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五章 禁门之变

+A -A

  朱红色的皇城城门缓缓打开,群臣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很快,便见到里面火光冲天,亮如白昼,随着城门完全敞开,众人却是看到,宫门之后,却是密密麻麻的身影,整齐有序地列成队形,清一色都是宫中的太监。

  每一排至少也有二十多名太监,列队整齐,少说也有上百人之众,其中一部分太监手举火把,将丹凤门内外照的亮如白昼,更多的太监却都是手持一根木杖,那正是经常用来杖刑的木杖。

  宫门后突然出现一群手持木杖的太监,群臣都是骇然,不少人已经知道大事不妙。

  却见得宫墙之上的田腾高声道:“深受皇恩,不思为国尽忠,聚众于皇城,居心叵测。”随即声音厉然,喝道:“将他们驱赶离去。”

  一众太监得到田腾的吩咐,立时都是呼叫起来,上百名太监已经抓紧手中的木杖,如同一群疯狗一般,从宫门之内潮水般冲出来。

  宫门外六七十名官员都是目瞪口呆。

  自大唐立国至今,虽然京都风起云涌,各种变故丛生,圣人登基之后,刑部卢俊忠甚至一度将京都变成血流成河的人间炼狱,可是却从来没有发生过大批太监对朝廷重臣发起攻击的事例。

  大唐的宫廷宦官虽然也曾不乏出现过对皇帝颇有影响力的人物,但历代皇帝对宫中太监那是既用之也防之,就是担心宦官权势太盛,为祸朝纲,是以直到当今圣人登基之前,大唐的宦官势力一直都无法与朝臣势力相抗。

  虽然当今圣人重用宦官,宦官如今的势力是整个大唐立国后最强盛时期,但即使如此,宦官也都是尽力避免与朝臣们发生冲突。

  如今一大群宫中太监挥舞着执刑的刑杖冲向数十名朝臣,这当然是匪夷所思之事,不但其他官员,便是老国相夏侯元稹也是一脸骇然,显然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地步。

  “保护国相!”兵部尚书窦蚡就在夏侯元稹身后几步之遥,他好歹也是行伍出身,比之其他大部分文官还是反应快了许多,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护在了夏侯元稹身前,随即又有两名官员也是奋勇冲上前去,几人将老国相团团护在中间。

  只是冲过来的太监们却并不对夏侯元稹下手,直接从他两边冲过去,挥舞手中的木杖,劈头盖脸直往众官员打了过去,下手毫不留情,就似乎这些朝廷大臣只不过是任人欺辱的街边乞丐一般。

  木杖狠狠砸下,有的官员被砸中脑袋,立时头破血流,有人被打在肩头,承受不住,肩骨立时被打的脱臼,一时间场面混乱一片,呼喝声、斥责声和惨叫声混在一起,乱作一团。

  有少数官员见情势不妙,转身便跑,可是没跑出几步,就被太监追上,从背后抡起木杖就是一通打。

  宫墙之上的田腾背负双手,唇角带着冷笑,守卫在上面的龙鳞禁卫却宛若雕像一般,视若无睹。

  宫中太监素来就被饱读诗书的官员们瞧不起,视为无根之奴,即使面子上对宫中一些太

  监显露笑脸,但太监们心里都知道,这些官员根本不可能将自己视作常人。

  他们骨子里对这些朝臣也都是心存嫉恨,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痛打这群自视甚高的官员,自然不会错过机会,出手根本不分轻重,只要看到穿着官袍,也不管是哪个衙门是何身份,挥起木杖便打,甚至根本不在意官员的死活。

  唯独夏侯元稹安然无恙,那三名护着他的官员也因此而免去被杖打。

  “住手!”夏侯元稹震惊不已,但看到几十名官员就像囚犯一样被杖打,一个个鬼哭狼嚎狼狈不堪,立时大声吼道:“你们是要造反,都住手,这都是朝堂重臣,你们怎敢如此?”

  只是这群太监根本不理会这位朝堂首辅之臣的叫喊。

  夏侯元稹喊得声嘶力竭,场面非但没有丝毫的收敛,不少大臣甚至被打的口吐鲜血,有几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昏死过去还是真的被打死,地上散落着官员的冠帽,被踩踏的破烂不堪。

  “疯了,他们.....他们疯了!”兵部尚书窦蚡也是上过战场的人,成千上万兵马冲杀血拼,他见得多了,比起疆场的惨烈厮杀,其实眼前这一幕远远比不得战场上血腥。

  可是对窦蚡来说,这是他一生从不曾想过的场面,眼前的场景,远比战场上尸横遍野要惊心动魄得多。

  他一脸惨白,口中嘟囔着,身体竟是微微发抖。

  如果发生非常之事,老国相代表的中书省下达命令,窦蚡身为兵部尚书,完全可以调动京都的兵马平乱。

  三千龙鳞禁卫军归属于澹台悬夜统领,卫戍皇城,直接听命于圣人,即使是兵部也无法调动。

  但京都有九门卫署,九门卫署掌管京都武-卫营五千兵马,而九门卫署隶属于南院,虽说南院在以梁国公太史弘为首的军方控制中,可若是中书省有公函,再加上兵部的调令,却也完全可以让南院调派武-卫营平乱。

  除此之外,中书省也可以调动京都府、刑部、大理寺等衙门的兵马,三法司衙门的衙差集结起来,那也有上千之众。

  但现在肯定是来不及。

  国相和兵部尚书都被困在这里,根本不可能调动兵马前来保护群臣,没有中书省和兵部的调令,除了龙鳞禁卫军,没有任何一支兵马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敢靠近宫门,即使他们获悉这里发生的一切,也不敢轻举妄动。

  龙鳞禁卫军冷眼旁观,肯定是与这群太监是一伙。

  其实窦蚡心中也清楚,即使此刻自己不在这里,是否有胆量真的敢调兵前来宫门外?

  皇城是由龙鳞禁卫军卫戍,其他各路兵马一旦调兵靠近过来,立时就会被扣上兵变谋反之罪,那是诛家灭族之罪,没有任何一个将领有胆量领兵前来。

  即使真的有胆大包天的将领敢带兵过来,又能以什么罪名?

  平叛?

  谁是叛军?宫里的这群太监?

  没有圣人的旨意,谁能将宫中太监定为叛军?

  窦蚡明白这个道理,老谋深算的国相自然更加明白,知道绝不可能有兵马前来增援保护,看这些太监的架势,根本没有停手的打算,晓得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只怕真的会出人命,只能冲着宫墙之上的田腾厉声道:“田腾,你让他们住手,老夫会让大家离开这里。真要是闹出人命,你担待得起吗?”

  田腾却似乎没有听见一般。

  毕竟场面一片混乱,呵斥和惨叫声响成一片,夏侯元稹虽然竭力喊叫,上面也未必听得见。

  “走,都走!”夏侯元稹这一生从没有感觉到现在这样的无力,向官员们挥手道:“大家都走,先离开这里。”

  今日是他这位首辅老臣领着官员们前来宫门外,本是想给予宫内压力,即使见不到皇帝本人,也要弄清楚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官员几乎都是朝堂重臣,即使是皇帝,也不可能视若无睹,面对这么多臣子的请见无动于衷。

  但这结局却是夏侯元稹万万没有想到。

  如果真的有人被杖毙在宫门外,这群太监固然人人痛骂,但官员聚众是因自己而起,到时候自己肯定也要承担不小的责任,至少这些官员的家属都会觉得国相脱不了干系。

  许多官员早已经经受不住,纷纷往南退,其他人见状,知道若是不退,今日只怕真的要将性命丢在这里,几十名官员一边被太监们杖打,一边后退,不敢再停留在宫门外。

  太监们却是不依不饶,硬是追打了两三里地,将官员们远远驱离出丹凤门外,这才作罢。

  夜风呼呼,寒气刺骨。

  丹凤门外的地面上,几十顶冠帽随风滚动,许多被撕扯下来的官袍衣襟散落一地,地面上斑斑血迹更是触目惊心,三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官员硬是被太监们拖拽着拉出几里外。

  待得追赶的太监们回来,夏侯元稹和护着他的三名官员依然在宫门外,不过这些太监自然没有对国相动手,一个个亢奋不已地从夏侯元稹身边走过,大部分太监根本不看这位老国相,有几人瞥向夏侯元稹,眼眸之中竟然显出嘲弄之色。

  有人吩咐几名太监收拾一下地面,几名太监将散落在地上的冠帽和衣襟碎片都拾了起来,至于地面上的斑斑血迹,一时间却还是根本无法收拾。

  待得所有太监都进了丹凤门,宫门才缓缓闭上。

  夏侯元稹此时却反倒冷静下来,抬头望着田腾,缓缓道:“宫门外杖打群臣,大唐立国至今,从无有过之事,即使翻遍史书,也是闻所未闻。田腾,今日之事,罄竹难书,这绝非圣人的旨意。”

  “老国相,天很晚了,别受凉。”田腾平静道:“回去早些歇着吧。”转身便要走,却听得夏侯元稹声音传来:“田腾,你和身后那些人,多多保重,好自为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苟在仙界成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滨江警事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掌门仙路花豹突击队绝世武魂无上神帝丹师剑宗
日月风华 第一一六五章 禁门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