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反扑

+A -A

  在空间的严密封锁中,利用规则的漏洞,花费大代价将任务讯息传递到现世,同时还利用团队覆盖面广泛的特性,安排了诸多进行辅助的棋子。

   用血与泪的代价摸清了路线和方法,眼前终于要成功摘取到胜利果实,将一切损失都弥补回来,并且稳定开辟一条能够获得‘第一血继’的途径之时。

   却是突然要翻车了!

   这刺激,当真让熊涛和李凯两人几欲发狂。

   “速度要快!哪怕用命换也要将目标干掉,我去宰了那小崽子!”

   李凯也是经历过战场洗礼的精英,哪怕仅仅只是下忍,也绝不是轮回空间的新人可以比拟的。

   对于眼前的形式迅速做出了判断。

   箭已经射出了,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现在所需要做到的就是在他们的支援抵达之前完成目标!

   而他也果断放弃了直接袭击目标人物的诱人念头。

   刚刚对方那一击抵挡让他明白,这个新人隐藏得相当之深,除了自己之外,在场无人是他的对手。

   以对方的反应速度和选择,如果自己强行攻击目标人物,必然还会被针对破坏从而浪费时间。

   既然如此,那倒是不如先果决的将这碍事的宰了!

   区区新人,在经历过生死考验的自己眼里,认真起来只需要一击

   “小子,到地狱去忏悔自己的贪婪吧!”

   单手伸到背后,一柄短刀犹如魔术一般的出现在了李凯的手中,苦无偷袭有着巨大优势,但正面碾死这种蝼蚁,手中的利刃才是最能发挥作用的!

   不管对方是贪婪白眼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都并没有什么意义了,死亡,是他唯一的下场!

   “死吧!”

   足部查克拉的爆发技巧,战场上千锤百炼锻炼而来的技巧,并不是徐越这么短的时间训练可以跟上的。

   一闪而逝的速度直接抵达了他的面前。

   开始对方主要目标在日向翔太身上,徐越还有着偷袭应对的机会,但现在的正面对抗,却是完全无法抵御。

   一刺之下,直接贯穿了徐越的胸腹,整个对穿。

   一股铁锈一般的血腥味从徐越喉咙涌出。

   可此时,口鼻溢血满嘴都是血腥味道的徐越脸上,却是挂起了一丝让人头皮发炸的病态笑容。

   作为一名主刀医生,如何避开血管和重要器官让手术造成最小的损失可是本能!

   你的速度是够快,我躲不过,但,配合这双眼睛进行一定的微调是完全够了!

   那穿心刻骨的疼痛感,却反过来让徐越感到了一种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一种真正找到自我,真正存活于世间的感觉。

   太美妙了,这就是生命,这才是人生。

   那种病态的笑容,配合徐越本身就俊秀的容貌,透露出了一股说不出感觉的妖异。

   完全坏掉了的样子。

   而李凯一击得手后,看到那浮现出让自己心底发冷的病态笑容,看到那一双不知道什么时候浮现出一道勾玉的猩红眼睛。

   刚刚心底升起一丝不妙,还未来得及转动刀刃扩大战果,那贯穿心脏的苦无便是夺走了他全身的所有力量。

   心脏的破碎与快速虚弱的力量,让他根本就无法再握紧刀柄,虽然最后的抖动让徐越再次溢出了大量鲜血,但却也到此为止。

   眼中带着浓浓的不甘,向后倒去。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更强,明明对方对自己根本无法抵挡,但为何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甘心……

   拼着自己完全被贯穿的重伤,以命搏命强行以弱胜强的击杀了一名真正的下忍,那种疯狂的举动与脸上带着的妖异笑容,足够让所有人心颤。

   而完成了这关键击杀的徐越,在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便是连贯穿胸腹的短刀都没有拔出,就强行结印按在了伤口处。

   在配合大蛇丸实验时学习到的低级医疗忍术止血术与治愈术相互配合,加上短刀本身的卡死,暂且将伤势稳定不再恶化。

   初级仙人体的恢复能力与生命能力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仅仅只是一个停顿,将原本的大出血稳住后,便是不再管伤口的迸裂,再次欺身朝着一位满脸震惊的新人扑杀而去。

   “你找死!”

   如果徐越还是全盛时期,夹杂那击杀了一位下忍大人的可怕气息,这个带着眼镜的家伙还会忌惮几分。

   但对方胸前都还插着的那把短刃与浑身的鲜血,却好似在对他发出了无声的讥讽。

   “可不要把我当做那几个废物!”

   带着一股凌厉的攻势,那眼镜男直接朝着徐越胸前的短刃逼去。

   他知道对方有过1V5的战绩,可如果把自己和那几个不努力的废物当做一样,那就太天真了!

   而徐越看上去似乎也是没有预料到他的反击会如此凌厉一般,中途变招由攻击改为抵挡,似乎是担心对方攻击那短刃再次让伤口迸裂,畏首畏尾,好像被束缚住了手脚无法全力发挥。

   本来就相差不大的双方,在他退缩失去了先手后,却是被一套连击打得狼狈不堪。

   拳、脚、膝、肘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与之前那五个废物不可同日而语。

   打得徐越不得不强行转身卸掉力道。

   “哼,天……”

   看到对方已经重心不稳,需要靠着旋转卸力调节后,那眼镜男得势不饶人,准备一击定胜负。

   只是把握机会贴身上前之时却并没有发现,徐越转身之后在他视觉死角阴影中的那一缕让人寒碜的病态神情。

   就在他准备扩大战果的时候,胸口的火辣感却是让他喉咙一甜。

   一阵血腥味涌上口中,而后火辣感化作了撕裂感。

   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前那狰狞的裂口,不断用手捂住喷涌而出的血水,双手全部染红,全身衣物也全部染红却也没办法阻挡血液的流失,以及生命的流失。

   竟然是徐越趁着转身的刹那,强行将那贯穿的短刃再次按入了几分,直接从背部的开口处形成了完全没有意料到的致命攻击。

   用最短的时间,以重伤之躯再次解决了一名对手的主力!

   而有注意到这边情况的所有人,包括开启了白眼的日向翔太,都是心中一片冰冷。

   从未想到过会有如此狠辣刁钻的攻击,对自己的心狠更是超过他们的想象。

   毫无疑问,最强的李凯身死,加上又去掉了一名围攻的主力,熊涛也被日向翔太打伤,原本近在咫尺的任务与计划却是再无完成的可能。

   哪怕徐越不再动手,哪怕没有援军的出现,单单凭借日向翔太本人,就不是剩下的人能够对付得了的了。

   “走!”

   熊涛带着满脸的不甘与悲愤,最终只能用充满了仇视的目光盯着徐越,似乎想要将他狠狠的映入到记忆当中,下一刻便准备选择脱离空间。

   然而天女散花一般从徐越手中扔出的手里剑,在写轮眼精准的锁定下,却是将他们撤退的想法化作了泡影。

   虽然因为数目众多缺乏力道,轻易的被格挡与躲闪。

   但却完美的续上了与日向翔太战斗空挡期,一直让他们保持在了战斗状态,完全无法进行脱离选项。

   “你难道想要赶尽杀绝?!”

   退出失败让本来就受到重创的熊涛满脸的悲愤。

   “哎?说的好像当初我拒绝了你们,你们就会放过我一样。”

   徐越语气中依然还带着那一种让人头皮发炸的诡异病态,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和犹豫,口中溢出的鲜血与胸前的伤口好似不是自己的一般,依然还能面带笑容。

   只是此时对比起他那种招牌的阳光温暖笑容,却是让人感到了来自于灵魂的冰冷和恐惧,强烈的反差对比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而且和之前那表现出的膨胀与桀骜也完全是两种人格。

   直到此时,熊涛才发现原来对方一直以来都是伪装的,伪装成了最为容易掌控的样子!

   不管是最开始见面的阳光温暖,中期见面的膨胀桀骜,还是现在对方表现的病态,完全无法理会他的本性到底是什么。

   本以为之前见面,是对方撕掉了谦逊的伪装露出了本性,但结果发现完全不是这样!

   这就是一头隐藏在迷雾当中,无法看清真相的怪物!

   然而这时候才发现却是太迟了,几道完全超过了肉眼可见速度的黑影,直接出现在了现场。

   包括徐越在内,除了日向翔太外的所有人脖子上都被顶上了锋利的苦无。

   根本无法看清那黑色的身影,就已经来到了所有人的身侧。

   都是带着同一个面具,同样的暗部服饰。

   犹如多胞胎一般。

   是一位暗部的影分身!

   袭击日向宗家,妄图夺取木叶血继,随便一条罪名都绝不是他们能够承受得了的!

   “他也是我们的同伴!他也是开始参与了计划的人!只是胆小怕事临时改变了注意罢了!”

   到了最后关头,熊涛也明白了事不可为,但他却也绝不愿意让对方好过,疯狂的叫骂着,想要将徐越也拖下水。

   不管他最后的选择如何,不管他做出了什么努力,开始他与自己等人站在一起是毫无疑问的,仅仅只是一个‘身份清白’的孤儿而已。

   在这种层次的恶性事件中,绝对没有人为他出头,忍村可不是慈善机构,本着有杀错没放过的道理,他也绝对讨不到好处!

   一时间,熊涛眼里也都是疯狂之色。

   而幸存的那几个轮回者新人,此时也都是同时叫骂了起来

   “叛徒!”

   “没错,难道你以为你这样临时倒戈就能够洗刷罪名吗。”

   “蠢货!就算我们死,你也别想好过。”

   “别忘了,我们是一起进村的!”

   “你是绝对无法斩断和我们的关联的!”

   “……”

   战斗时那种对自我认识的极端情绪迅速冷却,脸上那让人感到寒碜的妖异笑容也完全收敛到平静,逐步恢复过来后。

   麻木的将胸前的短刀拔出,靠着仙人体的强横以及治愈术的配合,徐越原本沉重的伤势正在迅速的恢复,没有再恶化下去。

   听着他们的叫骂,也并没有露出多少表情。

   更多的还是对自己战斗时那种心情变化的回顾,原来,自己的内心底下还隐藏着这种渴望么,是长期浑浑噩噩的自我约束压迫下的产物,还是医生期间见惯了生死的缘故,却也是完全不得而知。

   但,那种真正活着,以自己的意志,以自己本能,以自己渴望行动的感觉,狂热中带着冷静的感觉,却也是并不赖。

   唔,就是疼了点……

   一边伸手按着自己的伤口疗伤,徐越一边瞥向了那些正准备疯狂拖自己下水的家伙,恢复了平静内心的他脸上也再次挂起了自己习惯的伪装面具。

   如果不是和你们所说那样的关系,自己是和你们一同进村的没办法独善其身,自己也真不一定愿意单纯为了日向一族的友谊,为了一个未来没出现过的龙套而冒险呢。

   不过可惜啊,自己在木叶,也算是有跟脚的,最起码在眼前这个时代算是……

   “我、我是大蛇丸老师的弟子,几位大、大人可以去求证一下,正是因为这几人同我一同入村开始没有怀疑到他们的动机,最后我才努力的进行补救。”

   徐越一副凄凄惨惨的样子,用一种苦涩的表情‘艰难’的说到,说话时伤口和嘴角都还在迸血,一副漏风样。

   让人担心是不是再多说几句就会直接嗝屁了。

   他的话,让到场的几位暗部与日向一族的那位护卫感到意外之余,那几个已经被完全控制住想死都难的轮回者新人眼里更是闪过了惊恐与惊惧之色。

   这家伙竟然和那‘终极BOSS’扯上了关系,这怎么可能!

   _____________________

   烧烤节求支持~合同签字太潦草,要重新邮寄一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苟在仙界成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滨江警事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掌门仙路花豹突击队绝世武魂无上神帝丹师剑宗
无限先知 第十章 反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