉夫人稍有些害怕。梅林看到了那种恐惧的表情,他急忙低下头,将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

  片刻后,他抬起头,对两人露出了笑容,他说:

  “好了,感谢两位的招待,但我该走了。我可不想将我的厄运,留在你们这样的好人家里。”

  眼看着梅林要走,亨利急忙站起来,他挽留道:

  “不,梅林,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腰部的伤还没好,你最好去我的诊所再看看。”

  “其实,我今年要去的就是医科大学,亨利先生。”

  梅林笑了笑,他对亨利说:

  “我的理论经验没有你丰富,但相信我,这点小伤,我自己能处理。再说了,对于一个即将拥有孩子的家庭来说,我觉得,我这样的情况,还是真的不适合在这里久留。”

  “???”

  听到梅林的话,亨利和诺拉顿时瞪大了眼睛,诺拉夫人惊讶的问到:

  “梅林!你怎么知道我们即将有孩子了?亨利,是你告诉梅林的吗?”

  “不,不是我。”

  亨利先生也有些诧异。

  梅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灵视”又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就在刚才,他“看”到了诺拉夫人比普通人更旺盛的生命力,那代表着这位夫人正在孕育一个新生命。

  他还是经验太少了,这些事情属于他人隐私,是不该被说出来的。

  梅林带着歉意,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他不好意思的说:

  “对不起,诺拉夫人,我能“看”到一些东西,我不该说出来的,请原谅我。”

  “没关系,没关系。”

  诺拉夫人急忙回应了一声,但说实话,在梅林这样古怪的存在面前,诺拉夫人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不适应,那种几乎没有秘密的感觉,让诺拉夫人忍不住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的想要离梅林远一点。

  亨利先生察觉到了妻子的窘迫,他便从衣架上取下外衣,然后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对梅林说:

  “既然你执意要走,那我也不挽留了。走吧,孩子,我送你去车站。”

  “不,不需要了,我自己能走过去。”

  梅林婉拒,但却被亨利先生打断了,这位待人热情的医生笑着说:

  “你知道这里距离车站有多远吗?孩子,走吧,记得拿着你的衣服和帽子,哦,顺便说一句,帽子很酷。我记得我年轻时,也有一顶同款的。”

  30分钟之后,中央城车站,亨利将车停在停车场,却没有立刻下车,相反,他拿出钱包,从其中取出几张美金,递给了副驾驶上的梅林。

  梅林看着亨利先生的举动,他摇了摇头,坚定的拒绝道:

  “不,我不能要!”

  “拿着它,孩子。”

  亨利先生用一种温和但不允许拒绝的口吻说:

  “这不是施舍!这是表达我们的歉意。”

  “虽然我知道你可能并不在意,但毕竟是因为我妻子的行为导致你受伤,你可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我也不想追问这些,但梅林...把这当成我们真挚的歉意吧。再说了,不管你要做什么,不管你要去哪里,没钱可不行。”

  他大概是看到了梅林脸上的犹豫,这位和善的医生便压低了声音,对梅林说:

  “听着,每个男人都有一段窘迫的时光。我当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可比你惨多了,梅林,那时候诺拉和我谈恋爱,可是吃了不少苦。”

  “我是说,不要拒绝善意的帮助,如果你觉得受之有愧,那等到你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不妨也去帮助他们吧。”

  亨利先生的劝说,让梅林最终点了点头,他伸手接过那几张美元,虽然只是几张纸,但却重若千钧。

  看着梅林的样子,亨利先生对于这个孩子的秘密越来越好奇了。

  但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能克制住自己内心里对于他人秘密的渴望。

  他打开车门,将装着梅林的衣服,和自己的几件旧衣服的提包从后备箱里取出来,将其递给梅林。他看着眼前这孩子,他忍不住问到:

  “说起来,孩子,你到底想要去哪呢?”

  这个问题梅林没法回答,他只能带着一丝茫然的说:

  “我也不知道...也许,也许是下一个我要路过的地方吧。”

  “呃。”

  亨利先生耸了耸肩,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种充满文青气息的回答,于是便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就打算坐回车里。

  两人是萍水相逢,已经是时候说再见了。

  就在亨利即将离开的时候,梅林弯下腰,趴在亨利先生的车窗上,他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他对亨利说:

  “你是个好人,亨利先生,包括你的夫人,也是一位真正的好人。不管我身在哪里,我都会为你们和你们未来会出生的儿子祈福的。”

  “?”

  亨利扭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梅林,他说:

  “你说什么?我的什么?儿子?你是说,我会有个儿子?你看到了?你能看到,对吧?”

  “又说错话了。”

  梅林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但看到亨利先生惊喜的表情,他便点了点头,带着歉意的说:

  “对不起,亨利先生,我不是有意...”

  “没有什么对不起!”

  亨利眉飞色舞的看着梅林,他真的想给这个小伙子一个拥抱,他说:

  “叫我亨利,梅林,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谁说你只能带来厄运?不!你给我带来了一天的好运气!哈哈哈,我要有儿子了!这太棒了!”

  “我要给他起个名字,不不不,我和诺拉早就给孩子起好名字了,那个笔记本在哪?”

  亨利快要惊喜的疯掉了,他一边在车里寻找着记载孩子名字的笔记本,一边哼起了歌。

  那沉浸于快乐的表情,让旁观的梅林的心情,也忍不住变好了很多。正如斯坦和亨利所说,他所能带来的,也许真的,不只是厄运。

  “对了!就是这个!”

  亨利在车里翻开笔记本,一连找了好几个名字都不满意,直到他发现了自己最中意的名字,他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

  “巴塞洛缪.艾伦,是的,这个名字。我的儿子,我的宝贝,我会叫你,小巴里!巴里.艾伦!”

  “哈哈,再见了,梅林!我要去和诺拉分享这个好消息!祝你一路顺风,孩子...你一定会找到你想要找到的东西的!别放弃!加油!”

  在一阵欢呼中,亨利哼着歌发动了车,在挥手告别之后,他很快离开了车站的停车场。

  梅林背着包裹,他目送着亨利离开,然后回头看着背后的车站。在阳光的照射下,梅林带上墨镜和牛仔帽,在这一个月里,他的心情从未像现在这么放松过。

  “巴里...小巴里吗?”

  “真是个好名字啊。”

  “巴里.艾伦,幸运的小家伙,祝你有个完美的人生吧。”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高手轮回乐园洪荒之我的背景太无敌这里有妖气墨唐苟了十年我怎么成海军大将了次元法典签到从拳皇开始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万道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