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四二章 圆谎阶段

+A -A

  “呵呵呵……”祥霓突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对着又惊又呆的爹爹道:“我得知此事时,第一时间就将他们控制了,没有及时告知爹爹,也是考虑到药方是否真有神效,经过这几个月的观察,女儿已经确定那药方确实是疗伤圣药。”

  紫渊厚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皱眉问:“你说要离开的药夫,便是他?”

  祥霓点头。

  “这绝不行,此人你必须交给我。”紫渊厚强硬道。

  祥霓皱眉,继而解释:“他厉害之处在药方,虽还有烧伤、冻伤药方没有给,但我若问,以他为人不会藏私的,既有药方,何须留人。”

  紫渊厚笑道:“你就确定,他只有这几种药方?这样的人物,出生必然不凡,却在你军营谋差,很值得怀疑吗。”

  “没什么好怀疑的。”祥霓突然冷下脸道:“他本想如新兵营,碰巧女儿去要人时遇到他应招,而他入军是因穷困潦倒,穷困原因是把钱都购买医书去了,又舍不得卖掉,于是就想入新兵营糊口饭,待挣够离开的盘缠便会走。”

  “哼,一家之言岂能轻易相信。”紫渊厚冷哼道。

  “爹爹方才还说了信仰白鹿神的不是邪恶之辈,还叫我不要担心!”

  紫渊厚皱眉,感情刚才女儿在给他下套啊!

  这丫头,学精了!

  “唉,要是他医术平平自然无碍……”

  祥霓抢答:“他医术确实平平,当然他说的。”

  “你瞧,他的一切你都只是听他说罢了,何以证明?”

  “那也不能武断啊,不行就查。”祥霓是跟老爹犟上了。

  紫渊厚颇为无奈的苦笑一声,突然就吩咐道:“来人,立刻去查郡主军营的药夫……他叫什么?”紫渊厚最后一句自然对着祥霓问了。

  “登升鹿。”祥霓道。

  “登升!”紫渊厚有些意外。

  “怎嘛?难道没有此姓?”祥霓初时得知陆陟名字,也有些惊讶,因为她从未听过这个姓。

  “不,此姓有是有,但几乎都是在南冥啊。”

  “他就是南冥沙烟城的人啊。”祥霓说完又道:“如今南冥与我们已多年没有战事,沙烟城又地处南冥山附近,据我所知,沙烟国和我们也无冲突吧。”

  “沙烟城!这不远万里的来此,究竟……”

  “哎呀爹爹,都说了他是游历,游历到此,因把盘缠都买了医书故而……”

  “行了,此事我会好好查,你先稳住他,绝不能让他离开你的实现,至于他接触的人,你更要留心,另外我也会安排一些人监视,避免与你的人起冲突,你先知会一声。”

  祥霓很不悦,可她知道这是爹爹的底线了。

  这一夜祥霓没有离开,吃过饭后就去和母亲说说女儿家的事。

  紫渊厚不仅派人当夜去监视陆陟,同时又安排另一批人对陆陟展开调查。

  第二天一早消息就传回了。

  确实如祥霓郡主所说,陆陟是买书买穷了!

  不过他还有一个同伴,也是去了新兵营,如今正在威扬门十一衙门任职。

  “晨梦白,这可是西冥大姓,两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去调查的人立刻禀报:“尚未查到,他们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帝都的,走那条线来的还不知,可以确定他们带了十万币来,排除吃喝,几乎全用来购书了。”

  “都是医书?”紫渊厚虽不懂医道,但以他阅历,全国医书加起来,也不足十万币吧!当然,有些医书乃是无价之宝,可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在普通铺子里出售。

  “购书清单再次,请王爷过目。”探子一下拿出了十几分清单,这效率,不可谓不高。

  紫渊厚扫了一眼,便无语非常。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买啊。

  “卑职觉得,极有可能是敌国安排来的探子,为了解我国情况,故而……”

  紫渊厚摆摆手道:“探子没这么傻。”

  “但那些书确实不翼而飞了。”探子道。

  “嗯?十万币的书得好几车吧,查不到?”

  “就查到一车,不过是在外面驿站租借的,已归还了,具体有没有将书拉走,这个还没查到。”

  “这个晨梦白也给我查一查。”紫渊厚吩咐完,便准备上朝了。

  陆陟不知被人监视,但小白不同啊,他虽然也无法感应到窥视,但他身边有张天流的能力载体石鸟在,又碰巧张天流本体在睡觉,因此探子一来石鸟就发现了。

  此刻小白上班,探子在衙门里逛了逛,突然就摸近小白的房间,还是悄无声息的翻箱倒柜。

  石鸟就在书桌上看着,轻蔑的这厮的一举一动。

  很快,这厮也发现了石鸟,颇为惊讶的轻咦一声:“吓我一跳,原来是石头的,真是好特别的镇纸啊,跟活的似的。”

  然后此人就把石鸟拿起,看了看石鸟脚下的书,发现是冥纹后,便将实现转移,翻找桌面上的纸张,显然想从中找出点什么。

  很快,他就发现了小白的手稿。

  看了看后,摇了摇头,索然无味的把石鸟放回原处,继而到床上摸索去了。

  “看来是镇北王府的人啊。”石鸟瞬间给出判断。

  如果是威扬门或文韬门的人,看了手稿后就识破小白的身份了!

  悲白发的南冥游记在这两门里火得不行,没看过也听过。

  如果是因坚石忠,那应该是堂堂正正的来。

  如果是因教头,那必然是熟悉威扬门情况的探子,岂会不知南冥游记?

  故此张天流推测,问题出在陆陟。

  “亏得这孩子还沾沾自喜的吹嘘自己天才般的大计划呢。”石鸟心底一笑。

  小白和陆陟一旦有什么超出常理的方面,必然就会被人查到他们的关系,小白只是将这个时间提前了而已。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在南冥那些年,张天流早把局都布好了。

  至于小白和悲白发同属一人,有关系吗?

  出书而已。

  他们买这么多书,总需要一个理由吧。

  就是判成禁书都难。

  人讲的是南冥,又不是你东冥。

  把你们对头情报送给你们,你们还不乐意?

  当然东冥游记要是写出来,东冥肯定要禁。

  探子一无所获的离开了,整个过程处理的很好,翻过的东西就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除了张天流,普通人还真难看出那毫厘间的改动。

  入夜小白回来时,石鸟没说,只是用爪子在纸上写出来。

  小白看后一惊,然后就没好气的写到:“你干嘛不帮我把原稿收起来啊,亏我认为有你在这如此放心的留下原稿,你这不是坑我么。”

  石鸟写到:“自己大意怪我?我这身板,你让我藏哪?给你吃了啊。”

  “当然了,纸也是木头啊,你就不能吃?”

  “行了,这事你们根本瞒不住,破绽太多,不过无碍,镇北王的人,就是想确定你们是不是良善之辈。”

  “那我之后的行事岂不是要被他们发现了?”小白很郁闷。

  石鸟写到:“救济之事,何错之有?”

  “我都不知道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小白哭笑不得。

  石鸟不答,指点道:“之后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干,另外,写一点外城惨状和自己想要和登升鹿济世的感想留在这里,当然要当成素材来写,可别写成日记了,那太明显。”

  “哎呀得得得,你说我这要曝了,衙门人怎么看我?多羞耻啊!”小白还纠结这问题。

  石鸟没好气的写到:“他们曝光你有什么好处?你是来帮他们的,说不得他们还会给你们打掩护。”

  “不会吧?”小白不信。

  “虽是推测,但从对方行事来看,目前没有恶意,不然何不抓了你们,喂只饿鬼虫。”

  “别说那玩意,恶心。”

  石鸟爪子快速在纸上划写到:“总之你就安心的写,也继续当你的小捕快,等有时间去见一下陆陟,眼线多,就光明正大的去,把事情跟他一说,以后运钱也开衙门条子运出去,以悲白发身份叫赤角他们运。”

  小白写到:“那我去阴山,也光明正大?”

  “半路乔装一下。”

  “呵!”小白笑了笑,苦恼道:“突然感觉好累啊。”

  只是他全权负责,当然不会累,反而干劲十足。

  大前辈一插手,复杂程度直接升级,身不累心也累啊。

  可这确实是个问题,现在是圆谎阶段,一个弄不好,满盘皆输!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苟在仙界成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滨江警事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掌门仙路花豹突击队绝世武魂无上神帝丹师剑宗
行踏天涯 第二零四二章 圆谎阶段