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赵享福

+A -A

  赵相福喝大了,模模糊糊之间,他好像回到了办公室,签了很多无聊的文件。

   等等!文件!?

   惊醒的瞬间,一阵冷汗沁湿了这位弥勒佛的周身。

   在他面前有一个年轻人正坐在座椅上,手中翻阅着文件。

   “贤侄?你翻的文件是?”

   顾青点头道:“赵叔叔可真是麻烦你了,签这么多份合同,放心一百万夏元明天就转到你账上。”

   赵相福脸色霎时冷了下来,语气生硬道:“你给我下套子?趁我醉酒签了转让工厂的合同?”

   “怎么可能是下套子呢,叔叔你刚刚可是推心置腹的求我买下蓉科机器的这个厂子,说自己年纪大了,没有了冲劲,国-家的未来还得看我们年轻人,希望我能带着蓉科机器走向辉煌。”

   “格老子,终日捉燕终被鸟啄。”赵相福冷笑道:“小娃儿,劳资今天教你,醉酒签的合同是无效的,识相点就把合同撕了,不然劳资把你弄进局子里,可就不好耍了。”

   坐在一旁的顾青听到这话,那表情叫一个细微转变,有点学霸看学渣的神态,他语气平淡道:“叔叔你活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都不懂呢,也是我今天心情好,给你科普科普。

   关于在醉酒状态下签订的合同是否是有效的,法律上目前是没有明确规定。但在《民法总则》已经规定了合同有效的条件,即若当事人具备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违背公序良俗,那么民事法律行为有效。也就是说,法律上没有“在醉酒状态下签订的合同无效”的条款,那么合同符合有效的条件,就是合法有效的。

   当然醉酒的当事人酒醒后反悔的,可以向法-院或仲裁机构请求变更合同内容或撤销合同,而不是向法-院主张合同无效。

   有一说一吧,我觉得你应该是不会去法-院给大家找麻烦的,毕竟你这种人啊去法-院那下一步就是进监狱了。”

   顾青说完,拿起手机播放起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赵相福就像犯罪分子被抓进监狱后坐在铁椅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后悔过错。

   赵相福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自己是如何在在上世纪通过贿赂和恶意调整机器将厂子国转私,又是如何做假账骗补贴。

   越听他越是冷汗直流,心脏怦怦乱跳,只觉得视频中的自己不是在哭诉,而是在狞笑着要自己的命。

   “这是假的!把手机给我!!!”

   情绪激动下,肥硕的中年人一个起身就扑向顾青。

   一直关注着对方状况的顾青自然没那么迟钝,

   起身退后两步,赵相福便扑了个空。

   或许是喝得太醉,起身太猛,赵相福扑了个空后就瘫在顾青之前做的椅子上,喘着粗气。

   嘴里还想破鼓风机一般嘶吼着:“你,你,你把手机给我,你,你给我下套!劳资,劳资要你命。”

   啪啪啪。

   顾青拿起桌子上的一双筷子,拍着赵相福的肥头大耳。

   脸上的冷汗和油脂溅了些许。

   他沉声道:“这一百万算是给你个福气,明天到厂子里和我把交接的事情做完,你就可以去浦东做个富家翁了。

   冷静点,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别为了一时冲动,害了自己又害了家人,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这么傻的是吧。

   你的公司我没要,仅仅只要了郊外的工厂,还有别耍坏心思,你我相安无事,两个月后,我们再见面,到时候我会把这些证据在你面前全部删除。”

   说完,顾青就直视着赵相福,眼眸中的淡漠看的这个弥勒佛冷汗淋漓。

   “我认栽我认栽,希望你不要言而无信就行。”

   赵相福闭上眼睛,认命似的妥协了。

   “赵老板,我一百万买你这个垃圾工厂,你不亏,合作愉快,两个月后见。”

   就这般,酒无好酒宴无好宴,宾主未尽欢,但顾青的心情却是极好。

   至于两个月后的事情,如果这赵相福能在外面的世界安稳活过两个月那就是奇迹。

   上个世纪的黑心操作,这个世纪如何压迫工人,扣发漏发晚发工资,贿赂相关单位人员骗取补贴,还有这么多年的乱排乱放污染环境,一桩桩一件件,顾青都打算举报上去,如果没人处理的话,那就直接【界碑】给这位大善人做“宣传推广”,多得是让这位大爷和利益共同体戴上玫瑰金,进去捡肥皂。

   “老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肥头大耳的赵相福,不熟悉的人看着他,那就是个弥勒佛似的喜庆人物,谁能知道这是个喝血吃肉的人渣。”

   或许是第一次做这种以恶制恶的事情,顾青走出饭店时还在感慨着。

   没走几步路,好巧不巧的迎面而来遇到了一个熟人。

   几个小时前才和自己“喝完茶”的罗松堂。

   “罗叔叔,晚上好啊,你这是要去?”

   顾青打了个招呼。

   罗松堂见到自己侄儿的老板从饭店出来,眉头就是一皱,三步并作两步快走过来。

   “顾总,您是和赵老板谈完了?”

   等他注意到顾青手上拿着的合同时,叹了口气:“唉,这工厂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您这是被赵老板给套了啊。”

   顾青倒是宽慰这位长辈道:“赵老板还是很不错的,一百万夏元也不多。

   罗叔你也别急,我们九州科技资金量还是很雄厚的,厂里的熟练员工和您觉得管理不差的干部,我都可以答应你,不会辞退,之前的欠薪也会补发。

   当然,我希望工厂在解决了设备和员工的问题后,能尽快复工复产。”

   或许是顾青的直来直往和快言快语让罗松堂没能适应,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顾总,其他我不敢保证,如果顾总真的能升级换代厂里的设备,不拖欠员工工资的话,厂子能在半年内实现盈利。”罗松堂认真的说道。

   “罗叔,我信你这个人,我也相信,今天我花的一百万夏元,在不久的将来,它肯定会给我带来不错的回报。

   没有赵相福这种垃圾,我们华夏工人的生产力没有哪个民族能比得上。”顾青望着街边的风景说道。

   罗松堂认可的点了点头,当年蓉科机器的前身,在没有赵扒皮这种人作恶的时候,收益还是很可观的。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1975:开局撕毁回城调令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仙人消失之后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神话版三国帝皇的告死天使重生我不想当男神开局地摊卖大力修罗武神帝霸
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第十六章:赵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