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一章 如遭雷击

+A -A

  祥霓郡主没有轻易相信陆陟的话,她毕竟是在神辉之下成长的王族,对神是格外的敏感。

  为此她没有去监军,而是去查了一下白鹿神。

  结果在军营普及的神教中居然没有查到。

  随后她就苦笑了,真要是查到了,她岂会不知道。

  军营里的神龛,供奉的都是神辉殿里的九大神灵,相关书籍也都是九大神的资料。

  “许久没回家了,正好去看看爹爹。”祥霓郡主冬季的时候依然在操练兵士,毕竟严冬操练,效果更好!

  每熬过一次严冬,兵士不仅实力会大幅度提升,连性子也会变得坚韧不拔,不畏生死。

  当然损失也很惨重,特别是新兵。

  新兵营严冬虽然也练,但有太多偷奸耍滑的机会。

  就连站岗,没人巡视,只有灯火不见人。

  你人一过去,人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

  今年却是个例外,损失极少,很多冻伤也都得到了妥善的救治,这全是陆陟的功劳,也因此,祥霓很看重他,却不是不愿放走他的原因。

  要说真正原因,不是陆陟医术高,很多病症军营没有,祥霓怎会知道他的医术究竟多高。

  但就外伤而言,特别是刀伤剑伤,烧伤冻伤这些,他配的药都有奇效,连贯穿上,也能一敷就止血,三天就脱痂,十天基本痊愈,且没有隐疾,不会复发。

  更让祥霓满意的是,这个人,居然毫不在意的把方子交出来了!

  须知,这可是价值连城之物。

  他只是因为一个人配不过来,就公开了方子,让军营所有药夫一起配药。

  若不是祥霓一早把这些人都控制了,这方子,只怕传得满天飞了。

  不怕东冥大家有,就怕敌国也有!

  别说人人知道,就军营这些药夫,放一个离开,过不了多久,敌国只怕都在配这种药,这对东冥可不是好事!

  好药不仅能作用在战场上,降低伤亡,训练时,也可以训得狠一点!

  祥霓可不仅是自虐狂,她训起人来更狂!

  厉害的是,将士们还没法反驳!

  因为祥霓一直以来身先士卒,只有她做到了才会要求别人。

  连个小女子都比不过,有何颜面反驳?

  骑着一匹虎豹兽,祥霓穿过重重门,历时一天才来到域王门的镇北王府。

  “郡主回来了!”

  门口士卒立刻来相应。

  祥霓把虎豹兽缰绳扔给士卒,便径直入府。

  管家模样的人此时才屁颠屁颠的跑到她面前,恭敬道:“回禀郡主,王爷还在宫里……”

  祥霓解下披风甩给管家道:“等父王回来你再通知我,我去一趟书房。”

  管家一边叠好黑金纹披风,一边笑问:“好嘞,不知郡主要吃些什么?”

  祥霓摸摸肚子,赶了一天路确实饿了,便道:“随便吧,哦,不过我的坐骑要吃……”

  “黑羊肉嘛,小的知道。”管家陪笑道。

  “嗯,你不用伺候了,去忙吧。”祥霓说完,风风火火的往内院而去。

  来到书房,祥霓翻找了良久,才找到有关古神记载。

  古神有个明显特征,就是都存在现实里,虽有些灭绝,但记载繁多,不如现在东冥供奉的九大神,这九大神只有三位是古神,其余的六位都是来东冥后发展出来的新神,如紫阳神,赤月神,东海神等,这些神虽有形态,但并不存在于现实中,而是许多动物的缝合体。

  把厚厚一本古神记载翻阅到了几乎末尾,才看到了半页有关于白鹿神的记载。

  “连图纹都没有,难怪。”祥霓接触的神,不论古神新神,都是先看了图纹,才看记载。

  毕竟那时候还小,对图纹的兴趣远大于文字。

  白鹿神没有图纹,只有文字记载,且很少,一百来字,勉强占据半页纸。

  “古文,毒入荒河,至数万人畜中毒而亡,梧于村井边见病鹿食苔,次日痊愈,梧因知苔可治毒,告知全村服之,尽皆痊愈,然次日又有毒发,于寻毒源,知荒河之祸,巡上下游见数村皆受毒害,取之井苔救之,然无效,数日寻解,终明药非苔,乃家村井口石晶……”

  “原来是这样!”祥霓郡主是大感兴趣啊。

  她真没想到,白鹿神起源如此古老,那时候他们连文字都没有,若非荒蛮遗迹里有刻纹记载,又有人将碑刻拓印出来,世上谁知白鹿神?

  若非白鹿神,又哪有南冥,而没南冥,怎来的东冥?

  “此神对人的贡献,不可谓不大呀,为什么寂寂无名呢?”祥霓很疑惑。

  她毕竟生在这这里,眼界也尽于此,没有张天流这些异人全方位的探索思维,自然不明白白鹿神鲜有人知了。

  一来,白鹿成神是南冥文明起步期,相关拓印流露出来时。

  后南冥发展过快,矛盾积多,从而分裂,连年大战,百姓疾苦,也就是在这时候,一批迁来东冥!

  “咳。”一声咳嗽打断祥霓的思绪,紧接着又听到:“什么风你丫头吹我这来了。”

  祥霓头也不回,就先展露笑颜道:“女儿想爹爹了嘛。”

  来者正是镇北王,紫渊厚。

  紫渊姓自然也是东冥皇族的姓,其姓十分之古老,来之荒蛮紫晶峡谷。

  不过他们并非是古代皇族,反而身份很低贱,是开采紫晶的奴隶。

  本无姓,因兽潮灭国,逃往至南冥,问起姓名,故而取名紫渊。

  当时一起逃往的矿奴很多,也有取紫晶的,采晶的,晶渊的……唯有紫渊在今天贵不可言,其余姓无一可法。

  紫渊厚看到女儿手里的古神记,不由笑道:“怎嘛,是打算文武皆修吗?”

  古神记也是春闱的考题之一,除吃之外,紫渊厚实在想不到这宝贝女儿为何看着玩意。

  “不是的,只是我营里,有一个药夫供奉的是白鹿神,担心是邪神外神,故而来查。”

  紫渊厚有些意外,但想想女儿性子也就不奇怪了。

  换他要是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神,直接撵走就是了,区区一个药夫而已。

  “白鹿神,嘶,这可是很古老的神了,如今居然还有人供奉!”

  “爹爹知道?”祥霓有些意外,她爹了解她,她也了解她爹啊,别看书房琳琅满目的书籍,其实压根没看过几本。

  紫渊厚笑道:“以前增援镇南王时,俘获了一批药师,其中有两位就是供奉白鹿神的,这在南冥知道的人也没多少,何况我们东冥,即使记载也是匆匆几笔罢了,你也不必担心那药夫有什么问题,我擒获的那两名药师也不是邪恶之辈,离开南域时,他们还在街头救治南域百姓呢。”

  祥霓意外道:“如此善神,我们祖辈也算得起恩泽,却为何在东冥没有传承呢?”

  紫渊厚摇头道:“你问我,我哪知道,依我看来东冥尚武,身体强健少有病痛,医者无医,信奉之人自然少了。”

  祥霓摇头道:“以前女儿不清楚,这些年外城情况是否糟糕,多病痛者无处求医,即使有医也无钱粮,终被病痛折磨而死。”

  “唉,这些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你见不得,就少去外面逛。”紫渊厚想点到为止,再说下去那就越权了!

  虽在他府邸书房,外人不可知,可小心惯了的紫渊厚,对这种事是能不提就不提。

  祥霓道:“我那药夫打算离开军营,到外面继续供奉白鹿神救济穷苦百姓。”

  “那就让他去啊。”紫渊厚实在搞不懂,一个药夫而已,丫头怎么就一脸不舍了呢?

  莫非他容颜举世,天下无双,把我家丫头迷得神魂颠倒了?

  这可不行啊,男人怎么能光看相貌呢!

  祥霓叹了一口气道:“他说是药夫,只是职责上行药夫之事,我觉得他完全可以做药师的,甚至……唉,他的药很好,以前冬练十损一二,自他来了,冬练受损百里无一……”

  “什么?”紫渊厚惊问:“百里无一?”

  “嗯,三千兵士,只有一人因风雪掩盖,实难找到,得不到他救治,发现时人已去了。”

  紫渊厚瞪大眼珠,难以置信道:“你营中竟有这样药夫!”

  祥霓点头道:“他有一药方,莫说刀枪划伤,就是箭矢穿体,只要不伤及内脏,敷之止血,十日痊愈,且至今他所至于的兵士,无一提过旧伤疼痛。”

  紫渊厚更加惊讶,不住抓住女儿的手腕问:“他竟由此神药!那你可有问他索要药方?”

  祥霓摇头,紫渊厚还以为对方不给,而以女儿性子断然不会强取,正打算用什么办法把药方逼问出来,就听女儿道:“他给了全营药夫。”

  傻了!

  紫渊厚直接傻得瞠目结舌,如遭雷击,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点击下载本站APP,海量,免费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重回1982小渔村我的模拟长生路都市之最强狂兵惊天剑帝太古龙象诀谁让他修仙的!我的诡异人生校花的贴身高手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行踏天涯 第二零四一章 如遭雷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