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到底是谁

+A -A

  就在这时,一股凉风迎面扑来,让袁铭稍微清醒了几分。

  他顺着视线望去,就见前方林地豁然开朗,树荫前端赫然出现了一条十来丈宽的青黑河流。

  河水有些浑浊,里面浪涛滚滚,水势颇大。

  袁铭目测了一下距离后,发现以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飞跃过去,可再低头一看,身下追着的青狼,从两头变成五头。

  “跳过去可能会死,不跳过去……一定会死,还会死得更惨。”袁铭心知,自己根本没有选择。

  他脚踩着身下的古树横枝,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借着树枝的起伏蓄积力量。

  一下,两下,三下……

  “走你。”

  他的口中一声低喝,在树枝弹起的瞬间,弯曲的双腿骤然发力,将自己的身躯弹射了出去。

  半空中,他的身躯绷得笔直,没有受伤的左臂尽可能地延伸探出,朝着对岸古树伸出的树枝抓了过去。

  可惜,他的力量终究有限,在受伤的状态下,能够跃出七丈已是极限,根本不可能够到十丈远的树枝。

  袁铭的身躯向下砸落,“噗通”一声,掉入了水中,挣扎起伏了两下,就被滚滚浊浪淹没,消失在了河道中。

  对岸的青狼见状,不甘地低嚎了良久,才一头头转身离去。

  ……

  浑浊的河水中,袁铭的身躯被暗流卷到了水底,在犬牙差互的河底礁石上来回冲撞,肩膀和胸口的伤口纷纷崩开,殷红的血液洒出,漂成了一缕缕红色的纱绢。

  袁铭强忍着疼痛和溺水的窒息感,奋力用手臂抓住河底的礁石,挣扎着爬出了水面,贪婪地猛吸了一口空气。

  混杂着枯枝树叶的河水不断拍打在他脸上,模糊着他的视线。

  袁铭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看清自己距离河岸已经不足两丈,但河道中间却没有可以让他攀爬的礁石,贸然入水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暗流再次卷入河底。

  就在他思考着该如何渡去对岸时,胸口处的伤口突然再次疼痛起来。

  袁铭没太在意,打算潜回水下,摸着河底的礁石去到对岸。

  可紧接着,他肩膀上的伤口也突然剧烈疼痛起来,一开始只是一处疼痛,没一会儿疼痛就变得密集起来。

  那疼痛的地方已经不局限于胸口或者肩膀的伤口了,就连没有受伤的地方都跟着疼痛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袁铭猛地吸了一口气,身子向下一沉,不顾河水冲刷,在水中睁开了眼睛,往自己身上一瞧,顿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只见他胸前的伤口上,密密麻麻地咬着近百条巴掌大小的鱼,一个个尾巴摇动,疯狂地朝着他的伤口里挤,拼命地撕咬着他的血肉。

  “糟糕,这是食人鱼!”

  寻常鱼类一般不会攻击体型如此庞大的活物,能对着他发起如此凶悍攻击的,也就只有食人鱼了。

  袁铭身上其他地方虽然也有鱼在撕咬,但那里毕竟没有伤口,有皮毛覆盖着,倒也问题不大。

  他伸手去扯身上的食人鱼,结果手掌还没靠近,就有一大群鱼咬了上来。

  与此同时,浑浊的河水当中,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也正从下游朝着这边游弋而来。

  袁铭心知不能耽搁了,上浮换了一口气后,当即再次沉入水中,用手抓着河底突起的礁石,一点一点朝着对岸摸了过去。

  远处的黑色影子发现他在逃离,速度也不断加快,朝着他逼近过来。

  袁铭好不容易摸到了对岸的岸基,开始向上攀爬,身后水浪破开,“哗哗”作响,那道黑色影子已经追了上来。

  他不敢有丝毫耽搁,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哪怕一眼,双手抓住河岸,奋力向上一跃,在那黑色影子追上他的最后一刻,跳上了对岸。

  黑影终究扑了个空,在岸边水下徘徊了片刻,身影逐渐沉入水底,不复得见。

  袁铭仰面躺在河岸上,胸口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伸手在身侧一摸,发现储血的囊袋没丢,这才松了口气。

  尽管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放松的时候,可强烈的疲乏感,和劫后余生的脱力感,还是让他久久都难以起身。

  休息了片刻后,袁铭才强撑着坐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还挂着一条条长满黑色鳞片的食人鱼。

  其中胸口和肩膀的伤口处,挂着的鱼尤其多。

  袁铭抓住一条食人鱼,忍着疼痛从身上拽了下来,放到眼前一看,发现那家伙嘴里长着一圈锯齿模样的尖牙,一张一合的咬着空气,凶性丝毫没有因为离开水中而减弱半点。

  他随手就打算将食人鱼扔掉,但肚子传来的“咕咕”声马上提醒他,别干那蠢事。

  袁铭苦中作乐,嘿嘿一笑:“你们咬我,我吃你们,礼尚往来。”

  说罢,他忍着心中不适,将那条鱼囫囵个地塞进了嘴里,一口咬了下去。

  生鱼肉混合着鱼骨鱼刺和鱼鳞,被他一点一点咬碎,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旋即他便嚼出了一股略带腥甜的味道。

  袁铭原以为他会感到不适,可令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的是,他对这样的味道并没有生出反感,甚至还觉得有些喜欢。

  一条巴掌大的鱼,根本满足不了他的胃,于是袁铭开始一条接一条的,从自己身上摘鱼吃。

  不一会儿,他就从身上摘下了五六十条鱼,全都吃了个干净,腹中的饥饿感才缓解了一些。

  袁铭看着胸前和肩膀的伤口又有血迹留出,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先前那两头青狼追着自己不放,水里的食人鱼成群结队而来,甚至水里那个他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黑影,都是被自己伤口的血气吸引来的。

  他连忙起身,从河边滩涂上挖起一些泥巴,朝着自己身上的伤口抹去,遮掩住了血气,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在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栖身之前,长久地停留在一个地方,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伴随着逐渐西沉的夕阳,整个森林都投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比别处更早的迎接了黑夜的到来。

  袁铭小心翼翼地在山林里寻找了许久,终于在距离河流不足五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半埋在地下的洞穴。

  这处洞穴其实原本是一处地坑,上面有两块从山上滚落下来的巨石,相抵着搭在一起,像是给地坑盖上了一片屋顶。

  袁铭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里面的空间只有两丈方圆,他的身子在里面虽说不得宽敞,但也勉强能够容身。

  两块岩石搭建的屋顶,上面倒是严丝合缝,前后则都有空隙。

  前面的入口自不必说,后面的缝隙也有三尺两尺来宽,足够一些体型中等的野兽钻进来了。

  袁铭在山林里寻找了许久,才找到一些大小合用的岩石,将之一一抱了过来,将洞穴后面的空隙先封堵住。

  随后他又找了许久,始终没能找到大小合适的岩石来挡住洞口。

  最后,还是从远处搬来了一块被雷火劈断了的老树根,当做了临时的大门,挡在了洞口。

  为了以防万一,袁铭用一根藤蔓捆绑住老树根,另一端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一旦老树根被挪动,必定就会牵扯到他,令他有所察觉。

  做好一切后,袁铭这才缓缓躺倒在了地面上,尽管困倦之意不断袭来,他还是强忍着没有立即睡去。

  他一边小心聆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用手在黑暗的洞穴地面上刻画着,再次复原起自己这一路以来的逃离路线,回忆自己与黑熊和青狼厮杀的种种细节。

  将这些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后,他又开始全力回想白天脑海中浮现的那段,自己在广场演武的残缺记忆。

  “我到底是谁啊?”

  带着这个疑问,袁铭缓缓进入了梦乡。

  梦里,袁铭又出现在了那个演武场上,手持长枪不断挥动,演练着一套凌厉的枪法。

  在那演武台的边缘,隐约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身形高大威武,却五官模糊,负手而立,沉默寡言。

  袁铭停下演练,想要上前看清那人模样,却听到一声勃然怒斥:“不许停!”

  一瞬间,袁铭猛然惊醒。

  洞穴门口的缝隙里,有阳光透洒进来,照在了他的脸上,天已经亮了。

  袁铭却感觉自己只睡了半个时辰,那种困倦的感觉并未完全消除。

  不过,他还是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下意识地用毛茸茸的双手揉了揉眼睛。

  等到恢复了一些精神后,他解开了绑在手上的藤蔓,这时才惊讶地发现,自己胸口和肩膀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结痂了。

  他原本以为至少还需要三四天才能复原的程度,结果只是睡了一夜就达到了。

  “看来变身成为披毛兽的时候,不止力量速度都有增幅,就连受伤后的恢复能力,也都得到了增强。”袁铭对这副身躯越发满意。

  同时,他对那呼火长老口中的“血气法”,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咕……”

  “不止伤好得快,肚子也饿的快。”袁铭起身挪开洞口的树根,走出了洞外。

  山林间阳光映照,树叶青翠,山风习习,薄薄的晨雾正在逐渐消散,四周只有鸟儿空灵的叫声,显得静谧而美好。

  袁铭却知道这静谧之下,潜藏着不知道多少危机。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国民法医我的模拟长生路太古龙象诀执掌风云我是导演,我不比烂重生之我要冲浪大国军垦全属性武道混沌丹神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仙者 第六章 我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