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果腹

+A -A

  袁铭活动了一下浑身筋骨,发现伤口处肌肉牵扯起来还是会有痛感,但比起昨天,已经好了太多了。

  他略一思量过后,决定先不要冒险去猎兽,打算做点陷阱之类的东西,看看能不能诱捕到一些诸如野兔地鼠之类的小兽。

  等到吃饱喝足,有了力气之后,再去捕杀野兽。

  一念及此,袁铭就开始在四周搜集坚韧的树藤和树枝,同时留意寻找合适的安置地点。

  对于捕兽一事,他自己并没有太多经验或记忆,只能凭借模糊的印象,做了一些绳套和卡口,能不能捕捉到野兽,只能看运气了。

  不过在放置陷阱的时候,他倒是采集了一些野果回来。

  其中有的大如苹果,通体紫红饱满,有的小如弹丸,颜色殷红喜人,还有一种长得很像树莓,上面有密布的细小颗粒,看着十分诱人。

  袁铭对这些野果一个都不认识,之所以采摘回来,是因为腹内传来的饥饿感变得越发强烈,已经等不到他的陷阱大展神威了。

  他采摘时也是十分纠结,生怕采到毒物回来,只能简单地通过观察这些野果有没有被野兽吃过的痕迹,来做判断。

  而被他带回洞穴的这几样,都是经过他拣选后的。

  用树根挡好洞口后,袁铭有些踌躇的拿起一枚最小的红色树莓一样的果子,放进了嘴里,一口咬下。

  清甜的汁水瞬间溢满袁铭的齿颊,让他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小尝过后,袁铭发现也没有什么特别感觉,这才继续吃了起来。

  红色的小果子吃完之后,只是满足了一下味蕾,对于他饥饿的状况没有丝毫缓解。

  于是,袁铭又开始尝试第二种颜色殷红,小如樱桃一样的果子。

  这果子颜色比红色树莓更加鲜艳,看着晶莹剔透又十分饱满圆滑,一看味道就应该不错。

  袁铭拈起一颗放进嘴里,咀嚼的瞬间,他就大失所望。

  一股酸涩发麻的汁液混杂着硬邦邦的果肉,在他的齿颊间流转开来,那感觉比嚼了一大把花椒还要来得强烈。

  袁铭一边“呸呸”地吐出果子残渣,一边吐出了舌头。

  结果当他想要用树莓果子回回味儿时,才发现方才不知不觉间已经将那果子吃得干干净净。

  无奈嘴里那种麻木的感觉,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转而减缓,反而变得越发强烈起来,甚至已经蔓延到了袁铭的腮帮子。

  他只得拿起最后那种大如苹果一样的紫红果子,一口咬了上去。

  “咔嗤”一声响。

  紫红果子的果皮一被咬破,一股微甜微酸的味道立即覆盖住了那股子麻味儿,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很难形容的香味。

  就好像是橘子和苹果混合的味道,越闻还越让人有着直冲脑海,欲罢不能的感觉。

  “好吃!”

  袁铭忍不住深嗅了一口,浓郁的味道冲入鼻腔的瞬间,他的眼前忽然一片模糊,浑身随即变得无比僵硬,朝着一旁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冲,冲,图了……”

  袁铭僵硬的舌头已经无法准确说出“中毒”两个字,随即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外面的夕阳无法从洞口方向照进来分毫,地洞里显得有些幽暗。

  袁铭手撑着地坐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除了略微有些酸胀以外,再没有什么明显异常,甚至头脑都没有什么昏涨之感,就仿佛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他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地上没吃完的野果,肚子又“咕”地叫了起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别说杀一头野兽取精血了,恐怕先得被饿死,成为野兽的口粮。”

  袁铭略一思量,站起身,走出了洞穴。

  看着即将到来的夜晚,他加快脚步,重新回到了那条河边。

  既然野果不能随便乱吃,且也难以果腹,还不如回来抓些食人鱼充饥。

  袁铭走到岸边,看着浊浊浪涛,正想着该如何捕捞时,忽然听见身后的山林里有阵阵兽吼之声传来。

  他立马紧张起来,几步跑出之后,身形向上一纵,直接跳出两丈来高,攀住一棵老树横枝,爬到了树上。

  他匍匐着身子,从高处往声音来处望去,却被远处斑驳的枝丫树叶遮挡,什么都无法看清。

  一番犹豫之下,袁铭还是在林间荡臂而起,小心朝着那边靠了过去。

  飞跃过七八棵树后,袁铭停在了一棵硕大的参天大树上,虽然还隔着十来丈远,但透过前面树枝的缝隙,他已经能够看到那里的状况了。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前方的山林里,一头青狼被另一头身形更大一圈的灰狼撞翻,身子横撞在了一棵老树身上,直撞得老树巨震,树叶簌簌下落。

  那青狼起身之后,没有丝毫停留,纵身跃起,直接扑向了灰狼,与之撕咬在了一起。

  袁铭看着这一幕,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

  先前撞断树的青狼动作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别扭。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两头狼的厮杀就已经到了尾声。

  早在袁铭到达之前,它们就已经互相重创了对方,眼下两者都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灰狼咬住了青狼的咽喉,自己的腹部也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肚肠已经淌了一地。

  场地中央,就只剩下了两头狼垂死时的呜咽声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呀。”看到这一幕,袁铭心中大喜。

  只要能够拿到这两头狼的兽血,他这不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得趁热乎,死透了血液凝固,可就弄不出来了。”袁铭心中一急,连忙朝着那边飞荡过去。

  然而,身形跃起的一瞬,他就看到了令他后脊一凉的一幕。

  那头被咬断了喉咙的青狼,在他的注视下身形一点点缩小,从宽大的狼皮下,露出两只属于人族的脚掌,继而是小腿,最终化作一具完整的人族之躯。

  那青狼,赫然是先前与自己同行的那几个野人之一,所变化出的披毛兽。

  看到这里,袁铭不禁动作一僵,停在了一棵老树上,心中升起悲凉之感。

  也正是这片刻的停留,救了他一命。

  下方的灌木丛里草木耸动,一头头浑身土褐,长满杂毛的鬣狗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速度快得惊人,直奔着那头灰狼的尸体就撕咬了上去。

  很快,一头鬣狗发现了野人的尸体,一口咬住他的脚踝,将之从青狼兽皮下拖了出来,马上就引来了另外两头鬣狗的争抢。

  三头鬣狗撕扯着野人的身躯,很快就将其分食殆尽,只余下一堆白骨。

  袁铭看着下方惨烈的景象,庆幸自己没有过去,否则在那十数头鬣狗的围攻下,是绝对没有生还可能的。

  只是可惜了那头灰狼,兽血是肯定取不到了。

  袁铭继续匍匐在树上,全程围观了这场野兽分食的盛宴,没敢发出半点声响。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那些鬣狗分食完毕,将两具尸体吃得干干净净,连内脏肚肠都没有放过,只余下累累白骨,随后才一起离去。

  袁铭耐着性子,在树上等了许久,见始终再没有其他野兽出现后,才从树上荡了过去。

  落地之后,看到满地狼藉,嗅到空气中的腥气,他竟出乎意料的没有觉得反胃,反而还觉得那血腥气息里,有着一丝丝诱人的甜味。

  他从那些剩余的灰狼骨架里,找到了一些尚未被啃食干净的骨头,抱在怀里又爬上了树,等到安全了,才开始啃食起来。

  到了此刻,袁铭的心绪已经无比平静,他没有再去想些无用的东西,只是冷静地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做,才能完成任务,活着回去交差。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他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

  吃完了那些灰狼血肉,袁铭将骨头扔下树,站起身时,随即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小腹蔓延开来,浑身都开始暖了起来。

  “这血肉竟然如此滋补,力量也恢复了不少,比那些河鱼野果什么的,可强太多了。”袁铭心中一喜,从树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地上。

  他来到灰狼尸骨旁,从里面挑出了几根尖锐的肋骨,又拣选了两根三四尺长的胫骨,找了根树藤捆了起来。

  回身时,袁铭看到那具已经散了架的野人尸骨,犹豫过后,还是帮他拢到了一起,用土石树叶掩埋了起来。

  “尘归尘,土归土。”袁铭念叨了一声。

  说罢,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掉落在一旁的那张青狼的披毛兽皮,还是忍住了将之拿走的冲动,拖着那一捆兽骨离开了。

  等他走后没多久,他所藏身的老树顶端,高出整个森林树冠的地方,一道人影负手而立,其身形高大,正是长老呼火。

  只见其足尖一点,从树顶轻盈落下,俯身捡起了那块青狼兽皮。

  “这个中原人,倒是有点意思。”呼火长老看了一眼袁铭离去的方向,嘴角轻扯了一下。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国民法医我的模拟长生路太古龙象诀执掌风云我是导演,我不比烂重生之我要冲浪大国军垦全属性武道混沌丹神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仙者 第七章 果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