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往死里坑

+A -A

  ,

  新书期数据很重要,看书的朋友记得收藏一下,最好还有推荐票,拜谢了。

  ※※※※※※※※※※※※※※※※※※※※※※※※

  不到十分钟,一辆巡逻警车就在巷子口停下,两个警察下车迅速走进巷子,看到躺在地上,脸上身上都是血的华十二,还以为出了命案呢。

  其中一个连忙朝一旁有些畏缩的陈念开口问道:

  “是谁报的警?怎么回事,人死了没有啊?”

  可他刚问完,就见那个被他们怀疑是尸体的家伙举起手:

  “是我报的警,被三个人打了,这姑娘是放学路过的,想要帮我报警,结果被抢了五十块钱,还被吓唬了一顿!”

  他这一说话,两个警察都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不是命案。

  其中一个警察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用手电晃了躺在地上的华十二一下,仔细辨认了两眼,忽然‘嘿’了一声:

  “这不是刘北山么,怎么...,今儿个是和人斗殴,打输了?”

  果然刘北山这个三天两头去局子里报到的家伙,已经在这片警局挂号了。

  人家警察对小混混根本就不怎么看得上眼,此时见华十二说话中气十足的样子,也知道没有大事儿,是以语气之中下意识的就带了点调侃的味道。

  华十二连忙说道:

  “唉唉唉,警官,你可别冤枉好人啊,你问问旁边这姑娘,我可是一手都没还,这怎么能算斗殴!”

  他说着朝一旁的陈念问道:“姑娘,你说是不是啊!”

  陈念之前被他威胁到了,此时听他问来吓了一跳,脱口道:

  “我看见他是被三个人按着揍的,应该没还手!”

  那警察听她说的有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朝华十二道:

  “打架斗殴还冤枉你了呗,行了,这件事谁是谁非我们还得先调查取证再说,你这能不能站起来啊,能的话先和我们回局里一趟,录个口供!”

  ‘华十二’摆了摆手:

  “这个先不急,警官,我报警了你们是不是也该去把人抓了啊,那三个小子也是混这片的,抢完钱肯定去网吧了,应该就在......”

  他接收了刘北山的记忆,知道打他那几人是寻仇。

  所以平素虽然不怎么熟悉,却也知道对方路数的,当即说了那几人平日里上网的网吧,若无意外,警察过去一抓一个准。

  华十二还说了那三人的长相特征,尤其是带头的那个,是个穿着竖纹半袖衫的纹身花臂男。

  两个警察对望一眼,另一个用对讲机呼叫另一辆巡逻车过去抓人,这才对华十二道:“起来吧!”

  华十二指了指浑身的伤,说道:

  “起不来,浑身都疼,脑袋也晕,天旋地转的!”

  那警察见他身上,头脸之上都是血迹,也信了几分,当即为他叫了救护车。

  来的两个警察,一个上了救护车,跟着华十二去医院检查伤势,陈念则跟着另一个警官乘坐警车去警局里录口供。

  看着陈念有些担心纠结的表情,在她上警车的时候,华十二则对两个警察喊道:

  “警官,她好像是高三应届生,要考大学的,时间宝贵,录完口供就放人家回去吧!”

  那个跟他在原地等救护车的警察闻言笑骂道:

  “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担心别人呢,放心吧,我们知道轻重!”

  陈念有些复杂的看了华十二一眼,这才上了警车。

  华十二这边等上了救护车,直接和跟他一起的警察说道:

  “警官,去公安医院吧,我要验伤,另外我也没钱治伤,不知道这种故意伤害案件的受害者,医药费什么的,你们警局能不能先给垫上?”

  那警察眉头一蹙:

  “你老实点,你刘北山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么?今天的事情是不是斗殴我们还得调查,是不是故意伤害,这是你该说的么!”

  华十二此时身上有伤,虽不严重却也难受,当即也懒得辩驳,反正他没还手,是非曲直,一查便知,更何况还有陈念作证,当即便躺在担架上闭目不语。

  那警官见状倒也没说什么,还是和救护车的司机说了一声,转去公安医院。

  救护车在路上的时候,同行的警察就收到消息,围殴华十二那三人抓住了,的确是在网吧里,此时已经由另一组人带回警局了。

  救护车到了公安医院,直接走验伤程序,各种检查来了一遍,顺便把他的伤势也处理了,该上药的上药,该包扎的包扎。

  等待验伤结果的时候,警察给他把口供也录了,华十二基本上实话实说,陈念可以做证他被打,他可做证陈念被抢劫。

  口供录完,华十二问起陈念的事情。

  这位警官也没难为他,和局里联系了一下,然后告诉他陈念在录完口供和认人之后,就被送回家了,基本可以坐实那三个小混子伤人抢劫的事实。

  这时候伤情鉴定也出来了,是轻微伤。

  华十二听到那医生和警察说是轻伤,忽然插口道:

  “先等等,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不清了,这也算轻微伤吗?”

  警察和那医生对望一眼,眼中都闪过莫名神色。

  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因为轻伤标准第八条中明确规定,头部损伤确证出现短暂的意识障碍和近事遗忘的,为轻伤。

  轻微伤和轻伤别看一字之差,可处理的结果却大大不同,

  轻微伤适用拘留处罚,而轻伤则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管制、拘役或缓刑。

  这是要判刑的。

  可是看华十二这种情况,哪里像是失忆的样子,他这么说,显然是不打算和对方善了,想要坑对方一把了。

  那警察有些怀疑的朝医生问道:

  “他这种情况,可能失忆么?”

  医生虽然也不信华十二失忆,可还是据实说道:“从医学角度上来说,的确有这种可能!”

  “有办法确认吗?”

  “可以接受心理测试和鉴定,不过像他这种有明显外伤的,要是短暂的意识记忆障碍,这个不太好判断!”

  警察转过头问华十二;

  “你确定记忆受到影响了么,你要知道如果这样,你的口供就没有法律效应了,也就是说,你报警说他们抢劫那姑娘的事情,无法被定罪了!”

  华十二本来想坑死那仨王八蛋的,抢劫加上致人轻伤,怎么也得五年以上,想要轻判就得他出具谅解书,到时候不让对方家里出个几万块,他肯定是不写的,那不就有第一桶金了么。

  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抢劫罪重一点,于是这货暗叫倒霉,打了个哈哈道:

  “好吧,我又想起来了,刚才可能是太困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重回1982小渔村我的模拟长生路都市之最强狂兵惊天剑帝太古龙象诀谁让他修仙的!我的诡异人生校花的贴身高手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诸天之百味人生 第十五章 往死里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