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工厂二三事

+A -A

  顾青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所以掌握了黑科技后,并没有利用银行系统漏洞来赚钱。

   当然,他也知道什么是雁过留痕。

   现在这个世界很安全。大夏境内午夜十二点的夜宵摊可以独自去玩,要在国外,那就是嫌命长。

   但这个世界也危如累卵。一个人的信息可以通过社交账号、网上留下的只字半语、以及周边亲友的反馈信息,全部归纳总结,分析。

   你只能看到你自己的外貌、审视自己的内心,但别人却可以给你打上标签,然后是各种解读。

   因为对未来工厂的看重,顾青第一次做了这种灰暗的事。

   或许是因为没有人工智能做白手套,所以他在调查完后,还有些歉意。

   王腾的舅舅罗松堂,四十五岁,传统的中年男人,没有过外遇,喜欢喝茶……

   所以当罗松堂在顾青面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如同玩网游的时候,你知道这个角色的设定,他还在介绍自己的既视感。

   给这位长辈斟了半杯茶,顾青还在细细听着。

   “原来那个休产假了,老板开会,七个车间主任和部门主管参加,提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产量,进过厂的都知道,分工时制和计件制两种工资结算方式。

   工时制:工人偷懒

   计件制:工人不加班

   后来老板想出个办法,每个车间分配的最低产量固定,工资总额固定,超出产量的按比例奖励给车间负责人,未达到目标的按比例扣车间负责人的工资。

   结果,车间负责人变成工伲蛊仍惫ぃ贾率ネ牛导涑炕峁と顺檠獭⒊俚剑の晃郎凰浚桓夜埽荒芤话牒逡话牒鲇疲吕胫奥矢摺

   作为副厂长兼人事主管,我一天办理过最多17个离职,一天要处理好几波要工资的,还得去给车间老员工做思想教育,心累。

   去年底来了一批退役军人实习生,目的是培养为车间副主任以上干部,实习期三个月,工资待遇很高,实习期早八晚五,工资六千,转正保底八千。

   三个月,一个没能留下,我问他们是不是吃不了苦,一个小伙子和我说,他们都是今年退伍的,再苦也苦不过部队的,他们只是看这帮五六十的打工的农民工,狠不下心来折腾他们,良心过意不去。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讲大道理来留住他们,本来按照公司利益是要让他们自己写辞职信的,我做主直接开除了,每个人多给了三个月工资让他们走了,走之前请他们吃饭,喝了点酒,告诉他们,松枝领花不是别在衣服上的,是戴在心里的,让他们一辈子别忘了他们为谁服务。

   唉,这世道,我也不想如此,我试过改变,但被老板给回绝了。

   明明他有钱到浦东买房子,房子都没人住,却不愿意投钱到厂子里。”

   如同中年妇女的絮絮叨叨,明明交浅言深是大忌,可罗松堂却像不设防一般倒着苦水,到后面甚至说到了供养家里老人,给亲人治病这些生活中的事。

   这也算是中年人的悲哀,生活的压力会让他们从曾经的初生牛犊变成卑躬屈膝的老牛,越是有良知,就越容易被人压榨。

   见罗松堂说着说着眼神开始恍惚起来,顾青便举起茶杯道:“罗叔,人生总是这般大江大河,有波涛汹涌也有波光粼粼,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谢谢,就是觉得,人啊,憋久了累得慌,说出来才觉得。”罗松堂呷了一口茶水,温热的液体仿佛带来了困倦。

   “好困……”

   顾青眼疾手快,扶住了面前这个疲惫的睡在茶桌上的中年人。

   初加工的吐真剂效果能这么强吗?还是因为这个中年人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导致心理防线太过脆弱,因势利导就能发挥作用?

   顾青觉得或许都有原因吧。

   将人扶好后,便出了茶楼包间,走廊上罗松堂的侄子,自家公司里的头号水军隔壁小王正在玩手机。

   当然,顾青很清楚,这人八成还在水贴。

   有的人就是这般,喜欢水贴,明明是有些枯燥无聊的事,他们却会觉得很有意思。

   “你舅舅昨天熬夜了太久了,睡午觉了,你看护下。”

   顾青留下了王腾,去前台结了账便打了个滴滴走了。

   半个小时后,肥头大耳一脸喜样的赵相福见到了将要收购他工厂的“年轻有为”青年。

   “顾总,可真是年轻啊,当年我在你这个年级的时候还在厂子里当门卫呐。”

   顾青松开肥嘟嘟的大手,略带腼腆道:“都是家里帮忙,拿钱出来创业,这不是去年开始就有家用机器的热潮嘛?赵老板可要给小弟便宜点。”

   赵相福一脸米勒笑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保证道:“那是,我赵相福做生意就是求个福气,一个亿,专利、厂房、原材料、上下游的合同、厂里的骨干老员工这些全都打包卖。”

   一个亿?那还真是给我的福气呐。

   顾青有些囊中羞涩,他的脸上露(这和谐)出了些掉面子的潮红:“叔叔,这价,我买不了,家里没给我那么多钱……”

   “哦?那小伙子你准备了多少?要知道叔叔这厂子的地皮可就够值钱了,虽然是郊区外面但也是蓉城五环内,以后地铁修过来,那时候工厂拆了自己修个小区卖,随便就能赚几个亿。”

   赵相福一脸宽厚,对着身旁的小年轻画起饼来。

   至于这片地是工业用地,转不了属性,建不成小区,蓉科机器租的时间还有两年就到期,这些事情他就忘了。

   毕竟咱们贵人多忘事嘛,小年轻出社会就是要多学习学习,以后才有好日子过。

   顾青笑了笑,装作亲昵的在赵相福耳旁低声说道:“赵叔叔可真是照顾我啊,咱们先上楼,饭桌上谈,小子可是给你准备了白白嫩嫩的大礼。”

   白白嫩嫩的大礼?赵相福听到这话,只觉得心里像猫抓一样有些痒痒。

   “那就要谢谢贤侄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1975:开局撕毁回城调令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仙人消失之后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神话版三国帝皇的告死天使重生我不想当男神开局地摊卖大力修罗武神帝霸
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第十五章:工厂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